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0日消息,近日,华东宁波(儿子)要求华东医药(老子)解散华东宁波,华东医药不同意,华东宁波的20个自然人将华东医药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解散华东宁波医药有限公司(下称 “华东宁波”),这20个自然人合计持有华东宁波股份49%。


华东医药公告称,原告(20个自然人)认为,华东宁波的经营管理目前出现严重困难,华东宁波持续经营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两方股东经多次协商,均未达成一致意见,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解散华东宁波公司。


华东医药在公告中列出多项争议产生的诸多原因,如套现退出、转让对价和业绩承诺未能达成一致、存在违法违规事项、拒不配合等。

有生意,无“父子”!华东医药与华东宁波到底在争夺什么? 

8月25日晚,华东宁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出题为《关于<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收到民事起诉状的公告>之澄清说明》一文,称华东医药8月24日的《关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收到民事起诉状的公告》中关于华东宁波经营期限、股权收购、管理审计、关联交易等相关方面内容,有与事实不符之处。


事实如何,双方各执一词。


01 华东医药与华东宁波的“渊源”


华东医药集团公司前身为浙江制药厂,成立于1952年,至今已有50年的发展历史。92年,集团公司只是杭州医药系统的一家中型制药企业,经过近六年时间的艰苦创业,通过引进外资、扩大规模,强强联合,优势互补等形式。


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一家股份制企业——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几家中外合资企业(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杭州默沙东制药有限公司、杭州九源基因工程有限公司等)、若干家控股医药化工生产企业,集科、工、贸于一体的大型医药企业集团。


集团公司善于抓住机遇,并以其高科技的医药产品优势与发展潜力,跻身于“杭州市十大企业集团”和“浙江省政府重点培育的18家大企业集团”之列,同时列入国家经贸委520家“国家重点企业”的行列。


华东医药与华东宁波之间的关系要从20年前说起。


2001年,华东医药与宁波健生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生生物)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和公司重组协议。公司出资331.5万元,受让了该公司51%的股份。此后,健生生物陆续更名为华东医药(宁波)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华东医药宁波有限公司。2015年9月,公司更名为华东宁波医药有限公司。


起初,华东宁波主要从事生物制品的经销,2013年介入医美赛道,之后几年里,公司的业绩逐步上涨。2013年~2015年,华东宁波的净利润分别为6704.39万元、7292.78万元、9191.57万元。


2016年,华东宁波的净利润达到1.49亿元。在2016年年报中,华东医药透露,华东宁波代理的进口美容产品伊婉连续三年保持100%以上增长,年度销售突破4亿元,已成为公司子公司中商业模式成功转型的代表。


2017年,华东宁波“代理的进口美容产品伊婉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仍保持快速增长”。那一年,伊婉年度销售额突破7亿元,华东宁波的净利润达到2.05亿元。随后又获得韩国Jetema公司医美产品肉毒素的中国市场代理权。据华东医药2021年半年报,华东宁波上半年的净利润为5033.37万元,是上市公司除了中美华东制药,盈利第二高的子公司。


华东医药则包括医药工业、医药商业、医美业务三个板块。其中七成利润来源于医药工业,但是医药工业的毛利率只有7.52%。另外在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政策之下,华东医药药品板块的赚钱能力减弱,尤其是其“明星产品”阿卡波糖未能中标国家药品集采后,医药板块受影响比较大。


02 此次风波的一些细节


将医美视为公司大健康产业核心战略领域之一的华东医药,在“少女针”上市前夕却陷入与医美子公司华东宁波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东宁波”)自然人股东的纠纷中,并于8月27日收到浙江证监局下发的监管问询函。


公开资料显示,华东医药持有华东宁波51%股权,后者目前主要从事生物血液制品的代理销售以及韩国LG生命科学的伊婉系列玻尿酸的中国市场代理销售业务,并获得韩国Jetema公司医美产品肉毒素的中国市场代理权。


8月24日晚间,华东医药披露,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华东宁波收到民事起诉状,合计持有华东宁波49%股权的20名自然人股东请求法院判令解散华东宁波。华东医药认为,双方的矛盾在于自然人股东要求上市公司华东医药收购其持有的华东宁波49%少数股权,实现套现退出,但双方一直因转让对价和业绩承诺未能达成一致。


8月25日至27日,华东宁波连续三天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澄清说明,否认管理层为了“套现退出”,并称华东医药“从来没有将华东宁波当作‘亲儿子’看待,生物制品、医美产品、冷链物流华东医药均有全资独立的公司在运营,与华东宁波形成直接的竞争”。在澄清说明中,华东宁波就经营期限问题、股权收购问题、管理审计问题等争议原因进行反驳。


8月27日晚间,华东医药公告称收到浙江证监局监管问询函。问询函要求华东医药详细说明华东宁波的历史沿革、华东宁波2018年至今经营情况、公司与华东宁波之间此次解散事宜相关争议的具体情况、公司发现华东宁波经营出现异常及开展管理审计的具体时间等,并要求华东医药详细说明公告中所述“初步发现冯幸福作为华东宁波实际经营管理负责人,明显违反上市公司相关规定,近年来主导华东宁波和其个人投资的关联公司之间发生大量关联交易,并导致华东宁波形成大额应收账款;同时还发现华东宁波历史的部分资产交易也存在违法违规事项”具体情况,是否存在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情况。


上述纠纷引发市场担忧,华东医药股价近日明显下滑。同花顺数据显示,8月25日至27日,华东医药累计下跌13.99%。事实上,今年5月以来华东医药股价持续震荡走低,自5月6日以来,该公司股价跌幅达四成,期间同花顺医美概念指数下跌14.64%。


8月26日,华东宁波在自己的公号上发布了关于《华东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收到民事起诉状的公告》之澄清说明的文章,将“母与子”之间的矛盾公开。


华东宁波称,华东宁波作为医药商业、生物制品、医美业务具有独特竞争力的企业,多年来积累了自己独有的经营信息和商业秘密,而华东医药在医药商业、生物制品、医美行业与华东宁波存在明显的同业竞争。


华东宁波称,华东医药从来没把自己当作“亲儿子”看待,生物制品、医美产品、冷链物流华东医药均有全资独立的公司在运营,与华东宁波形成直接的竞争。华东宁波是华东医药旗下医美业务的首创者(2013年开始经营LG伊婉玻尿酸)、践行者、业绩贡献者,也是华东医药收购英国Sinclair的主谈方,更是华东医药医美业务的领路人。


华东宁波称,华东医药其实是利用谈判收购的幌子,通过经营期一年一续久拖不决的方式,启动、培育其全资控制的医美业务,为其医美业务“去华东宁波化”留足时间、做足文章。


华东医药则在公告称,华东宁波真的解散的话,将会有利于公司未来对医美全球业务的集中统一管理及医美资产的加快整合和国际化发展,坚持走高端路线,打造一个以自有高科技、高附加值医美产品为核心,全球化的医美战略板块。


03 他们到底在争夺什么?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起诉。这场“战事”的目的并不单纯,但背后直指的利益关键很明显是医美业务。


华东宁波


华东宁波从2013年涉足医美领域后,目前有两个产品算是“王牌”。一个是韩国LG生命科学的伊婉系列玻尿酸,一个是韩国Jetema公司医美产品肉毒素,华东宁波拥有这两个产品的中国市场代理权。


玻尿酸和肉毒素是非手术项目中最受欢迎的两个项目,诊疗量占到非手术项目的90%以上。但是目前国内肉毒素产品仅有四家获批,如若Jetema肉毒素产品获批成功进入中国,对于华东医药的业绩是一大利好。


如果是华东宁波的肉毒素产品能否获批尚有不确定性,那它手里的LG伊婉是玻尿酸行业的“王炸”品牌,据《2020全球及中国透明质酸报告》显示,按销售额计,2019年中国玻尿酸填充剂市场中,韩国LG以24%的市占率排名第一。

有生意,无“父子”!华东医药与华东宁波到底在争夺什么? 

并且玻尿酸的布局还在不断扩大,2020年底,LG的伊婉C PLUS和伊婉V PLUS换了包装,改名为致柔、致美,由杭州健生医药公司进行代理,杭州健生医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周险峰,其原是华东宁波的总经理。


2021年7月,LG化学中国公司和杭州健生医药公司进行了重组合并,成立了爱尔集健生公司,主要还是做致柔、致美两款产品,以及LG接下来要上市的诗如萱系列玻尿酸。


而早期的伊婉产品线,伊婉C/V仍然在华东宁波手里,代理期至2026年,主要适用于面部填充。


华东医药


华东医药的医药领域受政策影响比较严重,而医美版块则比较稳定。整体来看,华东医药内部,有多个涉及医美事业线的子公司,包括全资子公司Sinclair、海外全资子公司西班牙High Tech等。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Sinclair旗下的核心产品Ellans伊妍仕™“少女针”,是华东医药全球独家产品,尽管目前还未正式上市,已收到下游医美机构的追捧。所谓“少女针”,是一种面部填充剂,皮下层植入后,纠正中到重度鼻唇沟皱纹。


华东医药方面2021中报业绩电话会中称,该产品上市后首发医院100家,华东医药预计明年将逐步扩大到国内300—500家医院。


另外有媒体称:除了“少女针”产品,未来,华东医药自己还准备做玻尿酸和肉毒素,这些产业布局很明显和华东宁波的业务产生对冲。


据华东宁波的解释,其作为华东医药控股的子公司,在生物制品、医美产品、冷链物流有其独特的经营优势。但是在这些方面华东医药却安排全资独立的公司在运营,与华东宁波形成直接的竞争。


毫无疑问,父子俩看中了同一块肉,谁都想吃到嘴里,由此,“争夺战”就展开了。另外,华东宁波在医美领域是先行者,并且其主要阵地来源于韩国,毕竟现阶段的玻尿酸、肉毒素都是来自于韩国企业,说明其在韩国的业务、资源还是非常广泛的。而华东医药由于入局时间比较晚,已经不占优势,旗下的“少女针”是来自于收购的西班牙企业产品,所以华东医药将阵地转向了欧洲。


不管是财报还是业内的反馈,他们之间的这种冲突带来的一定是公司和行业的不稳定性。华东宁波也表示,如若该公司被解散清算,其全部业务将因解散而终止,华东宁波原经营的所有业务并无并入或整合给华东医药的安排,任何单位如接到业务并入或整合的通知并不代表华东宁波的立场。


其实就目前来看,双方的医美产业布局有很多冲突,但是医美市场如此广阔并且潜力巨大,何必只盯着自家人碗里的肉,出去看看,肯定有更广阔的世界。俗话说“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但是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如何收场考验着双方的情商和智商。在你看来,谁的发展会更好一些?


文章来源:医与美产业笔记,中访网财经,中国财富网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