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财政部对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晶科能源有限公司总裁陈康平提出的“关于加快兑现存量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进行了回复。根据财政部复函,不适宜使用发行绿色债券的方式解决补贴拖欠问题。


绿色债券不宜启用


财政部复函认为,要“审慎研究”通过加快发行绿色债券解决补贴拖欠的问题。具体而言,财政部指出,特别国债是为了实现特定政策目标而发行的国债,历史上仅发行过三次,一般情况下市场领域主要依靠其自身调节解决,而不是由包括国债和特别国债在内的公共财政资金发挥作用,在非特殊时期或遇到特殊困难情况下,不宜启用。而且特别国债只计入国债余额,不列入年度财政赤字,因此要求有对应的资产和收益以保障还本付息。可再生能源补贴属于无偿的财政补贴,没有对应的偿债现金流,不符合特别国债发行条件。


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活了”,新能源企业才能活


而对于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财政部在此次回复中也明确提出,按照2019年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相关要求,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不得用于土地储备和房地产相关领域、债务置换以及可完全商业化运作的产业项目。通过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来解决补贴缺口,与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不符。


“无论是国债还是地方债,债券最核心的要求是有可以还本付息的现金流作为保障。”北京商道融绿咨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张睿表示,绿色债券是要将募集的资金专门用于支持符合规定的绿色产业、绿色项目或绿色经济活动。“只是资金用途有专门限制,但在其他方面还必须遵循债券类金融产品的一般规则。”


绿证、碳交易难有助益


“绿色债券”的路走不通,是否还有其他可行之策呢?财政部表示,下一步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通过绿证和碳排放权交易合理补贴新能源环境效益,为新能源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活了”,新能源企业才能活


然而,“提供有力支撑”并非弥补补贴缺口。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已经针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低价)上网项目核发了平价绿证。“以目前的交易情况看,价格约50元/个,与此前代替补贴的绿证相比,价格有较大幅度下降。平价绿证不再与国家财政补贴相挂钩,主要代表的是平价(低价)项目绿色环境价值。”


“以前的补贴绿证本来就卖不出去,成交量就那么一点点,而且对买家来说也没什么实际用途。”有行业专家表示,“随着平价绿证的上市,如果是企业或者个人想要一个使用绿电、清洁环保的证明,肯定要买更便宜的平价绿证。所以,补贴的问题通过绿证不可能解决。而碳交易应该只是可再生能源项目增收的一种方式,与国家补贴也没有直接关联。”


金融市场信心不足


针对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问题,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副主任陶冶建议专项专议。“让金融市场去创造新产品,比如国有企业把应收账款做成ABS,即资产支持证券化融资,类似的路径都是可行的。”


就在一个多月前,中国农业银行湖北孝感分行向中广核湖北大悟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授信“可再生能源补贴确权贷”6300万元,并发放首笔贷款950万元。这是全国金融机构发放的首笔“可再生能源补贴确权贷”。


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活了”,新能源企业才能活


推动补贴确权贷款落地


补贴确权贷款是国家政策层面专门针对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缺口大、拖欠时间长问题,帮助企业盘活应收账款流动性而推出的一种贷款模式,即企业通过已确权应收未收的财政补贴资金可向银行申请信贷支持。


今年2月,人民银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引导加大金融支持力度促进风电和光伏发电等行业健康有序发展的通知》,明确提出鼓励金融机构创新补贴确权贷款模式。为落实通知要求,人行广州分行结合广东沿海经济带、北部生态发展区可再生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较为集中的特点,着力引导金融机构为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所在企业发放补贴确权贷款,努力推动补贴确权贷款落地。


近年来,广东金融业不断加快绿色金融产品创新步伐,创新推出“可再生能源补贴确权贷款”“碳排放权抵押贷款”“光伏贷”“林链贷”等绿色信贷产品,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


文章来源: 方新闻网,中国能源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