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拟将持有的江苏斯威克 140423077 股股份(占斯威克本次转让前总股本的 50%)转让给由深圳燃气及其下属子公司深燃鲲鹏、远致富海、佳合投资拟共同出资设立的公司,此次交易总价为 18亿元。


然后,一石激起千层浪。


无论是坊间还是业内,对此事评论颇多,但无外乎是赔与赚的问题。


在此期间,东方日升饮鸩止渴说法有之,东方日升与深圳燃气协同发展说法有之,深圳燃气与斯威克双赢说法有之,东方日升高管团队不会算账坑了股民说法有之……


百亿资产打骨折价,遭18亿贱卖,这家光伏企业是咋啦?


为何在如此反响之下,依旧不见东方日升的回复。其实东方日升早已经给了官方答案——


一、交易有助于公司快速回笼资金,进一步盘活公司现有资产、拓宽融资渠道,使公司能够更加聚焦光伏组件、电池片主业,持续扩大核心产品的市场销售规模,巩固并提高公司在组件、电池片领域的市场地位,促进公司的长远发展。


二、有助于公司加强与深圳燃气的深度合作,促进双方互利共赢,协助公司打开华南市场,进一步扩展业务版图,从而实现资源的积累与市场占有率的扩大。


三、交易完成后,公司将仅持有江苏斯威克少数股权,一方面有利于江苏斯威克增强独立性,以进一步拓宽下游市场;另一方面,斯威克作为公司的参股公司,仍有助于公司与其业务的产业链协同,以保证原材料的稳定供应和品质保障。


最主要的一点:此次交易如果达成,根据东方日升初步测算,交易预计产生7.73亿元的税前利润。虽然最终的数额以审计结果为准,但此收益对于东方日升来说也着实不少了。


百亿资产打骨折价,遭18亿贱卖,这家光伏企业是咋啦?


不要忘记,2021年1月30日,东方日升发布的业绩预告彼时在业内可是被称为“暴雷事件”,其冲击力度可想而知。


“暴雷”的东方日升


依旧从东方日升的“暴雷事件”说起。


2021年一月末,东方日升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其内容显示,2020年预计盈利金额为1.6亿元-2.4亿元,对比2019年的9.74亿元,下降幅度在75.35-83.57%,扣非净利预计为亏损6000万-1.4亿。


2021年4月27日,东方日升披露年报显示,实现营收160.63 亿元,同比增长 11.5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 1.65 亿元,同比下降 83.02%;扣非净利亏损1.35亿元,同比下降116.37%。


最终业绩虽然在预测业绩范围之内,但却都是接近最差值。对于业绩的滑坡,东方日升将其归结为三点:辅材价格上涨、组件价格下降,导致公司毛利率同比下降;汇率影响;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影响金额增加。


百亿资产打骨折价,遭18亿贱卖,这家光伏企业是咋啦?


如果说业绩的惨淡对东方日升来说是一重打击,那么随着业绩预告的披露,33亿可转债被终止发行则是雪上加霜。


2020年6月,东方日升启动发行此次可转债,拟募资33亿元,用于年产2.5GW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项目、年产5GW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项目(一期)以及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创新中心项目。


33亿可转债的终止发行被坊间戏称为“煮熟的鸭子飞了”。


2021年2月5日,东方日升总裁谢健在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明确表示:“公司既定的年度战略发展目标不会改变”。


在2021年1月下旬可转债发行网上路演的时候,谢健表示如果几个在建项目进展顺利的话,2021年底的电池产能预计接近20GW,组件产能接近28GW。按照产能建设的进展,预计2021年的出货在15GW左右。


东方日升2020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东方日升组件产能为14.1GW,对于电池产能并未有明确的数据,有相关报道显示,东方日升的电池产能应该在7GW左右。


不知谢健所说的目标不变是否包括上述所说内容。


坊间对谢健的说法并不乐观。“用什么来支撑2021年的目标?!”某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卖血”的东方日升


业绩“暴雷”、可转债终止,如此之大的“坑”终归需要“填”的。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并且更好地生存下去,“卖血”或者成为有效的方式和手段。毕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对于为何要出售斯威克股份,且在诸多人眼中严重亏本的情况下出售斯威克股份,有人给出的答案是:在买方市场下,买家势必选择“绩优股”“潜力股”。如此这样,似乎也说得通。


正是这种理解方式为很多人提供了解读东方日升相继出售资产的理论支撑。坊间似乎也很愿意接受此种解释。


其实具体原因如何,东方日升在公告中已经表明——聚焦主业。


从东方日升的年报中不难发现,其主业应该主要为光伏电池和组件,2020年其营收额约为117.78亿元,占总营收的73.33%。


在“双碳”目标下,抓主业,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并没有不对。虽然东方日升近年在全球组件出货量十强排行榜中位置并不靠前,但是能够进入榜单,就已经能够说明东方日升的实力。


在日前PVInfoLink公布的2021年上半年全球组件出货量十强榜单中,东方日升位居第七位。


但此种说法又被坊间质疑。虽然胶膜为辅材,但在2020年胶膜价格飙升,也曾如光伏玻璃一样一平难求,而且2020年胶膜为东方日升创造了17.84亿的营收,占总营收的11.10%,仅次于“电池及组件”板块,为第二大营收板块。


斯威克在胶膜行业的地位举足轻重,仅落后于胶膜巨头福斯特。2019年相关数据显示,福斯特全球市占率达50%,位居首位;斯威克全球市占率达11%,位居次席。其官网显示,目前年产能已达到4.8亿平方米。


斯威克的业绩也呈现明显上升趋势。在2018-2020 年三年中,斯威克营收分别为 16.4 亿元、17 亿元、21.9 亿元,净利润为 7198.25 万元、1.2 亿元、2.6 亿元。2021年 1-4 月,斯威克经审核的净利已近达7880万。所以,在2020年,大家都较为看好东方日升将斯威克分拆上市的前景。不过随着东方日升2021年业绩的出炉,分拆上市最终“折戟沉沙”。


也正是由此,衍生出了深圳燃气与斯威克双赢的观点。其认为“改换门庭”的斯威克或将很快实现上市。东方日升在公告中也有“由于公司与其他组件厂商具有竞争关系,一定程度上局限了江苏斯威克市场空间的完全打开”的说法。


对于东方日升交易斯威克股份是亏是赚各有判断。但如其公告中所说,斯威克作为公司的参股公司,仍有助于公司与其业务的产业链协同,以保证原材料的稳定供应和品质保障。简单理解或者就是,斯威克仍将保证东方日升的胶膜需求供应。


目的为何?


在公告中,针对出售江苏斯威克股权,东方日升给出了三点理由,分别为回笼资金聚焦核心业务、与深圳燃气建立深度战略合作、增强江苏斯维特独立性。


观察东方日升财务指标发现,近三年来,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始终较高,长短期偿债能力均不佳。近三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5.26%、63.42%、65.63%,速动比率分别为0.88、0.79、0.86。


或是为了缓解紧张的财务状况,2020年东方日升曾想推动江苏斯威克上市,但由于2020年净利润为负,这一计划落空,同样是由于20年净利润为负,东方日升的30亿可转债也同样没能成功发行。


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售资产回笼资金成为摆在东方日升面前的一条路。


资料显示,2021年6月17日,东方日升披露拟作价3.55亿元对外转让参股公司江苏九九久部分股权,6月26日,又拟作价5.79亿元对外转让宁海新电等多个光伏项目公司股权。对此,本次证监会问询中要求公司结合生产经营资金需求说明回笼资金的必要性。


出售目的中还提及了增强江苏斯威克的独立性。《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这一独立性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一方面由于东方日升与其他组件厂商具有竞争关系,江苏斯威克作为东方日升的控股子公司,一定程度上局限了前者市场空间的完全打开;另一方面,完成本次交易后,东方日升不再是江苏斯威克的控股股东,江苏斯威克可以摆脱之前存在的障碍,或会继续IPO之路。


除了上述理由,东方日升本次资产出售或有完成股权激励的目的。据了解,东方日升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发布了“股权激励”计划,2021年至2023年的净利润考核成绩分别是12亿、15亿、20亿。今年一季度公司的净利润只有7574万,仅依靠主营业务收入完成业绩指标存在难度,而仅依靠本次交易东方日升就可获得超7亿元的税前利润。但问题在于,东方日升今后两年的业绩指标如何完成?


值得关注的是,在收获三连板后,深圳燃气发布公告称,此次收购交易仍可能因无法通过交易双方股东大会审议、项目投资公司无法如期设立、斯威克有优先受让权的股东不放弃优先受让权等问题而无法实施。


4月28日,东方日升发布一季度报。公告显示:东方日升2021年Q1实现营收38.5亿,同比增长11.4%;实现归母净利润5590.1万,同比下降68.3%。


不理想的一季度业绩,伴随着并不如预期的装机量,坊间并不看好东方日升上半年的业绩,随之而来便是东方日升更大的压力。相继出售资产带来的收益,以及硅料价格相继下调、装机旺季的到来,伴随着装机量的提升,不知东方日升能否在年底带来更好的业绩。


文章来源: 投资时报,世纪新能源网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