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盐湖开盘一分钟,临时停牌一小时!在万众瞩目之下,ST盐湖王者归来!有没有和小编一样看股市的?从预设价格15到一下子飙到33,再到开盘价39.22,开盘一分钟,又临时停牌一分钟,可以说是非常的刺激!


新能源热度已经烧到了上游资源端,锂金属成为备受追捧的明星。今年以来锂精矿价格连续上涨,伴随着锂电产业链供应瓶颈上移,锂矿厂和锂盐厂的话语权重心也悄然转变。

钾肥之王王者归来!ST盐湖开盘一分钟停牌一小时,何去何从?

而值得注意的是,*ST盐湖(000792)8月9日晚间公告,公司股票自8月10日起恢复上市,股票简称“盐湖股份”。公司股票恢复上市首日即时行情显示的前收盘价为公司股票停牌前一日的收盘价,即8.84元/股。公司股票恢复上市首日不实行价格涨跌幅限制,公司股票自恢复上市次一交易日起,日涨跌幅限制为10%。


从持股情况看,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7.53亿股, 占比13.86%,为第一大股东,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5.71亿股,占比10.52%。


*ST盐湖发布风险警示称,公司主营产品为氯化钾,属于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该行业与经济周期的相关性较为密切;北美三大钾肥生产厂商和东欧两大钾肥生产厂商垄断了全球约 75%的钾肥产能,是钾肥行业的寡头,对钾肥定价有较强的影响力,这些寡头厂商可能出于自身利益而调控钾肥价格;钾肥的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废液、废渣、污水及粉尘,公司的盐田、卤渠、生产车间及配套措施均符合环境保护政策的相关要求。


2019年4月,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由“盐湖股份”变更为“*ST盐湖”,2020年4月29日,*ST盐湖股价定格在8.84元/股,总市值为480亿元,自此开始停牌。盐湖股份1997年上市,2008年股价一度达到65.91元/股,市值超过千亿元,比肩彼时的贵州茅台。


作为A股的“钾肥之王”,如此赚钱生意,公司却在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41.6亿元和34.5亿元,2019年以巨亏458.6亿的金额坐上当年A股亏损王的位置。


锂价飙涨竞拍模式冲击原有定价机制


7月29日,澳洲主力锂矿厂Pilbara的首次线上拍卖将市场情绪推至高点,1万吨5.5%品位的锂精矿拍出1250美元/吨的高价。相对公司650美元/吨的长单价格近乎翻倍。今年3月以来,锂精矿价格快速走升,综合市场数据,锂精矿价格从今年3月约430美元/吨涨至目前超700美元/吨,涨幅已超60%。


锂精矿涨价将继续传导至下游锂盐价格,根据多家券商测算,此次拍卖标的到岸价至少1300美元/吨,对应碳酸锂含税成本约10万元/吨,相比当前9万元/吨的市场价格仍有上涨空间。


机构普遍预期锂价高位运行将至少持续到明年下半年,其中比较“激进”的国泰君安在研报中喊出“锂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将今年下半年锂盐价格看高至历史前高18万元/吨。


作为锂电池的主要原材料之一,锂金属无疑已经走入了高景气周期。五矿证券分析师孙景文告诉记者,回顾历史,大部分金属牛市行情都伴随着需求侧主导型的变化,锂价上涨的主要因素同样来自需求端。


锂金属下游应用电动车市场正处在加速扩张的阶段。2021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量达120.6万辆,同比暴增200%,几乎相当于2019年全年的水平;在严格的碳排放罚款和高额补贴之下,欧洲也逐渐成为电动车增长沃土;美国总统拜登带来的政策转向逐渐落地,近期计划签署行政令要求到2030年美国电动车的比例必须达到新车销售量的40%-50%。


极大的市场空间摆在眼前,锂电产业链纷纷开足马力扩产,动力电池将成为锂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安信证券预测,2021-2025 年全球锂需求将从 43.4 万吨增至 92.43 万吨,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21%,其中,动力电池领域的锂需求增长率为35%,占比将从26%提升至60%。


然而,锂资源供应侧难以跟上需求起量的速度。安信证券研报指出,在供给主力澳矿端看,2021年澳矿增量以建成产能为主,主要包括泰利森二期60万吨已建成产能投产,以及MtCattlin和Pilbara前期因需求低迷主动减产后的复产。此外,部分矿企在价格刺激下已经开始做扩产规划,但多处于融资阶段,预计澳矿短期内增量有限。


“锂矿开采成本中值在400-450美元/吨,目前的锂矿价格对矿企有很强的价格激励。但是澳洲疫情影响产能上线速度,南美盐湖开采也同样受到疫情干扰,且盐湖新项目至少需要24个月周期,很难迅速放量影响价格。另外,金属行业都处在景气周期,造成招工难,新项目推进速度低于预期。”孙景文分析称。


在紧张的供求关系下,Pilbara拍出的1250美元/吨高价被视作锂精矿的价格信号。鑫椤资讯一位锂电研究员告诉记者,业内对此次拍卖观点有所分歧,一部分则认为高价体现了锂矿资源的紧缺和对未来价格的看好,但也有观点认为竞拍背后可能有资本运作,想拍出高价把锂精矿炒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竞拍仅限于散货,并不影响已经签约的长单价格。但在孙景文看来,竞拍高价不只是短期的情绪反应,更深远的影响在于锂矿定价机制的改变。“此前定价主要基于生产成本和中国锂盐价格,以此选一个比例做公式定价。这些协议基本在2019-2020年行业底部签订,所以条款对中国锂盐厂是整体有利的。但现在产业链真正的瓶颈在资源而非锂盐环节,竞标模式会彻底打开锂矿价格的上行空间,甚至导致一些泡沫出现。虽然此次拍卖只是边际的量,但会对接下来新投产能、长单调价不排除形成示范效应,这是中国锂行业值得警惕的。”


掘金锂矿高资源自给率标的受青睐


锂价高涨之际,锂矿资源引来产业投资者的关注,而手中已经紧握稳定资源供应的公司成为资金追捧对象。


传统矿产龙头紫金矿业(601899)把眼光投向了新能源金属。公司董事长陈景河近日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公司将在国内外寻求开发锂矿机会,未来计划收购一些项目与矿山资产,并打通从锂上游资源到材料的全产业链。


上述私募投资人士表示,紫金矿业其实长期在关注新能源金属,在此前的多次股东大会和对外交流中已经有所体现。最近一次在7月9日,紫金矿业召开董事会战略与可持续发展(ESG)委员会会议,认为公司过去长期专注矿业勘探与开发,未来要向新能源、新材料延伸,并设立紫金矿业新能源新材料研究院。


紫金矿业在矿石和盐湖两个方向都将展开探索。在8月2日举行的中报交流会上,公司负责人称,盐湖方面,紫金矿业的湿法冶金项目是技术核心,有技术沉淀,很多技术上是相通的,因此有信心做一些相关工作;矿山方面,紫金矿业也长期在做,金属产品的矿山和现有业务结合度较高,公司认为和目前开锂矿的公司相比具有竞争力。


不过,紫金矿业当晚公告称,有关锂等新能源矿种的布局是基于公司战略上的初步规划,没有具体的时间进度表和具体项目安排。“他们现在也认为市场热度太高,后面可能会降温,所以会等到成本更低的时候再去买矿。”上述私募投资人士称。


目前,澳洲锂矿和南美盐湖是全球锂资源供应主力。根据五矿证券数据,从形态分布来看,全球盐湖锂、矿石锂以及黏土锂分别占比58%、26%和7%;以地域分布来看,智利、澳大利亚在全球探明锂储量中占比分别为44%、22%,中国以7%的占比位居第三。


“全球还有很多锂资源项目待开发,特别是在非洲刚果(金)、北美、南美等地区。在ESG和全球碳中和趋势下,传统矿业公司布局电池金属的意愿在显著增强,但是他们并不会贸然过去,再好的品种也有周期属性,他们一定会围绕矿业周期选择合适的时点;如果确实有不同错过的好项目,他们可能也会有意愿去布局,关键要看项目质量。”孙景文表示。


对于国内锂资源开发,孙景文认为,中国缺少世界级高品位资源,但整体资源储量排名靠前,且锂资源的品类比较丰富。其中,青海盐湖提锂处在快速发展期,各大主力盐湖都找到了合适的提锂路径,已经进入从1到N的发展阶段,除了扩大产能,产品品质和附加值也在持续优化;西藏受制于环保因素,短期内不能寄希望于遍地开花,但优质的标杆项目进展值得期待;四川锂辉石矿的资源潜力大,但开采同样要在环保和战略资源开发之间寻找兼顾平衡的方案;江西锂云母工艺取得突破、逐步成熟,但由于是低品位资源,未来持续做大规模的挑战在于综合利用和副产品处理。


在现有锂资源相对紧缺的条件下,资源自给率高以及矿山并购预期强的锂矿标的受到看好。以国内锂业龙头天齐锂业(002466)为例,公司最核心的资源是澳洲锂辉石矿泰利森,其锂精矿根据天齐锂业子公司及美国雅宝两位股东的需求进行规划生产,不对外销售。


此外,天齐锂业在四川雅江措拉和西藏扎布耶盐湖拥有的矿权也受到关注。公司曾回应投资者称,雅江措拉锂辉石矿矿石量折合碳酸锂当量约63万吨,目前该矿处于缓建状态;扎布耶盐湖拥有约183万吨碳酸锂当量的盐湖锂资源量,公司通过参股20%的股权实现对国内优质盐湖锂资源的布局,目前西藏矿业正在展开扎布耶项目前期相关工作。


“天齐锂业的资源自给是能够保证的,赣锋锂业资源也相对充足,但如果明年氢氧化锂产能按照规划上量,可能会出现锂资源缺口。此外,永兴材料的锂云母和青海盐湖的盐湖资源目前暂时不缺,而其他公司或多或少都会面临缺口问题。”上述锂电研究员表示。


二级市场已经反映出乐观预期。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002460)连带雅化集团(002497)、永兴材料(002756)等锂业上市公司在上周纷纷创下历史新高,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今年以来累计涨幅已经分别达到169%和80%。盐湖提锂风口正劲,即将在8月10日恢复上市的*ST盐湖(000792)也引发一波市场热度,被给予“复出大涨”的期待。


不过,快速累积的涨幅中也隐藏着风险。上述私募投资人士认为,中长期的不确定性还有很多,比如锂矿开采的技术进步需要时间,中国、非洲等地的锂矿开采陆续推进也会对全球供应格局带来变化,“现在股票价格可能已经提前兑现到2023年,前提假设是产能放量、价格维持高位,并且还能给到30倍PE的高估值。但如果两三年后锂矿被广泛开采,它就不再是一个稀缺的能源金属了,就没有那么多故事了,那估值可能就和现在的铝、铜差不多。”


布局上游电池厂入股矿企保障供应


对供应链最敏锐的锂电下游企业早已展开了资源端的布局,多家电池厂在近些年陆续入股锂矿企业,这一趋势成为影响产业链格局的一大变量。


经过前后几轮扩产,亿纬锂能动力电池逐渐迎来产能释放,在一体化战略之下也进一步向上游延伸。7月9日,亿纬锂能宣布将收购锂矿企业股权以布局锂资源,公司控股股东亿纬控股拟收购大华化工29%股权,亿纬锂能拟出资1.1亿元收购大华化工5%股权。大华化工是盐湖资源企业,拥有大柴旦盐湖采矿权,开采矿种有硼矿、钾矿、湖盐、锂、溴,其中大柴旦盐湖的氯化锂储量为29.39万吨。


今年3月,国轩高科(002074)就与宜春市矿业共同出资1亿元元设立合资公司宜春国轩矿业有限公司,其中,国轩高科出资510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51%。国轩高科在公告中表现出对锂原料广阔的市场前景的看好,并表示布局上游锂资源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公司生产成本控制,抵御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


国内动力电池龙头宁德时代(300750)也早已开展在锂矿资源方面的布局,在2019年和2020年先后入股锂矿商。2019年,宁德时代宁德时代还以2.63亿元的价格认购了澳洲锂矿商Pilbara的8.5%股权;2020年第四季度,公司再次斥资约4400万元,战略投资加拿大锂盐开发商Neo Lithium,预计将持股8%,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宁德时代曾回应投资者关于保障锂资源供应时表示:“我们将结合短、中、长期的需求,采取长协、投资、期货等各种方式、在全球各个地域进行布局。”


“下游企业布局锂矿资源并不是新鲜事,都是为了争取全产业链的自主可控。参考国内钢铁产业,虽然产量很大,但大部分利润都被澳大利亚铁矿石厂商赚走了,现在新能源车发展火爆,但澳大利亚又是一个锂矿的主力供应地区,因此从国家战略的角度也有意愿鼓励这些企业去掌控更多上游资源。”上述私募投资人士称。


这一趋势或将改变中游企业的地位。上述锂电研究员表示,对于有能力的电池厂来说,布局矿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将价格掌握在自己手里,但与此同时,中游冶炼厂、材料企业已经感受到威胁,它们可能会变成纯粹的加工企业,只能收取相对透明的加工费。


不过,在孙景文看来,电池厂想要实现较大比例的资源内供依然存在难度。“布局锂资源反映了近几年电池厂因为订单饱满产生的资源焦虑,但资源开采和投资的逻辑与电池甚至整车制造还是有很大差异,需要有专业团队来操作。布局锂资源有必要,但是是否一定要自己去主导控制值得探讨,采用签订长单、间接投资等方式也是可取的模式。”孙景文称。

钾肥之王王者归来!ST盐湖开盘一分钟停牌一小时,何去何从?

缺口危机钠离子电池或成备选方案


新能源市场带火的不仅是锂,钴、镍等金属也迎来一波价格涨势。据百川盈孚数据,8月5日国内硫酸钴均价为8.15万元/吨,相比年初上涨40%;沪镍在今年2月22日创下14.9万元/吨的历史最高价,7月30日价格再次来到14.88万元/吨的高位。


钴镍领域同样存在下游企业向资源端延伸的趋势。宁德时代在今年4月宣布以近9亿元入股非洲世界级铜钴矿;特斯拉则在7月宣布与国际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N)签订镍供应协议,将从必和必拓位于西澳大利亚的子公司西部镍业获取镍。


不过,这两种金属的价格走势并非像锂一样坚挺。随着市场对南非钴原料供应担忧的环节,国际钴价略有走弱,虽然钴中间品价格稳定运行,但百川盈孚预计短期内硫酸钴市场价格会继续下滑,三季度行情将不及预期。今年3月初,因不锈钢生产商青山控股签订共10万吨的镍供应协议,引发市场对镍供应过剩的担忧,进而导致国内外镍期货价格应声大跌,直到最近才逐渐回升到2月份高位。


“金属品种表现好坏核心要看供需之间撕裂的程度,其中关键因素就是是否具备需求刚性。”孙景文分析称,对于钴而言,三元电池高镍化趋势是清晰的,此外钴资源过度稀缺,且过度集中在刚果(金)地区和嘉能可一家巨头手中,供应链相对脆弱。如果钴价涨幅过高,会加速高镍低钴或磷酸铁锂的替代,反而维持在30万元-40万元/吨的价格更有利于长期发展。镍金属超过70%的应用还是在不锈钢领域,整体电池占比不到10%,拉动作用还不够明显。此外,钴镍三元体系近年来还面临磷酸铁锂体系的竞争。


相比之下,锂金属显得更加不可或缺。锂作为电极电势最低、最轻的金属元素,是天生的电池金属,甚至被称为“白色石油”。


然而,对锂金属的需求刚性不仅造成了短期缺口,还加剧了资源长期紧张的担忧。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锂业分会秘书长张江峰提供的数据,全球锂资源量折合4.58亿吨碳酸锂当量,储量折合1.12亿吨碳酸锂当量,以70%的比例计算控制储量大约有7800万吨。


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据此测算,上述控制储量在当前电池技术下大致能生产120TWh的锂电池,在碳中和时代每年对锂电池的需求量可能会超过30TWh(前提是那个时候只有锂电一种合适的技术),如果不考虑锂的回收,以现有控制储量来看,锂资源只能满足4年的生产,控制储量即便翻番也不够。不过,全球探明储量仍在不断增长,若地下卤水锂资源能够得到低成本开采,或将填补锂资源缺口。


在锂资源短缺的担忧日益升温时,宁德时代推出了第一代钠离子电池,其单体电芯能量密度为160Wh/kg,略低于磷酸铁锂电池,但是低温性能和快充优势明显。宁德时代在发布会上称钠离子的电池配套产业链体系有望在2023年基本形成。


业内人士认为,钠离子电池能够对锂电池形成一定补充,但受限于能量密度只能应用在小动力或储能等领域,且大规模商业化仍需时日,不改锂产业中长期景气周期。


在墨柯看来,钠离子电池技术发展的确定性和锂离子电池相当,因为钠的化学性质、电池工作原理都和锂非常相似,“这意味着走弯路的可能性较小,容易吸引更多的科研机构、企业和资本加入到钠离子电池技术和产业的发展中来。”


此外,降本空间是钠离子电池与现有技术路线形成竞争的关键。墨柯表示,磷酸铁锂电池单体成本目前已经可以做到0.4元/Wh的水平,据测算钠离子电池成本理论上可以做到0.26元/Wh,但仍需要实践检验。


“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明显低于三元电池,但是因为成本比三元电池每kWh低100多元,在材料价格普涨导致成本矛盾日益突出的今天,让很多车企在逐步放弃三元而改用磷酸铁锂,甚至在对电池能量密度要求最高的纯电动乘用车市场也是如此。如果有朝一日钠离子电池的成本比磷酸铁锂电池低100元/kWh,而能量密度差不了多少,那么,今天发生在磷酸铁锂电池身上的事情,将来为什么就不能在钠离子电池身上发生呢?”墨柯表示。


文章来源: AI财经社,证券时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