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把同仁堂给告上法庭?


是的,你没看错!


只不过,前者是“北京同仁堂”,即A股上市公司“同仁堂”;后者是“天津同仁堂”,即正在第二次冲刺A股上市的“津同仁”。


同仁堂提起诉讼,原因是另一家同仁堂侵犯商标权。记者8月22了解到,北京同仁堂在官网发布声明,将天津同仁堂告上法庭。而后这者目前正在冲刺创业板,这一纸诉状让其上市之路陡增变数。


8月13日,同仁堂在官网发布声明,将天津同仁堂告上法庭。


全国到底有多少同仁堂?同仁堂把同仁堂给告上了, 诉讼让IPO之路存“变数”


同仁堂集团是北京国资委100%控股的一家国有企业。同仁堂集团旗下有多家子公司,其中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为A股上市公司。同仁堂集团(含子公司)与天津同仁堂的主营业务相同或相近,皆包含“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同仁堂集团的声明表示,同仁堂集团是“同仁堂”字号的唯一合法承继者,是“同仁堂”商标的唯一合法持有人,任何未经许可擅自对同仁堂商标字号的使用、仿冒、混淆等行为,均构成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天津同仁堂未经许可擅自使用“同仁堂”文字和“同仁堂”注册商标高度近似的侵权标识,并通过企业名称文字突出使用、虚假宣传等方式引起混淆,侵害了同仁堂集团注册商标专用权等权利,并构成不正当竞争。同仁堂集团有权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责任,维护自身权益,目前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截至发稿时,天津同仁堂并未对此事表态。不过,在北京同仁堂发布声明的当日,天津同仁堂在官网上挂出了一则企业动态稿件——天津市公安局、市工商联 “企业服务日”为老字号和谐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全国到底有多少同仁堂?


老字号“同仁堂”众所周知,但全国到底有多少叫“同仁堂”的老字号?答 案可能出乎你的意料。


归属于北京国资委的北京同仁堂,旗下拥有A股的同仁堂,以及港股的同仁堂科技、同仁堂国药三家上市公司。


天津也有一个“同仁堂”——天津同仁堂,这家公司正在冲刺A股上市。


事实上南京还有一家名含“同仁堂”的企业——南京同仁堂,同样是一家老字号。


上周,三家“同仁堂”中的“北京同仁堂”把“天津同仁堂”告上了法庭。


两家“同仁堂”历史渊源不同


北京同仁堂在声明中表示,天津同仁堂与同仁堂集团不具有同源关系,不是同仁堂集团的子企业或分支机构,也不具有任何关联关系。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了解到,康熙八年(1669年)乐显扬始创同仁堂,位于西打磨厂。1723 年,清朝雍正帝钦定同仁堂供奉清宫御药房。其后同仁堂独办官药188 年,历经八代皇帝。自制名药有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乌鸡白凤丸等。1954 年,同仁堂实行公私合营制,总经理为第十三代子孙乐松生。1957年,同仁堂中药提炼厂正式成立,开创中药西制的先河。1992年,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组建成立。

全国到底有多少同仁堂?同仁堂把同仁堂给告上了, 诉讼让IPO之路存“变数”

北京同仁堂表示,“同仁堂”是拥有350余年历史的中医药老字号,是极具代表性的中华中医药民族品牌,一脉相承,源远流长,享誉海内外。“同仁堂”商标是国内第一个驰名商标,是中国“首批马德里商标注册”的国际商标。


而据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介绍,公司前身起源于清朝时期的张家老药铺,历史上曾使用京都同仁堂张家老药铺、天津京同仁堂和记、天津市同仁堂制药厂、天津市先锋中药厂、天津市第四中药厂、天津同仁堂制药厂等名称开展药品经营活动。2002年经天津市人民政 府批准,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发起设立。2008年更名为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一直沿用至今。

全国到底有多少同仁堂?同仁堂把同仁堂给告上了, 诉讼让IPO之路存“变数”

在其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天津同仁堂对公司字号专门进行了解释。公司称,“天津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商标:太阳)”系2006年商务部认定的第一批“中华老字号”。


天津同仁堂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为8.18亿元,扣非净利润1.57亿元。从2020年营业收入看,天津同仁堂仅为上市公司同仁堂(北京同仁堂旗下企业之一)的6%。


二者的同名之争,由来已久


提起同仁堂,很多人会先想到北京同仁堂。


虽然在名气和地位等方面比不了北京同仁堂,但天津同仁堂也是“老字号”。


据《人民政 协报》报道,2017年1月举办的全国政 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以“提升中华老字号品牌质量”为题,现场参会的,既有北京同仁堂董事长梅群,也有天津同仁堂董事长张彦森。与会人士对两家老字号的关系颇感兴趣,他俩简单介绍了历史渊源,称两家老字号同根同祖于乐家老铺,解放后彻底分开,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更是有了不同路径。


另有报道,关于北京同仁堂和天津同仁堂,更详细的资料记录在一本名为《话说天津同仁堂》的书中,天津同仁堂后人张肇彤是该书顾问。


书中记载,天津同仁堂的创始人名叫张益堂,祖籍安徽寿州,出生于郎中世家,于清道光十五年仲夏,进京做药材生意。张益堂生意越做越大,恰逢乐家老铺(北京同仁堂)经营不善,当家乐平泉不得不对外招股。张益堂入股乐家老铺后,开始统领经营、分管制药。又过了许多年,张益堂从北京同仁堂赎股,打算去更为开放的天津另立门户。


乐平泉念在往日情谊,同意张益堂使用京都同仁堂的字号,在天津迅速打开局面。


此后,天津同仁堂既自己制药,也代销北京同仁堂的成药。但张益堂过世后,两家人还是因同仁堂这个名号打起了官司。光绪三十三年,天津审判厅判决,北京同仁堂不得在天津使用同仁堂字号,天津同仁堂不得去外地使用同仁堂字号。


天津“同仁堂”再度冲刺IPO


早在2016年,天津同仁堂便谋划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意与北京同仁堂“同台竞技”。2018年4月,天津同仁堂提交招股书。不过,在排队两年多之后,上市计划搁浅。今年1月26日,天津同仁堂撤回招股书,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


5个月后,天津同仁堂再度冲刺IPO。今年6月28日,创业板正式受理天津同仁堂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津同仁”)的上市申请。


招股书披露,津同仁此次拟发行不超过3667万股,募集资金7.22亿元,用于重点品种中成药生产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管理信息系统建设项目、营销网络扩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66亿元、7.44亿元、8.18亿元,归母净利分别为1.43亿元、1.51亿元、1.61亿元,扣非净利分别为1.36亿元、1.40亿元、1.57亿元。


从2020年营业收入看,津同仁仅为上市公司同仁堂的6%。


津同仁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肾炎康复片、血府逐瘀胶囊和脉管复康片,其他产品包括脑血栓片、养血生发胶囊、清咽片、冠心苏合胶囊、白癜风胶囊、冠脉通片、辛芳鼻炎胶囊等。


诉讼让天津同仁堂IPO之路存“变数”


而此次北京同仁堂对天津同仁堂发起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诉讼,也让天津同仁堂目前冲刺创业板陡增变数。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对比同仁堂集团和天津同仁堂的LOGO发现,两者均为红底色带有金色纹饰的圆形中带有“同仁堂”字样的商标。其中,天津同仁堂的商标中增加了蓝色条形底色,并在竖版“同仁堂”字样上方增加了字体更小号的横版“天津”二字。


此外,如果此次天津同仁堂败诉,不仅要承担对同仁堂集团的侵权责任,而且公司IPO或被终止。


记者梳理发现,在招股说明书中,天津同仁堂并没有对这一重大风险进行提示。其招股书特别提醒投资者关注的“风险因素”包括:产品销售集中度较高的风险、政策变动风险、关联交易金额较大的风险,以及药品质量控制风险等,但对商标之争的风险,却没有进行说明。


文章来源: 大洋网,北青财经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