从新冠疫情封闭期结束、经济重启以来,美国消费者报复性涌入各大商场、餐厅,企业为满足客户需求,紧急招聘员工。随着市场对劳动力需求的增加,平均工资也水涨船高。


当地时间9月14日,全球电商巨擘亚马逊(Amazon)已将美国员工的平均时薪提高至18美元以上,并打算增聘12.5万名仓库和运输员工。


而其他为了招聘或留住员工的企业,提高工资并且增加福利的不在少数。

美国报复性消费引发招聘潮 芯片人才成全球“热捧”专业

升薪招聘


美国劳动力需求自上半年以来屡创新高。在年度假日到来之际,更是对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招工带来挑战。


除了涨工资,亚马逊配送服务部副总裁Dave Bozeman表示,公司在美国一些地方将提供高达3000美元的入职奖金,这一金额比4个月前高出整整两倍,而员工同时还将获得综合性福利,以及参与各类培训项目的机会。


除此之外,亚马逊首席执行官Andy Jassy表示,将在全球范围内招聘超过5.5万个技术和企业职位。


自5月以来,亚马逊已将时薪提升至17美元左右。其位于加拿大的公司表示,将把加拿大一线工作的小时工时薪从17加元提高至21.65加元;亚马逊英国分公司将向英格兰北部两个货仓的员工提供每周50英镑的全勤奖金。


除了亚马逊,许多零售和餐饮连锁企业都在劳动力市场吃紧的情况下为招聘和留住员工放出大招,纷纷拿出涨薪、增加福利的措施。


据CNBC报道,沃尔玛(Walmart)旗下的山姆会员店(Sam’s Club)周二表示,从9月25日起,将最低时薪从11美元提高至15美元,而公司的各个岗位也都将进行加薪。然而作为山姆会员店最大竞争对手之一的Costco,早些时候就已经将其最低时薪提高到了16美元。


Target等几十家公司都已经通过提供教育福利、高薪和入职奖金等激励措施来吸引工人。而为了吸引更多的劳动力,佛蒙特州向愿意来该州工作的人们提供高达7500美元的安家费。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11月,纽约市就有大约200名工人发起“Fight for$15”(为15美元而战)抗议活动,进行罢工并提出两个要求:至少15美元最低时薪和成立工会的权利。该活动迅速蔓延到其他城市,掀起一系列围绕这两个目标活动的抗议运动。


近年来,这些抗争逐渐展现成效。2018年,亚马逊成为首批支付15美元时薪的大公司之一。Target和Best Buy紧随其后,Costco的时薪更是达到16美元。


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劳工团体与“进步派”政治人物不断鼓吹15美元时薪,要以此取代2009年定下的法定最低7.25美元时薪标准。而如今,不待立法通过,商家为了营业就已经把时薪提高至15美元。

美国报复性消费引发招聘潮 芯片人才成全球“热捧”专业

多国劳动力吃紧


不断上涨的薪酬背后,是美国劳动市场日益吃紧的现状。


由于美国快餐店劳动力短缺,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梅德福市比杜路(Biddle Road)一家麦当劳分店甚至呼吁14至15岁的未成年人来应聘,虽然听起来大有“雇童工的意味”,但是这一做法在当地是合法的。


就业公司Indeed估计,现在大约有1050万个职位空缺,创下美国劳动力市场新纪录。


而在德国,劳动力也在吃紧。德国联邦劳动局局长德特勒夫·舍勒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等趋势的发展,德国适龄劳动人口今年将减少近15万人,未来数年间,这一趋势还将恶化。德国现在每年需要引进约40万移民,远高于往年新增移民的数量。


舍勒强调,要解决这一问题只能通过引入比目前规模大得多的移民,但他同时指出,移民不是难民,是“有针对性地引进能够填补就业市场劳动力缺口的移民”。


与此同时,同样面临老龄化不断加剧的日本也出现了劳动力严重短缺的状况。劳动力短缺和经济增长乏力是日本社会如今面临的窘境。为化解难题,日本推出各种应对措施,来改善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状况,这其中就包括了积极开发女性劳动力;将老年人重新拉进劳动力大军;用机器人应对劳动力不足;引进外国劳动力。


工资真变高了吗


薪酬的增加似乎是个好消息,但如果算上通货膨胀的因素,或许薪资水平还比不上疫情前的水准。


哈佛大学一位经济学教授的分析显示,按实际价值计算,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后,美国民众的平均薪酬实际低于2019年12月的收入。尽管工资在上涨,通货膨胀率却超过了工资的增长。这意味着由于商品价格和服务成本的增加,美国人增加的薪水已经被抵消了。因此,如果把通胀考虑在内,普通美国人的收入,实际上比疫情暴发前是降低的。


物价上涨意味着即使工资上涨,美国人的购买力也在下降。最近购物的人可能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买东西需要花更多的钱,尤其是汽油和食品价格一直在飙升,房价和租金费用也大幅上涨。新车和二手车的价格都创下了历史新高。不幸的是,工资增长并没有跟上物价上涨的步伐。


但美国总统拜登坚持认为,极速上升的通货膨胀只是一种短期趋势,因为这是由疫情后经济重新开放的独特环境所推动的。然而,目前还不清楚,通货膨胀真的是暂时的,还是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并导致物价继续不断上涨。

美国报复性消费引发招聘潮 芯片人才成全球“热捧”专业

芯片人才战激烈化


全球范围内的芯片缺货,引发的不仅仅是原料的抢夺,在芯片人才方面更是引起了震动。


据韩国时报报道,三星和SK海力士目前共占据全球70%以上的存储芯片市场。同时,三星在晶圆代工领域排名仅次于台积电。尽管如此,招聘技术熟练的人力资源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年轻人更倾向于外科医生等职业,而不是工程师。另外,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通过提供高薪,积极延揽关键职位的人才。


韩国老龄化程度加重,劳动力萎缩对芯片行业短缺人才构成进一步挑战。尽管韩国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加强监管,防止当地人才和关键数据外流,但收效甚微。


曾在英特尔工作、现韩国高丽大学半导体系统工程系教授 Yu Hyun-yong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除了监管措施,我们还需要政府开展项目,发掘优秀的人才,并使其到关键的公司工作。”


同时,韩国芯片制造商也在加大投资确保人才,包括在知名大学设立半导体专业,并提供全额奖学金和就业机会。例如,三星电子于2006 年在成均馆大学启动相关项目;今年三星和 SK 海力士在延世大学和高丽大学另设新的项目。


Yu Hyun-yong表示,这些专业都是临时设立的,但政府应该从长远角度提供支持。因为影响竞争力的最重要因素始终是人才。


大厂百万年薪招聘芯片人才


9 月 8 日,手机芯片大厂联发科宣布启动大规模招聘,预计招募逾 2000 人,并提供硕士毕业生最高年薪 200 万元新台币(约合 46.7 万元人民币)、博士 250 万元新台币(约合 58.3 万元人民币)的待遇。稍早之前,网传的一则 vivo 招聘信息显示,ISP 方向的芯片总监岗位月薪最高达 15 万元,年薪达 180 万元。


从招聘方需求来看,联发科今年的招聘重点职缺包含软韧体开发、数字 IC 设计、模拟 IC 设计、射频 IC 设计、通信算法开发、多媒体算法开发、系统应用等类别;涵盖手机、平板、数字电视、无线网络、智能物联网等主要产品线。而 vivo 发布的 ISP 方向的芯片总监岗位职责包括负责制定 ISP 芯片短期和长期的技术规划,支持产品对于影像结果的差异化和领先性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联发科前 7 月营收 2740.46 亿元新台币(约合 639.3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76.6%。为应对未来业务增长的需求,联发科决定扩大下半年招聘规模。有数据显示,联发科今年累计招聘人才数量或超过 3000 人,是有史以来年度招聘人数最多的一年。


联发科表示,今年 9 月开学就抢先展开征才,延揽明年应届毕业生,希望透过预聘制度,锁定人才。除了用高薪吸引新人,联发科也鼓励内部员工推荐优秀人才,奖励包括价值约 1.1 万元人民币的顶级人体工学办公室神椅、Gogoro 电动机车等。


芯片行业陷入“人才荒”


在缺芯背景下,芯片厂商加码人才投入,手机厂商也纷纷布局自研芯片,缓解“缺芯”之痛。但与此同时,我国芯片人才的需求缺口已开始显现,优秀芯片人才的招聘难度越来越大。


去年 9 月发布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白皮书(2019-2020 年版)》(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截至 2019 年年底,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规模约为 51.19 万人,较去年增加 5.09 万人,其中设计业、制造业和封装测试业的从业人员规模分别为 18.12 万人、17.19 万人和 15.88 万人。


按当前产业发展态势及对应人均产值推算,《白皮书》预测,到 2022 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 74.45 万人左右,其中设计业为 27.04 万人,制造业为 26.43 万人,封装测试为 20.98 万人。


《白皮书》提到,当前产业里,掌握核心技术能力的顶尖人才尤其是领军人才最为稀缺,复合型人才、国际型创新人才和应用型人才也较为紧缺。

美国报复性消费引发招聘潮 芯片人才成全球“热捧”专业

究其根源,除薪资待遇,工作强度等因素外,造成我国集成电路行业人才缺口困境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过去若干年,芯片行业依赖进口。


“过去不重视集成电路行业,一直以来的思想观念认为’造不如买’,因此大量的集成电路芯片依靠进口。进口的太多了,必然导致国产化弱,没有土壤培养人才,人才缺口由此出现,人才断档严重”,新鼎资本创始人张驰此前在接受 InfoQ 采访时表示。


人才缺口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人才培养机制。


半导体产业已迎来快速发展的窗口期,但现有的人才培养速度还远远跟不上。有数据统计,未来两年,我国高校能够培养出来的毕业生总数仅有约 3.5 万人。


国内仅有少数高校开设了集成电路设计与集成系统专业,除了一些 985、211 高校,如上海交大设有微纳电子学院,多教授偏芯片设计的知识,普通本科缺少对半导体设计和加工的经验。


去年 10 月,国内首个芯片大学 — 南京集成电路大学宣布成立,消息一出旋即引起热议。此大学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高校,其定位为产教融合平台。芯片热潮下,私营的线下芯片培训班也异常火热。有不少非专业背景的人希望通过芯片培训跨行进入到芯片领域来。据豹变报道,有培训机构学员暴增 2 倍,有学员上了 4 个月课,结业后拿到了 30 万年薪,其疯狂程度可见一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造芯没有捷径,培养芯片人才亦不能仰赖“速成法”。InfoQ 接触到的多位专家一致认为,培养芯片人才,要重视产学研结合。


文章来源: 国际金融报,AI前线,中关村在线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