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造车再下一城。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CA)与标致雪铁龙汽车公司(PSA)的合并而成的全新集团 Stellantis 于 5 月 18 日宣布,与代工巨头富士康宣布签署一项无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组建合资公司 Mobile Drive,双方各拥有 50:50 的投票权。


富士康造车迎来首单!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雪铁龙与其合作


Mobile Drive 的主要业务为软件,开发数字驾驶舱和个性化连接服务,专注于信息娱 乐,远程信息处理和云服务平台开发,公告中表示,这家位于荷兰的合资企业将作为汽车供应商运营,为 Stellantis 和其他感兴趣的汽车制造商提供软件解决方案和相关硬件。


电气化转型对于传统车企来说可能不亚于一次 " 工业革命 ",身处浪潮之中的富士康与 Stellantis,都在寻找理想的合作标的。


抱团取暖,永远有效


PSA 与 FCA 的合并被戏说成 " 中国失败者联盟 ",合并后的 Stellantis,去年来自亚太地区的收入不到其总收入的 3%。不过按照 2019 年的销量数据来看,全新集团 Stellantis 年销量在 800 万辆左右,位居大众、丰田和雷诺 - 日产 - 三菱联盟之后,排名全球第四。这桩合并案催生了一个全新的汽车巨头。


对于眼下的车企来说,没有什么是比电气化转型更重要的事。


富士康造车迎来首单!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雪铁龙与其合作


以皮卡、肌肉车闻名的 FCA,已经错过了电动化的起步期。去年特斯拉靠出售碳排放积分获利 15.8 亿元,比全年的净利润还高,而 FCA 就是主要买家之一,2019 年《金融时报》报道,FCA 同意向特斯拉支付数亿欧元,将后者的电动汽车纳入其产品行列,以避免因违反严格的欧盟新排放规定而受到巨额罚款。而从 2019 年到 2021 年,FCA 花费了约 24 亿美元来购买特斯拉的碳积分。PA Consulting 的一项研究表明,FCA 可能会比每公里 CO2 的排放标准值高出 6.7,这是所调查的 13 家汽车制造商中最大的差距。


传统汽车巨头们,丰田有混动技术,电动车也已官宣会在明年上市,而大众、通用的插混、纯电车则是已经上市。按照 FCA 的相关规划,要到 2022 年,FCA 的全球车型平台将提供 12 个电动化驱动系统,过去甚至有传言称 FCA 将向特斯拉购买其电动化技术。


电气化转型,迫在眉睫。但这样的研发投入是巨大的,2018 年 FCA 曾宣布投资 90 亿欧元即资本支出总预算的 20% 用于开发电动化车辆,以达到排放标准。对于 FCA 来说,需要找到均摊风险的方式,也因此促成了这桩合并案。


而 PSA 在电气化上走得相对更远,目前拥有 CMP 和 EMP2 两大平台,其中 CMP 支持纯电车型,EMP2 则支持插电混合动力,此外,集团还正在研发一个名为 eVMP 的全新平台(电动车模块化平台)。PSA 此前宣布,预计到 2025 年,PSA 集团将实现 100% 的电气化。


显然,PSA 能帮助 FCA 更快地完成电气化。长远来看是更好地完成转型,短期来看则是减少积分购买。Stellantis CEO 唐唯实在接受法国周报《法国观点》时表示:"PSA 为 Stellantis 带来了电动技术,我们将最早在今年满足二氧化碳排放法规的规定。因此,我们无需购买欧盟二氧化碳积分,FCA 也不用再与特斯拉共用排放池。"


PSA 去年与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Total)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自 2023 年起,开始在法国和德国制造电池。唐唯实表示,Stellantis 未来将 " 控制其电气化动力总成的整个价值链 "。


二者的合并中 特别提到了中国市场,合并前双方在中国市场过往表现都算不上好,但考虑到中国会是未来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显然还不能过早放弃。而鸿海集团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这显然对于 Stellantis 也是有帮助的。


FCA 与 PSA 抱团共同面对电气化转型的浪潮,而富士康这样的合作伙伴,自然是多多益善。


富士康 " 来者不拒 "


实际上,FCA 早在去年就已经和富士康签署合作协议,将设立合资企业,专注于开发及生产纯电动汽车,并进一步经营车联网业务,富士康方面表示,此次合作将汇集双方在汽车设计、机构工程和生产制造以及移动软件技术领域的能力,共同投入于不断成长的电动汽车市场。此次和 Stellantis 的联手,算是去年这桩合作的延续,合并过程推迟了双方的这桩合作,不过好饭不怕晚。


彭博社报道,富士康和 FCA 一年前宣布合作时,鸿海表示将负责该合资企业的设计,组件和供应链管理。知情人士表示,新的伙伴关系最初可能将重点放在智能座舱或车载数字服务上的协作。


富士康进军汽车行业的野心已经路人皆知,从开始,就开始采用 " 广撒网多敛鱼 " 的策略,吉利、拜腾、北汽,从出行,租车,造车新势力,电池,代工到自研 …… 覆盖了汽车和出行行业的方方面面。


2020 年 10 月,鸿海董事长刘杨伟第一次详细地介绍了富士康进军造车行业的思路:富士康不会打造自己的电动汽车品牌,它希望成为电动汽车界的 Android,开源、开放。伴随着这种思路推出的,就是电动车平台 MIH。富士康表示,MIH 电动汽车联盟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吸引了 1200 多家提供硬件和软件的合作公司。


MIH 开放电动车平台软件负责人魏国章曾表示,希望能够让外界在 MIH 上看到一个 " 软一点的鸿海 ",此次与 Stellantis 的合作,就是鸿海软件能力的落地之一。


尽管双方的合作最初重点是数字服务等领域,但富士康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就在上周,富士康与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 Fisker 就汽车组装正式达成合作,将于 2023 年推出新车,新车的年产能规划为 25 万辆,且售价将低于 3 万美金,这是富士康第一次拿下汽车组装的大单。


富士康计划在未来让电动汽车相关业务成为集团的主要收入贡献者,2020 年鸿海提出了由劳力密集行业迈向脑力密集的 "foxconn 3.0" 长期计划,同时强攻 "3 3 领域 " 包括机器人、数位医疗、电动车,以及人工智慧(AI)、半导体与 5G 应用布局。台湾北极星研究院(Polaris Research Institute)院长梁国元认为,富士康的智能手机业务利润率不高,所以一直希望能入局附加值更高的事情,电动汽车是一个理性的候选。


已经贵为全球第四大汽车巨头的 Stellantis,快步迈入电气化时代需要更多的盟友,而富士康转型造车也需要更多优质客户的支持来闹出点动静,二者一拍即合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文章来源: 虎嗅APP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