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调查显示,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则是50%,而中国这一比例仅为5%,更可怕的事实是,30年前中国高级技工占比就是5%,这意味着,我们压根没有构建任何技工培训体系。


长期以来,中国制造都处于野蛮时代,企业主把流水线的效率演绎到了极致,工人则渐渐退化成一部机器或者一把大锤,但现在,流水线的这种极致遇到了瓶颈,年轻人越来越讨厌进工厂,单调的工作逐渐被机器人和AI取代,于这种背景下,我们深刻地感受到“高级技工”的重要性。

“地位卑微”的高级技工缺口有多大?未来五年“技工荒”还会存在么

号称“灰领”的高级技工差多少


在西方发达国家,高级技工占技工总数的比例超过35%,而我国7000万技工中,可称为“灰领”的高级技工仅占5%。按“十五”规划,这一比例应达到15%,因此,当时的缺口达700万人!


12年过去了,据统计,西方发达国家高级技工在劳动者中的比例已经提高到40%,我国依然徘徊在5%的低水平上。


麦肯锡公司在2013年的一份报告指出,到2020年,中国用人单位将需要1.42亿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技能人才,而如果劳动者的技能不能进一步得以提升,中国将面临2400万的人才供应缺口。


而人社部在2014年底的数据显示,在我国1.57亿技能劳动者当中,高技能人才仅4136.5万人,比例为26.3%。


“地位卑微”的技工


技工,尤其是高级技工对人的基本素质要求很高,且无法只靠天赋完成工作,需要长时间的艰苦磨练,于技能、心态、性格、环境都是非常大的挑战。比如一些机器加工部门需要常年跟机械打交道,环境的气味大、夏天热、冬天冷、且容易出现工伤事故,正因如此,车间易冷。


其次,中国技工缺少存在感,最重要的还是制度文化使然,因制度的不健全,中国人的投资观念都是短平快。在这种心态下,整个社会都在崇尚热钱、快钱,都希望能一蹴而就地搞定人生,在这样的环境,技工的存在感实在太低,社会更不会给予其应有的尊重。


“选高校,弃技校”的中国青年


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2017共有在校大学生人数为2695.8万,应届大学毕业生795万,普通本专科招生748.6万人,全国共有具有大学教育程度人口为1.9593亿人。


但是在多数人的价值排序中,技工教育仍然是相较于学历教育的次优选择。于是,在高校招生的筛选机制下,高分考生大都被高校“揽入怀中”,考不上大学的学子,退而求其次,才不得不选择读技校。


随着大学扩招,技校的生源质量越来越差,将会影响到10年、20年以后的中国高级技工数量与质量。


普通的人是绝难享受“产品在手中升华”之快感的,他们更享受抢别人女朋友的快感,于是如你所见,学校里、中小企业里都不推崇高级技工的培训,应试教育中,学生专注书面指导和考试,硬背概念、强记公式、涉险考试构成了中国技校的全部生活,至于说实际操作或者试验论证,大多数的学校因经费紧张而敷衍了事,要知道大学、技校中的年华是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学习欲望、精力、好奇心都是最旺盛的,我们却慷慨地、毫无察觉地浪费这大好的生命,没有构建起自己的知识技能体系,也就难怪大学生找工作比上天还难了。

“地位卑微”的高级技工缺口有多大?未来五年“技工荒”还会存在么

未来五年,“技工荒”还会存在吗?


不久前公布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从多个篇章、不同方面“发力”,为技能劳动者体面工作、尊严生活“保驾护航”。


规划和目标纲要有两个突出特点,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陈李翔分析说,一是对技能人才的待遇、培育和队伍建设要求做出系统而清晰的安排,二是把技能人才培养和产业发展直接联系起来,增强人才有效供给。


建设制造强国,需要众多“大国工匠”作为支撑。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技能人才已超过2亿人,占就业总量的26%。然而,高技能人才仅有5000万人,占技能人才总量的28%,与德国、日本等制造强国相比,仍有差距。差距从何而来,又该如何缩小?


在陈李翔看来,造成制造业岗位“青黄不接”的主要原因是轻视技能、不愿意从事技能工作的社会观念尚未根本改变,“技能劳动者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仍有待提高。”


为了切实缩小差距,增强技能岗位吸引力,不仅规划和目标纲要明确将技能人才列为增收重点群体之一,要求畅通“技能等级认定渠道”“提高技能型人才待遇水平和社会地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也迅速行动,日前印发的《技能人才薪酬分配指引》,带来了第一波“涨薪”利好。


“感受到了重视”,这些政策措施让一汽解放大连柴油机有限公司装配车间发动机装调工鹿新弟颇为感动,在技术岗位工作30余年的他曾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技术能手”等称号,“一系列的新安排有助于稳定技能人才队伍,增加职业荣誉感和获得感。”


陈李翔认为,提高技工薪资、打通职业发展“瓶颈”等具体举措能够产生双重效应:既能为技能工人发展提供机制保障、解决关注痛点,也有助于加深老百姓对技能工作的认同。


职业教育是技能人才培养的重要抓手。“实施知识更新工程、技能提升行动”“健全终身技能培训制度”“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实现职业技术教育与普通教育双向互认、纵向流动”……规划和目标纲要为加快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进一步加大技能人才供给做出“精心”安排。


规划和目标纲要还提出“注重发展技能密集型产业,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如何理解“技能密集型”和“新就业形态”?陈李翔表示,这种提法以就业为导向,要求职业教育能够适应产业发展变化。从需求端加强人才的有效对接,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人才保障。


此外,他也建议关注新的产业升级趋势以及数字化转型对技能人才提出的新要求,从而充分发挥出技能人才在创新驱动发展中的骨干作用。


作为我国人才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技能人才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的作用日益凸显。未来五年,随着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更多政策落到实处以及产教进一步融合,还有更多变化值得期待。“中国技能人才,尤其是高技能人才将迎来黄金发展期。”陈李翔说。


文章来源: 财经十一人,新华网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