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3日消息,华北制药(600812)开盘逼近跌停,现报9.17元,市值约157亿元。消息面上,日前,华北制药成了首家因断供国家药品集采而被处罚的企业。


集采之后:华北制药选择躺平断供,药价降了却买不到,药企活着都难…


华北制药选择躺平。


今年一季度亏损5719万,净利率从0.91%降至-1.98%。


曾经是新中国制药工业的摇篮,共和国的医药长子。华北制药是建国第一个大药厂,当年亚洲最大的抗生素制造企业。


1958年6月3日,第一批青霉素在华北制药正式下线,结束我国青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曾经一支青霉素=0.9克黄金,从此降为平价,拯救无数病患的生命。


但是这一次,华北制药放弃社会责任,直接断供集采中标药物。


华北制药到底是怎么了?


集采之后:华北制药选择躺平断供,药价降了却买不到,药企活着都难…


1950年代的华北制药厂


8 月 20 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一份公告引爆周末。


第三批全国集采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


华北制药于8月11日主动提出放弃中选资格,不玩了。


受到的处罚是,取消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期间参加国家集采的资格。


布洛芬缓释胶囊是2020年8月20日第三批全国集采品种,中选厂家分别是上海信谊天平药业、珠海润都制药、南京易亨制药、华北制药。你可能想不到,率先断供的华北制药,中标价格却是4家中最高的,每片价格为0.268元,而接盘山东的珠海润都制药每片价格为0.203元。


按80%约定采购量计算,山东省布洛芬缓释胶囊的量达到2511.1125万片,涉及金额仅有673万元。


华北制药集采降价40%,0.3g、30粒装布洛芬缓释胶囊报价8.04元/盒,可以服用半个月,还没有一杯奶茶贵。


断供不排除是经济原因。


集采中选企业采购周期为1到3年,期间可能出现原料药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升的情况。


其余3家药企中标价更低,信谊天平药业每片价格0.200元,保持正常供应,但每家药企成本不一样,拥有1.1万名职工的老牌国企,华北制药的成本能低到哪里去?


而且,正常供应不等于稳定盈利,没有详细销售数据,你能判断其余3家一定不亏损?


华北制药还需承担9068名离退休职工部分职业病津贴、书报费。考虑到职工队伍稳定及社会和谐的需要,华北制药并未将全部富余人员放假回家,待遇暂保持在本单位基本水平不变,2020年待安置富余人员工资支出为8733万元。


76米淀粉塔依然屹立,曾是河北省最高的现代化建筑,办公楼是石家庄市区保存规模最大、最完好的俄式建筑,但华北制药已经负重难行,自2020年第四季度业绩急转直下。


仓廪实而知礼节。


华北制药抛弃契约精神,不管不顾了。


转型仍在路上


一直以来,华北制药也在积极转型,改善业绩。自1994年挂牌上市后,华北制药效益疲软。2009年,华北制药重组,由控股股东冀中能源开始主导华北制药的转型。在翼中能源主管接手下,2009年华北制药开启了以头孢项目启动华北制药转型。2011年前后,华北制药宣布“以创新驱动发展,实现从原料药向制剂药转变”的战略转型。


2015-2019年,华北制药“原料药+化学制剂+生物药”三大核心业务收入占比逐渐变化。2019年,化学制剂药、化学原料药、生物制剂在华北制药营收中所占比例分别为54.31%、21.41%和12.66%。华北制药整体业务由原料药向制剂的转变已基本完成。


不过,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随之水涨船高,占去营收的大部分。2018年,华北制药销售费用突增为26.39亿元,比上年上涨92.56%,占营收比例28.64%。华北制药在2018年年报对销售费解释称,主要为适应行业政策变化,逐步调整营销策略,加强精细化招商和终端销售,加大学术宣传及推广力度,重点提升制剂药、生物药销售力度,销售费用增加。2020年,华北制药销售费虽比2019年下调14.59%,但也达到了27.6亿元。相较销售费用,华北制药研发投入占比较低。2019-2020年,华北制药的研发投入分别占营收比例为3.37%、4.08%。


王赤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华北制药所在的仿制药赛道经过高速发展,现在处于成熟阶段,行业消费达到峰值,行业市场规模不再有新增机会。


断供集采的后果


此举意味着华北制药除了失去了布洛芬缓释胶囊中标资格,也将可能失去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申报资格。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样的处罚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损伤可能是致命的。”


22日晚间,华北制药对上述事件作了回应。


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由于现有产能不足,责任单位重视程度不够,相关注册和变更政策调整,加之疫 情影响,导致公司无法保障正常供应。


同时,华北制药表示,布洛芬缓释胶囊2020年销售收入为50.22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收的0.0044%;2021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总的来说,虽然,布洛芬缓释胶囊的销售收入很小。但由于被列入违规名单,会影响公司参与国家第六批药品集采,这个影响规模,就无法确定了。


信谊天平药业是上海医药全职子公司,价格杀 手也有不堪回首的过去。


2018年,信谊天平药业以原料药价格上涨、中标价格低为由不能正常供应药品,被辽宁省集采办警告。


信谊天平药业布洛芬缓释胶囊2018年销售收入1185.79万元,却为通过一致性评价投入研发费用788万元,然后在第三批全国集采中,相对最高有效申报价降幅55.8%。


据医药魔方去年6月统计,单个药品一致性评价研发费用,1000万元以下占比70%,1000-2000万元占比22%,2000万以上占比8%。恒瑞医药的醋酸阿比特龙(新4类)研发费用最高,达3905万元,济川药业的左乙拉西坦注射剂型研发费用高达3355万。


健民药业左乙拉西坦口服溶液投入研发费用1982.09万,中选第三批全国集采,预计约定中标数量首年收入1193万元。


不知哪一年收回研发成本?


集采一味降价,多种药买不到了


现在每次披露集采,都以降幅为荣。我们看一下历史上低价药都发生了什么?


甲巯咪唑,治疗甲亢的常见药,2013年却悄悄消失了,全国各地陆续出现药荒。当时生产甲巯咪唑成品药的企业共13家,最后只有北京一家药企勉强维持。根本原因是无利可图,甲巯咪唑的全国零售最高限价是每瓶4.9元。


硝酸甘油,是一种爆 炸能力极强的炸 药,也可用于医学扩张血管。2019年,江苏、辽宁、山东陆续爆料硝酸甘油片出现断货、涨价现象,0.5mg规格100片装的硝酸甘油片从2018年的4.5元涨至50元以上。


低价救命药,从心 脏手术用药的鱼精蛋白到治疗心 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再到心外科用药地 高 辛片、放线菌素D,都出现过全国性或地方性的断货情况。鱼精蛋白正常价格10元一支,在一药难求的情况下,曾经被黄 牛炒到上万元一支。


医药行业有民生属性,但本质上受市场调节,没有合理利润激励,断货、涨价的轮回难免。


糖尿病常用药拜耳的拜唐苹(阿卡波糖片)纳入集采后,从61.29元降到5.42元,曾经在部分地方的药店缺货,医 院不能多买有时还断货,甚至出现跨省抢购的情况。


2020年11月,一位病人给太原市长写信:


拜唐苹现在是一药难求,以前贵的时候哪里都可以买到,现在便宜了却买不到了。


集采之后:华北制药选择躺平断供,药价降了却买不到,药企活着都难…


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


8月16日, 32岁美女高管魏萌参加培训课,在四人辱骂一人的互动环节中,因情绪激动发生突发状况,不幸离世。


这几天我们看见一份医疗器械集采的训话,即使置身事外,仍然看得胆战心惊。


人心惶惶。


但是孙飘扬很平静。


近日,他公开露面表示,不会根据二级市场的节奏,不可能天天看股票的波动来经营。


被问到人才引进,他说,我付不起那么多钱,我是个卖药的,还面临医保谈判和集采。


恒瑞医药也是不管不顾了。


千头万绪,飘总按下葫芦浮起瓢,干脆放弃财务平衡,全力推进创新和国际化,今年上半年研发投入25.81亿元,同比增长38.48%,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高达19.41%,创最高纪录。


以60%仿制药哺育40%创新药长大。


模式上向百济神州、微创医疗靠拢,视利润为粪土,估值体系是否会变化,继续以PE来考量是否合理?


活得太艰难了,所有没有放弃创新、努力活着的药企,都值得尊敬。


来源:阿基米德君,证券之星,北京商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