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贝壳找房发布讣告称,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于2021年5月20日去世。

贝壳创始人左晖因病去世,起底他是如何从一名客服做到4000亿帝国创始人的?

左晖生于1971年,自2001年创办链家以来,20年时间,又相继创办了自如、贝壳找房。并且在2020年8月,贝壳找房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截至5月19日,贝壳找房市值59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00亿元。而从贝壳2020年交易额来看,更是高达3万亿元。


另据媒体报道,关于左晖去世的病因,贝壳找房内部人士称:“肺癌,应该有段时间了。”


公开资料显示,左晖(1971年1月-2021年5月20日),2001年创办链家,2011年创办自如网,2014年创办链家网。


2020年,以1374.5亿元财富位列《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5位。


如今,左晖年仅50岁去世,其身后的庞大资产,以及这一万亿级的地产交易平台该何去何从?


左晖去世


5月20日,贝壳找房订阅号发布讣告称,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去世。

贝壳创始人左晖因病去世,起底他是如何从一名客服做到4000亿帝国创始人的?

(来源:贝壳找房订阅号)


随后,贝壳CEO彭永东发文《别老左》,称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彭永东表示,极其有幸和老左一起开创事业,一起奋斗拼搏,一起改变行业。老左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的坚持长期主义,团结一心为新居住产业发展做难而正确的事!


左晖生于1971年,本科就读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及应用专业。1992年,左晖从北京化工大学毕业,成了一名“北漂”,开始了北漂生活。当时,大学毕业包分配,左晖被分配到北京郊区的一家工厂工作,没过多久,他从工厂离职,自谋出路。


左晖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软件公司当客服,每天接待各种投诉电话。一干三年,他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当客服,于是转做销售,但业绩平平。随后,左晖又投身于保险行业,据悉,卖保险时,左晖一天打100多个电话,跑10多家公司,在谁面前都要低头。


当过客服,做过销售,卖过保险,但这些始终不是左晖真正想做的事。直到2001年,他创办了链家,扎根二手房买卖业务,人生仿佛坐上了“顺风车”,并迎来了高光时刻。


公开资料显示,自创办链家以来,左晖曾任链家董事长、中国房地产估价师与房地产经纪人学会副会长、北京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副会长、全联房地产商会副会长。截至5月20日,左晖担任贝壳找房创始人、董事长。


2020年,左晖以1374.5亿元财富位列《2020年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15位。2021年4月,福布斯全球富豪榜发布,左晖以155亿美元财富位列榜单第128名。


跑马圈地,一家独大


在《别老左》中,彭永东指出,20年时间,从链家到贝壳,从线下到线上,老左带领我们,以“有尊严的服务者,更美好的居住”为使命,始终践行“客户至上、诚实可信、合作共赢、拼搏进取”的价值观,为推动行业进步和提升服务品质付出无尽的努力。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从链家,到自如,再到贝壳找房,左晖用互联网思维一次次颠覆国内的房地产服务行业,并借此实现了千亿资本版图的布局。


企查查APP显示,左晖关联企业共685家,其中链家、贝壳实力不容小觑。


作为左晖的创业首秀,链家自成立以来,提供二手房、新房、租房、旅居房产、海外房产等房产交易服务,截至目前,链家已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天津、成都等28个城市和地区,全国直营门店数量超8000家,旗下经纪人近15万人。


链家官网显示,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买方、卖方、经纪人的连接与互通,实现线上线下环环相扣,形成房产服务闭环。简言之,链家就是垂直房产中介领域的O2O(线上线下一体化)公司。


2018年4月,链家正式推出贝壳找房。与链家传统的经营路线不同,贝壳致力于打造居住服务平台,主张将链家的经营管理系统和大量真实房源信息共享给同行,而其他房产中介公司则需要入驻贝壳找房,做贝壳找房的“卖家”。

贝壳创始人左晖因病去世,起底他是如何从一名客服做到4000亿帝国创始人的?

贝壳成立以来,背靠链家不断在市场上“跑马圈地”。2018年底,贝壳连接了121个房产经纪品牌,1.96万家门店,和16.8万经纪人。到了2020年6月,贝壳连接了逾250个房产经纪品牌,拥有超过4.2万家门店和45.6万名经纪人。


2020年8月,贝壳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今年3月16日,贝壳发布的2020年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全年营业收入为705亿元,净利润为27.78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7.2亿元,同比增长245.4%。


同时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门店数量约为4.7万家,经纪人人数约为49.31万人,同比均实现较大幅度增长。


2020年贝壳找房全年完成存量房交易的GTV为1.94万亿元,同比增长49.5%;全年存量房营业收入为306亿元,同比增长24.4%。在新房业务上,贝壳找房2020年全年GTV为1.38万亿,同比增长85%。


截至5月19日,贝壳找房股价为50.26美元/股,市值59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00亿元。


企查查显示,贝壳找房关联公司为天津小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彭永东,企查查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左晖,最终受益股份约为94.38%。


随着左晖去世,贝壳董事会将对公司治理和相关事宜作出适当安排,并在两周内适时公布。然而,失去了灵魂人物,链家、贝壳又将何去何从?


变局丛生,何去何从?

贝壳创始人左晖因病去世,起底他是如何从一名客服做到4000亿帝国创始人的?

从2001年到2021年,左晖一手将创办的链家、贝壳打造成业内头部品牌。然而在迅猛发展的同时,也伴随着不少质疑的声音,二手房买卖、租赁中介服务费是否过高,贝壳找房是否构成垄断,常常成为外界及同行“抨击”的重点。


今年年初,重庆链家、重庆贝壳找房调整二手房买卖的中介服务费,由以前的只向买家收费变为向买卖双方收费,中介费合计由2%调整为3%的做法,引发热议。


这已不是贝壳、链家第一次实施双边收费机制,也并非首次收取合计3%的中介费。


早在去年11月,贝壳在深圳就提出了双边收费的机制,即业主中介费不高于总房款1%,购房者中介费不高于2%。除了重庆、深圳,贝壳在上海、深圳、成都等地的中介费也早已调整为3%。


目前一线城市单套房价动辄三五百万,甚至上千万,二线城市单套房价也直逼一二百万,二手房买卖中介费进入3%时代,是否合理,引发广泛争议。有消费者认为,这是百分之百的垄断,消费者毫无议价权。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律师曾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二手房中介费起码需要一定的指导价,不能任由一部分大的中介公司或联盟操控价格。“收费需要和其提供的产品或服务相匹配,也许,部分中介费的服务可能好一些,但是未必值那么高的中介费。”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亦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各地需要跟进规范房屋中介的收费行为,”房产中介平台应该将收费比率长期稳定下来,做好品牌,而不是想着“投机取巧”,趁房屋销售火爆的时候捞一把“快钱”。


除此之外,贝壳找房还因58集团CEO姚劲波的爆料,走上反垄断的风口浪尖。


4月10日,姚劲波公开喊话,质疑贝壳找房“二选一”,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并对其处以40亿元的罚款。


不过,对此,贝壳找房方面回应称:自创立起,贝壳坚持依法经营,完善合规体系,以科技驱动行业良性发展。


王玉臣指出,对于是否涉及垄断,还需要与垄断相关的监管部门参与调查。当然,不论对哪一家企业而言,目前的房产中介市场尚且存在一定乱象,需要加强监管。


除了这种争议之外,另一种更加激烈的市场压力也扑面而来。


就在姚劲波发文声讨贝壳的两天前,其旗下的安居客刚完成递交港股上市申请材料。


4月8日,安居客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此前传闻终于落地,这也是58同城私有化后,姚劲波再次试水资本市场。这一次,姚劲波将58同城的房产业务基本都装入安居客,拟在港独立上市,这个动作也被解读为正面迎战贝壳。


随着链家、贝壳创始人左晖突然离世,未来贝壳与安居客的竞争,显然面临更大的变局。而这家年交易额达数万亿元的房产中介平台何去何从,将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文章来源: 齐鲁壹点,中国新闻周刊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