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抑的资本开支中,有一个容易被忽视,那就是每年国内产值超过2000亿,同时高端产品高度依赖进口,金额接近500亿的细分方向——工业阀门。


近年来,面对经济转型的压力,从政策到产业,都集中精力于新经济模式,传统工业似乎进入了视野的盲区。但随着航运、化工、有色等板块,在后疫情时代随全球产业链修复而获得让人惊叹的利润同时,被压抑的传统工业的资本开支,又再度被猜想。


近500亿的进口市场,这项冷门投资要火了


这些被压抑的资本开支中,有一个容易被忽视,那就是每年国内产值超过2000亿,同时高端产品高度依赖进口,金额接近500亿的细分方向——工业阀门。


阀门行业基本概念


阀门是一类用于调节、控制和引导液体、气体、流化固体等介质流动的设备,具有截止、调节、导流、防止逆流、稳压、分流或溢流泄压等功能。


简单言之,阀门其实主体功能跟我们日常用的水龙头非常类似。但这种简单地理解,也导致了大家对于它的偏见: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便宜货。


近500亿的进口市场,这项冷门投资要火了


阀门行业,细分行业为给排水阀门中的节水阀门行业,主要产品为蝶阀、闸阀、控制阀、止回阀等阀门产品及其他配套产品,下游应用领域主要为城镇给排水、水利和工业等,与水资源的节约、节能利用息息相关,属于阀门行业中的细分领域。


(1)基本情况介绍:阀门是用来控制管道内介质的,具有可动机构的机械产品的总体。阀门是管道流体输送系统中的控制部件,用来改变通路断面和介质流动方向,具有导流、截止、节流、止回等多种功能。阀门应用领域广泛,属于基础零部件,主要应用领域包括石油天然气、化工、水利水电、冶金、制药、城镇给排水等,其种类和规格繁多,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阀门通常具有以下类别:


1)按结构分类:闸阀、截止阀、节流阀、球阀、蝶阀、隔膜阀、旋塞阀、止回阀、减压阀、调节阀(控制阀)、排污阀等。


2)按驱动方式分类:手动阀门、电动阀门、液动或气动阀门等。


3)按压力分类:低压阀门、中压阀门、高压阀门、超高压阀门等。


4)按使用温度分类:高温阀门、中温阀门、常温阀门、低温阀门、超低温阀门等。


实际上,工业阀门广泛地应用于油气、电力、冶金、水务、化工等领域,是工业设备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不同的用途,有些阀门甚至要承受极端工作条件,例如深海阀门需要耐超高压、核电阀门需要耐辐射、沿海石化阀门需耐腐蚀等等。


按照用途、材质以及规格,阀门就形成了种类繁多的分类,诸如闸阀、截止阀、蝶阀、球阀、调节阀等等。甚至有些特殊项目,需要向阀门厂家进行定制,连阀门组成部件都需要根据使用要求进行专门锻造。


阀门广泛的使用场景以及复杂的使用环境,对于安全性和可靠性,都提出了比较大的挑战。而因为阀门安全隐患问题导致的事故,也是屡见不见。某大型化工上市公司,就曾经因为进料手动球阀的问题,造成了4死4伤的爆炸事故。阀门也成了历来安全检查和年度停车检修的重点项目。


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2018年全球工业阀门的产量达到2853.6万吨,市场规模为1235.6亿美元。阀门在使用过程中受腐蚀、磨损、冲刷等恶劣因素的影响,为保证阀门运行性能和安全性,部分管网设备上所用阀门一般每3-5年需要更换一次。根据智研咨询数据,全球工业阀门约80%的需求来自于更新替换和维修。


国内行业大而不强 高端依赖进口


广阔的市场空间,也催生了阀门行业的一些国际巨头。美国的艾默生电气公司和卡麦隆阀门公司,都是年收入超过200亿的行业巨头。日本的KITZ公司,作为世界知名的流体控制机械综合生产企业,2019年的收入便超过了千亿日元,折合人民币也高达70亿元。


中国工业阀门行业参与者众多,整体市场竞争激烈,市场集中度较低。


2019年年末,我国阀门和旋塞制造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1809家,同比增长6.29%;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968.98亿元。企业数与收入都十分庞大,行业集中度却很低,2019年行业龙头收入体量仅30亿元,国内业务市占率仅在1.48%左右。


中国阀门工业起步较晚,主要脱胎于服务国家需求的军工企业,而后随着改革开放,民营企业开始成长。


但在行业高度分散的背景下,也呈现了局部产能过剩,局部产能不足的老难题:低端工业阀门产能过剩、中端阀门市场竞争充分、高端及特殊阀门市场国外企业垄断的格局。


低端阀门市场充斥着同质化的铸铁阀门和青铜阀门等产品,这类阀门市场需求量大,进入门槛低,家庭作坊式中小企业居多,市场竞争程度最高。由于缺乏自主创新,导致行业整体利润下滑。


中端阀门市场前景虽广阔,但技术含量较高,需达到工业级的质量要求,且客户通常会设定合格供应商资格,限制了行业进入的企业规模,竞争情况相对温和。


高端阀门市场则几乎被美国、欧洲、日本等国的阀门巨头垄断,中国的工业阀门企业参与不多。


这是因为研究高端阀门产品要求企业拥有雄厚的技术研发力量,包括建立专门的阀门材料实验室和工程实验室,配备顶尖的试验设备和行业经验丰富的研发人员,针对高磨损、高腐蚀、超高压、高压加氢、真空、超低温、超高温、有核等极端环境开发出解决方案。


客户要求严苛,技术含量高,质量要求严格,使得高端阀门市场进入壁垒较高。


但我们也不应该过分悲观。实际上,从2000年-2010年,中国基础建设飞速发展的阶段,对于阀门进口金额从单月3000万美元快速提升到超过5亿美元的水平。但最近十年,虽然设备投资依旧提升,但进口金额总体还是维持住了。


虽然进展缓慢,替代的脚步依旧在前行。


近500亿的进口市场


扎堆低端市场,国产产品缺席高端市场,这反映了中国工业阀门行业总体创新能力不够、技术水平较低,生产工艺较为落后的市场现状。技术、性能方面得不到有力改善,导致了市场低价竞争激烈,制约了中国阀门产品的有效提高。


另一方面,进口规模依旧庞大,而且赚取了行业大半利润。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2019年全年进口阀门超过10亿套,而进口总金额超过70亿美金,折合单套接近7万美金。这阀门可是一点都不便宜,而进口阀门的利润率还超过50%!


近两年通过研发创新以及贸易战的倒逼,国产厂家开始向中高端阀门领域进行冲击。就某些产品而言,国内产品其实具有研发实力,但是没有应用机会,贸易摩擦为国产阀门产品应用创造了机会,加速了进口替代进程。


而在传统成长方向,新一轮资本开始,也有望助力业内公司进一步做大蛋糕。


根据东吴证券测算,全球油气、炼油、电力和化工对工业阀门的需求最大,占比依次为15.3%、13.6%、13.5%和11.8%,上述4个领域占比合计约54.2%。


从2018年国内需求结构来看,化工、能源电力和石油天然气行业是阀门销售最主要的市场,其阀门的市场需求分别占国内工业阀门市场总需求的25.7%、20.1%和14.7%,合计占全部市场需求的60.5%。


下游大户人家在暴利之后进行新一轮升级改造,将极大利好行业设备公司。


而由于化工、冶金、核电等应用领域各自对于阀门存在对于工作压力、温度、大小、材质等方面的特殊要求,阀门产品本身具备强非标性,难以实现大批量自动化生产。


一般而言阀门投入占客户新增固定资产总投资的1~3%,单价不高,但寿命多在3~5年,工作场景较为恶劣的一年一换,后期存在较强的维修更换需求,因此具备一定的客户黏性。


近500亿的进口市场,这项冷门投资要火了


在传统领域,工业4.0的逐步落地,人工操作的阀门系统,被电动化、智能化取代。新设备同时集成流量测控的信息,将传感元件和执行元件高度集成化,进一步提升传统行业的工作效率,这也有望给工业阀门这棵老树,焕发出新的成长枝丫。


文章来源: 全景财经,中金企信国际咨询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