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拯救”微软的人,又一次被寄予厚望。


继比尔·盖茨之后,市值超19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2万亿元)的微软又将诞生一位绝对的“一号人物”。当地时间周三,微软董事会宣布,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将接替约翰·汤普森,担任新任董事长。


这意味着,纳德拉将兼任微软的董事长、CEO,这是继比尔·盖茨辞任CEO后,微软20年来的第一人。他在担任CEO期间,曾率领微软度过了最危险的“中年危机”,7年时间微软的总市值增长了169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1万亿元)。


在比尔·盖茨彻底离开微软之时,纳德拉又一次被寄予厚望,他会将这艘科技巨型航母带向何处?


微软的绝对“一号人物”


6月17日消息,微软于当地时间周三宣布,董事会已全票通过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 (Satya Nadella) 担任新任董事长,他将接替约翰·汤普森 (John Thompson) 执掌这家全球科技巨头。

重磅!微软换帅了: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成绝对“一号人物”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


纳德拉上任后,将成为微软绝对的“一号人物”,一人兼任CEO与董事长,这是继2000年比尔·盖茨辞任CEO后,微软20年来的第一人。


现年54岁的纳德拉出生于印度第六大城市海得拉巴,在班加罗尔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后便移居美国,获得威斯康星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芝加哥大学MBA学位后,他于1992年进入微软,纳德拉曾在Windows、Office等多个业务部门工作,先后领导微软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SQL Server数据库、Azure云计算等业务,历经比尔·盖茨、鲍尔默两任领导,是当前微软中资历丰富的“老人”。


2014年2月,纳德拉升任微软CEO,当时的微软几乎是一个日渐没落的帝国,错失移动互联网大潮,又面临PC时代的衰落,纳德拉可谓是临危受命。就任的第一天,他在全员邮件中写到,“这个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尊重创新”。


他在担任微软CEO期间,展现出了绝佳的战略眼光和把握机会的能力,将微软的战略重心聚焦于云计算、移动软件和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把微软从手机和互联网搜索市场的失败中恢复过来,经营业绩从重新实现了高速增长,成功度过了“中年危机”,这在全球商业史上非常少见,纳德拉在这段时期扮演了核心的角色。


2014年至今,微软的营收由778亿美元增长至1430亿美元,云计算成为了微软业务增长的重要推动力,期间微软的股价更是上涨高达699.3%,成了微软上市以来涨幅最迅猛的一段时期,微软的总市值也累计增长了169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1057亿元),现在的微软已经成为仅次于苹果的全球第二大上市公司。

重磅!微软换帅了: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成绝对“一号人物”

正是得益于这段时期的管理成绩,微软董事会表示,纳德拉有着对业务的深刻理解,善于把握战略机会,并有能力甄别和化解微软的经营风险,这也令所有董事会成员为他投出了赞成票。


据微软内部人士描述,纳德拉的做事风格较为温和,非常爱看书,他的办公室几乎被书籍占满了,对新鲜事物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在微软提倡所有人看书、接受新鲜事物,与人沟通时的同理心很强。


纳德拉曾在《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讲述了微软的转型之路,其提出了刷新的三个重要步骤:拥抱同理心,培养“无所不学”的求知欲,以及建立成长型思维。


目前,纳德拉持有微软股份数量为160万股,对应市值约为4.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5亿元)。对于纳德拉而言,微软董事长兼任CEO将是职业生涯的全新里程碑,也将是微软的一个新点。


据悉,微软的前董事长约翰·汤普森将继续留任公司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其在出任微软董事长之前,曾是赛门铁克公司的董事长。

重磅!微软换帅了: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成绝对“一号人物”

比尔·盖茨的事业、婚姻都走到了终点?


董事长、CEO一肩挑的纳德拉,不免令人联想到上一位同时担任这2个职位的比尔·盖茨。目前,微软正在应对涉及比尔·盖茨的调查结果。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消息,微软董事会成员认为,比尔·盖茨需要卸任董事,因为董事会正在调查比尔·盖茨与一名女性微软雇员先前发生的恋爱关系,这段关系发生在其担任董事会主席期间。


据知情人士表示,在调查期间,微软的部分董事会成员认为,比尔·盖茨不再适合担任他创办并领导了数十年的软件公司的董事职务,比尔·盖茨应在董事会调查完成之前辞职。


这也意味着,这位一手创办微软的亿万富翁,现如今在微软的董事会上已经没有了“一席之地”。目前,比尔·盖茨仍然是微软的重要股东之一,虽然仅拥有1.3%的股份,但价值252亿美元。


其实,当时担任CEO的纳德拉已经确认知晓比尔·盖茨的这段关系,其也制定了一系列措施,试图重建了微软的办公室文化。


回顾比尔·盖茨掌舵微软时期,非常可惜地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浪潮,这也成了比尔·盖茨事业生涯中最大的遗憾之一。比尔·盖茨曾公开承认,错失智能手机系统是他最大的失误,这个系统价值4000亿美元。他说:“在软件世界,特别是在平台上,这些都是赢家通吃的市场。我犯的最大错误,就是由于我管理不善,导致微软没能占据后来Android系统那样的地位。”


盖茨认为,原本微软获胜是很自然的事情。2008年,谷歌才发布了Android 1.0系统。而1999年,微软就推出了第一代移动操作系统Windows CE 1.0。


除了微软的事业,比尔·盖茨的27年婚姻也将要走到终点。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5月14日,比尔·盖茨夫妇离婚案在华盛顿州举行了首次听证会,离婚判决日为2022年4月4日。


盖茨、纳德拉,微软的2个时代


比尔·盖茨、纳德拉掌舵微软,几乎横跨了2个时代,比尔·盖茨的PC时代,微软曾独霸全球,尽管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浪潮,但在纳德拉的率领下,微软成功跻身到了全球云计算领域的顶端,并在移动软件、人工智能等领域取得领先优势,令微软实现了二次腾飞。


回顾近20年来美国市值最高公司的变化:1999年前五名分别为微软、通用电气、思科、埃克森美孚、沃尔玛;2021年6月前五名分别为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微软成为了唯一一家“常青树”。


从业绩数据看,2020财年,苹果的营收为2745.2亿美元,净利润574.1亿美元;亚马逊的营收3860.6亿美元,净利润213.3亿美元;微软的营收为1430.15亿美元,净利润却有442.8亿美元,微软仍然是世界上最赚钱多的公司之一。


“微软帝国”之所以固若金汤,很大程度得益于其软件收入,尤其是Windows操作系统和Ofiice,并将过去的购买模式改为付费订阅服务,犹如印钞机般的存在。


而微软业务矩阵中更大的增长点,是云计算业务,正是纳德拉全力聚焦的核心业务之一。其在上任CEO之初,便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微软全体员工阐释了“云为先”的战略,并上线了微软Azure云服务。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发布的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调研数据,微软的市场份额为19.7%,排名第二,仅次于亚马逊。


2020财年,微软的云计算业务收入达到483.66亿美元,首次超过了个人电脑业务的营收规模,同比增速仍达到24%。云计算业务增加了微软的成长性、稳定性,且盈利能力也持续改善,微软的运营利润率已经从2015年低点的30%上升至当前的37%,营收增速亦回升至双位数水平,而这也是二级市场给予其高估值的主要原因。


文章来源: 券商中国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