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中国银保监会官网获悉,2021年8月19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同志约谈恒大集团高管。


人民银行、银保监会指出,恒大集团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必须认真落实中央关于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战略部署,努力保持经营稳定,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依法依规做好重大事项真实信息披露,不传播并及时澄清不实信息。

恒大暴雷断臂求生,十几家涂料企业“被祸及”,追债之路何时休?

8月20日凌晨,恒大发文回应被约谈一事。恒大集团将全面落实约谈要求。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全力以赴、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工程建设,保质保量完成楼盘交付;坚决依法依规做好重大事项信息披露,绝不传播并及时澄清不实信息;以最大决心、最大力度保持公司经营稳定,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


关于恒大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约谈一事,对恒大而言可能并非坏事,国家出面说明国家还是希望恒大挺过去,国家不闻不问才更可怕。


正如网友解读的,国家的意思是:赶快想办法,不准倒!


看来,接下来恒大得卖资产了。毕竟要保证楼盘不停工,保证按时交房,还要保证质量,没钱是做不到的,谈何保证,更遑论还债。变卖资产是恒大唯一出路。


▍恒大暴雷


一直以来,恒大都维持着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和低成本这一“三高一低”的模式。这个模式在房地产市场旺盛的时候尚可维持,如今“房住不炒”依然成了房地产市场的“基本国策”,越来越严的调控政策致房地产市场降温熄火,走向持续低迷。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犹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所以恒大宣称,要向低负债、低杠杆、高周转和低成本的模式转型。

恒大暴雷断臂求生,十几家涂料企业“被祸及”,追债之路何时休?

达摩克利斯之剑终究还是落下了。


资料显示,恒大集团于1997年成立,是国内最大的企业之一。集团以房地产业务为主,旅游、汽车等业务为辅,在日益激烈的国内竞争中站稳了脚跟。直至今日,恒大集团资产规模超万亿,拥有员工八万多人。


在中国经济去杠杆的大背景下,2020年8月,央行、住建部出台了“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即“三道红线”)。具体标准为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超过70%,净负债率不超过百分之百,现金短债比不小于100%。恒大集团三个关键指标上全部达到“红线标准”,被列为“红线”房企,重点监测。


记者了解到,房地产行业作为一个高资本行业,在投资开发的过程中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这种现象也促成了地产行业对资本高度依赖性。


纵然,企业对借款的大量吸收促进了房地产行业的迅猛发展,但长期的高负债运营为房地产企业的成长与壮大提供了增长动力之时,也大大增加了企业的债务负担,一旦企业无法保持一定的盈利水平,而大量债务到期无法偿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从有关机构统计的数据来看,“恒大地产商票高达2052.67亿元,一骑绝尘,相对于华润、绿地、融创等十余家房企的总和,排名第二的华润,才274亿元,这为恒大接连暴雷埋下伏笔。”


因此对于恒大地产“换帅”,有分析认为:推动这次改变的,是恒大想要梳理管理层的职责、系统分工等,卸任恒大地产董事长意味着许家印能更好地专注于集团战略制定与管理。对于漩涡中的恒大来说,腾出手脚的许家印很可能会再次力挽狂澜,极大解决流动性问题。

恒大暴雷断臂求生,十几家涂料企业“被祸及”,追债之路何时休?

事实上,从去年以来,在融资收紧的背景下,“降负债”就成为恒大的头等大事。恒大集团致力于实现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


“高增长”是指实现快速的销售增长。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8000亿元港元,到2022年,实现销售收入1万亿元港元。


“控规模”是指严格控制土地储备规模,实现土地储备负增长。三年内,每年将减少约3000万平方米,到2022年,将减少至约2亿平方米。


“降负债”是指有息债务每年平均减少1500亿元。


截止今年6月30日,恒大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顺利实现一条红线变绿,有息负债已降至约5700亿元,与去年最高峰时的8700多亿元相比,大幅下降了约3000亿元。


此外,恒大还通过加快销售、转让股权、出售资产等方式缓解资金压力“自救”,基本面正持续转好。特别是今年8月以来,恒大的自救行动更加频繁。


在今年前7个月恒大销售已突破4000亿,业绩大增必然带来充裕的现金流基础上。


8月1日,恒腾网络发布公告称,中国恒大与买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腾讯集团以20.68亿港元,购买中国恒大持有恒腾网络7%的股权;


8月5日,恒大关联案件被要求集中管辖移交至广州中院,由政府介入,防范挤兑风险;


8月10日,恒大又表示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本公司旗下部分资产。


在业内看来,两次出售恒腾网络股权、转让嘉凯城(3.910, 0.16, 4.27%)股份、退出深圳高新投股东,缓解了部分资金问题,再加上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未来部分权益的出售,恒大流动性问题或将很快解决。且下半年金九银十是传统销售旺季,恒大销售有望再上台阶。


但也有观点指出,拆解包袱是化解恒大危机的核心,恒大目前并没有找到适合的买家。“恒大的问题啊,能量小的企业一般接不动。”


▍多家涂料上市企业被波及


随着恒大与下游供应商之间的债务问题逐渐显现,不少供应商甚至公开“喊话追债。”


6月29日,涂料上市公司三棵树发布公告称,2021 年第一季度,因个别大型地产商资金周转困难,公司应收票据出现逾期情形,其中,中国恒大逾期票据金额5137.06万元。


当晚,恒大方面对媒体表示,该笔票据已在该月兑付完毕,不过其在回复中并未明确这笔票据在本月何时完成兑付。


据雪球整理数据显示,各大涂料企业在2019年对恒大的销售收入中,三棵树2019报表收入3.6亿,2020年累计4亿+,应收余额1亿+。截止2021 年第一季度,中国恒大逾期票据金额5137.06万元。


亚士创能2019年报表收入1.7亿,2020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对恒大地产集团营收收入为1.80亿元,占公司全部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22%,应收余额7000万。截止目前是否收回,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恒大地产集团是亚士的第一大客户。


涂料行业中,像三棵树(150.600, -0.72, -0.48%)、美涂士等知名企业都在和恒大合作。但近期恒大“麻烦”接二连三,涂料企业回款受到一定的阻碍,上述涂企前期的“声讨”恒大也只是冰山一角,在聚光灯照不到的地方,可能还有更多的涂料企业间接受害。


东方雨虹因预感不妙及时退出,尽管如此,截止2020年6月,应收余额6000万,截止目前是否收回,不得而知。


文章来源: 涂饰商情,趣涂料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