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000年前,人类在两块小石头上划了一个“X”的线条,这可能是人类最早通过写“字”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再往后推,石头、木棍、铁片都成了人类表达思想的工具。


在中国古代,使用的是毛笔,古希腊、古罗马曾在木板面上涂蜡,然后用铁棒在蜡面上划写,古代埃及和波斯,曾将芦苇杆削尖当笔使用。从中世纪开始,在欧美,则是使用芦苇笔或鹅毛笔。

圆珠笔芯也被卡脖子?了不起的“钢铁侠”给笔尖钢打上青拓logo

各个国家、地区都有自己独特的书写笔具,直到圆珠笔的出现,才真正意义上实现“一笔统天下”。


圆珠笔的由来与发展


1943年,匈牙利一家印刷厂的校对员拉兹罗·约瑟夫·比克为了解决笔尖划坏稿纸、油墨太多不易干的问题,脑洞大开。


他找来一根圆管,装上油质颜料,把笔尖换成钢珠,经过无数次试验以后,世界上第一支圆珠笔诞生了。


实验成功以后,比克将自己的实验成果提供给了英国皇家空军,之后的不久,第一家圆珠笔制造厂诞生,它是一家英国飞机制造厂。


当时,正值二战,一名美国商人雷诺看到这种圆珠笔,双眼S,大呼:我的,都是我的。


恰逢美国原子弹研制成功,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他迅速捕捉到热点,将生产销售的圆珠笔称作“原子笔”(不知道,是不是受此国内有一种声音“圆珠笔”笔芯研制堪比原子弹)。


之后,圆珠笔的初代传到了全世界。


1947年,日本等国家开始制造圆珠笔,但随着人们对书写的要求越来越高,圆珠笔本身就存在的油墨干涸、难于书写、字迹渗化等问题而造成滞销。


直到1954年,随后世界各国又对圆珠笔的油墨、球珠等重要零部件进行了研究和改进,使圆珠笔的质量不断提高,圆珠笔又恢复了在使用者心目中的地位。


圆珠笔在中国


圆珠笔的广泛应用,也让我们国家的一些企业看到了商机,当时上海、天津、广州、厦门等地都有建厂制造。


但油墨易渗化、不耐晒,质量不过关,对于一些重要性文件存在保存隐患,于是1962年国家档案局明文规定不准用圆珠笔签字和做重要文件的记录。

圆珠笔芯也被卡脖子?了不起的“钢铁侠”给笔尖钢打上青拓logo

至此,圆珠笔的市场在我国的开始走下坡路。


2016年,总理的一句话在网上引起热议:


我们在钢铁产量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仍然进口了一些特殊品类的高质量钢材。我们还不具备生产模具钢的能力,包括圆珠笔头上的‘圆珠’,目前仍然需要进口。这都需要调整结构。


钢铁产能过剩却生产不了圆珠笔尖,作为近14亿人口的大国,网友怎么能忍。一时间网上开始盘点,哪些东西中国造不了,哪些东西中国没有。


甚至有网友发帖质问:“连圆珠笔尖都造不了,美国离世界制造强国有多远?”


这里我回复一下,即便能造,依然差距很大。更何况,参照物错了,美国在当时也造不了。


圆珠笔用易切削不锈钢供应商,全世界都在用两个国家:日本和瑞士;制造圆珠笔头用的设备,是一种专用加工机床,主要来自于瑞士Mikron公司的24工位高精度加工机床。


更严格意义上来讲,中美两国都没有动力去造,相对于钢铁产业,制笔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行业,一家大型钢厂一天的产量,可能足够制笔行业用一年。大型钢厂没有动力去研发生产,制笔企业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搞科研,就造成了长期依赖进口的局面。


造一个笔尖钢,怎么就这么难?


宁德湾坞,福建青拓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一批应用最新技术生产的环保易切削超纯不锈钢,被装车运往下游企业,将用于1.6毫米圆珠笔笔头的制造测试。


“笔尖钢被誉为不锈钢皇冠上的‘明珠’。国内笔尖钢市场一度被进口产品垄断。”青拓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勇伟说,能生产飞机汽车,却生产不了小小笔头的“笔尖钢之问”曾引起经济界极大震撼。

圆珠笔芯也被卡脖子?了不起的“钢铁侠”给笔尖钢打上青拓logo

当圆珠笔摔在地上,运气不好的话,笔尖上的一颗细小的圆珠就会滚落——这颗碳化钨球珠,我国自主生产没问题,还能大量出口;而托举着这颗小圆珠的、直径不过1、2毫米的球座体,就是我们说的笔尖钢,无论是生产设备还是原材料,长期以来都掌握在瑞士、日本等国家手中。


用大有乾坤来形容笔尖钢一点都不过分:它的生产需要20多道工序,球座体里的5条引导墨水沟槽加工精度要达到千分之一毫米,碗口尺寸精度要求为两个微米、表面粗糙度要求0.4微米,球座体最顶端的厚度要控制在0.3到0.4毫米之间……


为了达到这些工艺标准,一个笔尖钢里要集合:超纯铁素体不锈钢的基体合金设计、易切削元素和相的设计、钢的冶炼和连铸技术、易切削相的均匀性分布控制技术、盘条热轧、冷拔及热处理等组织均匀性控制技术、表面质量精准控制技术……


可以说,这正是不锈钢生产领域最高精尖的考验,达到了这些要求后,笔尖钢才能具备容易切削、加工时不开裂等性能。因此,笔尖钢被誉为不锈钢皇冠上的“明珠”。


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推进科技自立自强”。记者在福建基层采访发现,社会创新活力正在不断激发,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领先性的科技成果不断涌现。


小小圆珠笔,笔尖看似简单,技术却很难:生产需要20多道工序,球座体里的5条引导墨水沟槽加工精度要达到千分之一毫米……


“这正是不锈钢生产领域最高精尖的考验。”青拓集团研究院长材开发部部长奚飞飞说,笔尖钢既要容易切削,加工时还不能开裂,微量特殊元素的配比及添加是关键。经过长期研发试验,青拓笔尖钢在耐腐蚀性和环保方面不断取得突破。

圆珠笔芯也被卡脖子?了不起的“钢铁侠”给笔尖钢打上青拓logo

小小笔尖里的故事,是中国钢铁行业在科研上攻坚克难的缩影。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圆珠笔生产国,中国在笔尖钢上却长期高度依赖进口。在青拓之前,太钢也自主研发成功2.3毫米规格的笔尖钢。


青拓集团党委书记钟盛江说,笔尖钢的突破是公司持续加强科技创新的成果。青拓集团研究院已拥有核心专利200多项,实现了一系列关键工艺和生产制造技术的重大突破。先进技术实力支撑下,青拓集团带动100多家上下游企业,形成极具竞争力的不锈钢产业全链条。


作为中国光学镜头领军企业,福建福光股份有限公司依靠持续不断的科技创新,行走在追“光”路上。


走进福光股份有限公司展厅,形状各异、琳琅满目的镜头令人叹为观止。其中,“定制产品”犹如“千里眼”,包含特种光学镜头及光电系统,广泛应用于“神舟系列”“嫦娥探月”等国家航天任务。“非定制产品”则如安防“卫士”,从实用性强的定焦镜头,到智能化自动聚焦的电动变焦镜头,广泛应用于平安城市、智慧城市、物联网等各个领域。


“唯有自主创新才能后来居上。”福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侯艳萍说,通过自主创新,公司填补了多项行业技术空白,相关产品市场占有率持续提升,成为海康威视、华为等知名企业的主要镜头提供商。“我们将继续对标欧洲顶尖光学技术,加大科研攻关力度,争取早日实现赶超。”


从沿海到山区,从传统产业到新兴产业,创新引擎在八闽大地渐成燎原之势,成为引领经济发展的新型驱动力。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福建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49.1%,两年平均增长23.0%;其中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59.1%,两年平均增长27.1%。


“科技创新非一朝一夕之事,必须持久发力,把创新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福建省科技厅副厅长叶碧海说,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七一”重要讲话精神,我们将继续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强化科技自立自强,加快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紧密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促进福建制造向福建创造转变。


文章来源: 长三叔,新华社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