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问周末哪件事情最火爆,除了某位明星在靖国神社面前拍照,那就是蔚来事故了。先讲个题外话,对于在靖国神社面前拍照,正如人民日报评论的那样,“身为公众人物,对历史常识如此匮乏,对民族苦难浑然不觉,太不应该。事关民族大义,不容任何试探,更不容有任何挑战。若明知故犯,就得付出沉重代价。”身为中国人,就该时刻拥护中国共产党,了解民族大义。


言归正传,周末,一个名为“美一好”的个人公众号发布讣告称:2021年8月12日下午2时,上善若水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意统天下餐饮管理公司创始人、美一好品牌管理公司创始人林文钦先生(昵称“萌剑客”),驾驶蔚来ES8汽车启用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后,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终年31岁。


消息迅速在网上传开,截至发稿,虽还未确定蔚来ES8及其NOP辅助驾驶功能是否是导致林文钦死亡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但网友纷纷对有关自动驾驶的安全问题展开了讨论。

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全自动驾驶,现阶段的“自动驾驶”真的安全吗?

“辅助驾驶”的锅谁来背?


“可以确定的是,事发时蔚来汽车正处于NOP状态。”蔚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在调查中,可以确定的是蔚来没有提供‘自动驾驶’服务。”


这也就意味着,“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并不划等号,辅助驾驶的场景下,驾驶员仍然是驾驶的主体。由此,此次事故的责任究竟在谁成了难题。


据悉,“NOP”全称Navigate On Pilot 。2020年9月底,蔚来汽车CEO李斌在北京车展前夕宣布,蔚来汽车将推出领航辅助功能NOP,蔚来将成为全球第二家实现领航辅助功能的汽车品牌。


按照美国汽车工程学会的等级分类,自动驾驶分为L1-L5在内的5个等级。蔚来的NOP是L2级的自动驾驶,只能叫作辅助驾驶,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国家法规,驾驶员不允许长时间双手离开方向盘。


但是,在实际宣传层面,很多车企却模糊掉了自动驾驶级别限定,比如蔚来、小鹏选择用类似“NOP“、“NGP”取代,或者部分车厂使用“L2.5级别自动驾驶”、“高阶自动驾驶”这样的字眼。这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导致车主对于自动驾驶车辆风险的忽视。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据报道,这是半个月来蔚来发生的第二起致死事故。


7月3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临港大道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蔚来EC6撞击石墩后车辆损毁严重并发生自燃,车主不幸遇难。这也是蔚来首次被公开的驾驶员身亡事件。

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全自动驾驶,现阶段的“自动驾驶”真的安全吗?

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全自动驾驶


正如官方回复的“NOP领航辅助不是自动驾驶”,客观来说,这并不是一句逃脱责任的说法。对此,我们先来了解一下NOP领航辅助到底是什么?全自动驾驶又是什么意思?


NOP,Navigate on Pilot领航辅助系统,从Navigate这个词就能知道,这套系统就是基于导航数据,让车辆实现从A点到B点的自主通行过程。


在高精地图覆盖范围内的高速公路及城市高架路环境中,车辆可以按照导航规划的路径,自动进出匝道和切换主干道,并根据道路限速和环境感知等信息自动调节车速、自主完成变换车道、超越慢车等动作。


其实,名字中的“辅助”二字,足以意味着驾驶员不能完全脱离、放弃对车辆的控制与介入。


事实上,目前几乎所有辅助驾驶系统都存在人为干预,也就是驾驶过程中,驾驶员要随时保持监控接管的状态。除此之外,目前在开放道路中能实现的领航辅助功能还限定了有高精地图数据的范围,基本可以理解为有条件的自动驾驶系统。


而全自动驾驶则有三个条件:1、不限定道路与环境条件;2、无需驾驶员和方向盘;3、无人驾驶系统完成所有操作。从技术和体验两方面来看,两者都存在很大差异,并且两者之间还存在高度自动化(特定道路和环境条件下,由无人驾驶系统完成所有操作,不需要驾驶员参与,系统具备安全处理方案)的L4级过渡阶段。

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全自动驾驶,现阶段的“自动驾驶”真的安全吗?

最重要的事:安全、安全、安全


按照目前的交通法规和责任认定的偏向,手离开方向盘是让责任增加的重要因素,无论是接电话、喝水还是观看电视,都被归类到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而对开启驾驶辅助系统而言,现阶段法律法规更是不会允许驾驶员长时间双手脱离方向盘,而这一点也是车企、厂商对用户反复强调的一点。


在这方面,小鹏做的非常出色,所有对用户的安全教育和提醒都前置到功能开启之前,在用户没有完整(不可快进)看完安全视频,并回答正确问题前,功能是无法开启的。这点希望所有有意开放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甚至是ADAS系统(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厂商,都应该普及应用,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感。


作为媒体的社会责任,爱卡的X-iTEST测试中也考虑到了在开启领航辅助或ADAS系统时,驾驶员发生昏迷或身体不适这种无法再对车辆进行接管的特殊情况。


从测试结果来看能够提供应急方案的厂商寥寥无几,凯迪拉克能够将车辆缓慢刹停、开启双闪并呼叫安吉星客服来确认驾驶员精神状态是非常出色的方案了;威马能够在缓慢刹停后锁死电门踏板,需要驾驶员通过转动方向盘解锁踏板也是非常优秀的案例。而大多数品牌车型则是自动取消了车道相关功能,但ACC自适应巡航功能还在正常工作,这样丢失横向的方向控制,但还保持纵向速度控制的设置,显然非常危险。希望各车企、OEM在竞相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同时,也要关注小概率事件的特殊需求。


对于驾驶辅助系统频发的事故,工信部在近期也发布了发布《关于加强智能网联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的意见》。《意见》共5个部分,主要在加强数据和网络安全管理、规范软件在线升级、加强产品管理三个部分提出了8项内容。其中,在规范软件在线升级问题上,《意见》要求:


1、企业实施在线升级活动前,应当确保汽车产品符合法律法规、技术标准及技术规范等相关要求,并向工信部备案。


2、升级涉及技术参数变更的,要求企业应提前向工信部申报。在线升级活动保证产品生产一致性。


3、未经审批,不得通过在线等软件升级方式新增或更新汽车自动驾驶功能。


在自动驾驶安全方面,《意见》还提出,企业生产具有驾驶辅助和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产品的,应当明确告知车辆功能及性能限制、驾驶员职责、人机交互设备指示信息、功能激活及退出方法和条件等信息。


此外,企业生产具有组合驾驶辅助功能的汽车产品的,还应采取脱手检测等技术措施,保障驾驶员始终在执行相应的动态驾驶任务;企业生产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产品的,应当确保汽车产品至少满足系统失效识别与安全响应、人机交互、数据记录、过程保障和模拟仿真等测试验证的要求。


文章来源: 资本邦,爱卡汽车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