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22日消息, 国内知名医药上市公司海普瑞日前发布公告,宣布全资子公司海普瑞(香港)有限公司向全球制药巨头赛诺菲出售抗体研发公司Kymab的股权交易已完成交割,香港海普瑞已收到首期转让款。


海普瑞已收到首期转让款,是什么被赛诺菲看中?


赛诺菲收购Kymab全部股权的首期总付款高达11亿美元,后续还包含了不超过3.5亿美元的里程碑对价。海普瑞于2017年参股投资Kymab公司,本次交易前,其全资子公司海普瑞(香港)有限公司持有Kymab全面稀释后8.66%的股权,持有Kymab权益累计投入金额约为4057万美元。通过本次交易,海普瑞可获得首期约1.17亿美元对价,以及后续不超过3030万美元的里程碑对价,该笔投资分红率(DPI)将高达263%。


五年263%的投资分红率,这笔聪明的投资不仅给海普瑞2020年财报上带来一抹亮色,更折射出海普瑞在对外投资和创新药布局上的过人之处。作为在肝素钠制剂及原料药领域的领军企业,海普瑞近年来已悄然通过自主研发、合作引进和对外投资等形式在热门的肿瘤、心血管、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领域布局下多个创新候选药物管线,有望成为一家覆盖多个治疗领域的全球性制药公司。


多条腿走路投资助力转型升级


梳理海普瑞过去几年的对外投资不难发现,Kymab并非其唯一一个获得优异回报的案例。公司擅长作为产业投资人,以股权投资为纽带,以此锁定被投公司未来新药的全球收益,同时亦在投资同时协议获得新药的全球/大中华区产品权益,通过设立控股合资公司的形式来负责产品在境内的研发、临床、报批和销售,若相关品种完成III期临床并获得批准,将为海普瑞的多元化业务转型和持续业务增长打下坚实的基础。


此外公司还通过对高水平的新药基金的投资,在获得财务回报的同时筛选优质的创新药机会,以持续丰富公司的创新药产品管线。


这样“两条腿走路”的投资模式,与国内的生物医药行业相比,显得有些“特殊“。


近年来,虽然国内生物医药行业逐渐站上风口,热钱大量涌入,但绝大多数企业是简单通过商务拓展(BD)的方式来获取新药权益,即“license-in”模式。这种模式在早期对于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与企业入局,诸如PD-1、CAR-T等多个赛道拥挤不堪,严重削减品种上市后的收益规模;“license-in”价格水涨船高,短兵相见的结果往往是以“天价”谈成大中华区商业化权益,多个赛道的项目如果根据市场模型预计,扣除成本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几乎不可能盈利。另一方面,新药投资本身亦存在巨大研发风险,重金之下的“FIC’,最终也可能因为临床速度或者临床结果沦为“me-too”,甚至可能临床失败,投资越大风险也就越大。


海普瑞的独特的投资模式,一方面显得更为“耐心”,比起常见的授权引入几个晚期品种,迅速推进公司IPO上市,公司更愿意陪伴在全球具有成长价值的生物科技公司共同发展,通过创始人在糖生物化学上的独到眼光从免疫失衡角度来筛选“冷门”的高潜力品种,这些品种大多聚焦在心血管和肿瘤这两大领域,商业前景巨大。另一方面,作为业务遍布全球,拥有稳健现金流的企业,海普瑞在全球资源、视野和战略布局方面更为长远和深思熟虑,比起国内尚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创新初创企业,也更有底气设计多元化投资策略。


以Kymab为代表的一系列成功案例也印证了海普瑞这种投资模式的出色表现。例如,2012年海普瑞以自有资金1000万美元认购加拿大上市生物科技公司Prometic Life Sciences Inc.(PLI)增发的48,147,053股股票,2016年至2019年里,海普瑞持续出售PLI的股票,全部股票出售完成累计收益2779万美元。这笔投资DPI则高达278%。


2015年,海普瑞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海普瑞以自有资金4000万美元投资新元资本,新元资本重点投资与肿瘤、分子代谢、再生医学、医疗信息技术相关的产业领域项目,目前已经完成了包括Kymab在内的10个项目的投资。随着Kymab被赛诺菲收购,新元资本也将取得丰厚回报。


另一笔出色的投资案例则是对上海泰沂创业投资合伙企业(“上海泰沂”)的注资。2015年,海普瑞使用公司自有资金1.19亿元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上海泰沂投资,占比49.58%。上海泰沂为境内新药基金,聚焦早期投资,专注不同阶段且具有高技术壁垒的中国生物医药和生物技术企业(包括肿瘤免疫、疫苗等多领域)的投资。目前为止,上海泰沂通过其所投的15个项目中的3个项目的退出已为海普瑞带来了6680万元人民币的回报,在众多海普瑞的参与的投资基金中回报金额居首位。


独到眼光手握多个潜力新药蓄势待发


作为制药企业,品种梯队和储备构建是制药企业未来长期发展的基础和生命力,也是判断一家制药企业未来业绩表现的重要指标。


通过股权投资方式,目前海普瑞在研首创药物超过三十个,其中3款海普瑞具有大中华区的临床开发和商业化权益的品种已进入Ⅲ期临床,凭借着自身丰富的行业经验与成熟的执行能力,海普瑞后续有望在中国市场商业化及销售上述候选产品。


三款后期药物分别为OncoQuest Inc.的Oregovomab、Resverlogix Corp.的RVX-208和Aridis的AR-301,都有望在3-5年内在大中华区内获批上市。


具体来看,鼠源单克隆抗体Oregovomab为全球首创的抗CA125的肿瘤免疫疗法候选药物,由海普瑞控股子公司OncoQuest研发。该药物已完成一项II期临床试验,数据积极,当联合标准治疗用于晚期原发性卵巢癌患者,其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达到41.8个月,约为现有的标准治疗的3.5倍。目前,国际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已经启动入组,中国部分的临床研究批文也在申请中。


卵巢癌是全球最高发的癌症之一,中国目前约有32万卵巢癌患者,每年新发患者数约为4.5万左右,由于早期症状并不明显,约70%以上的卵巢癌确诊时已经属于晚期,死亡率位于女性妇科恶性肿瘤之首。Oregovomab凭借II期临床试验结果获得了美国食药监局FDA与欧盟药监局EM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将加速其上市进程以及后续的商业化推广。此外Oregovomab还有与免疫疗法或者靶向药物联合用药的潜力,一旦成功将更加有助于其后续的市场前景。


在慢病领域,海普瑞目前进度最快的,是一款BET抑制剂RVX-208(Apabetalone)。2020年一季度,该药物联合包括高强度他汀类药物在内的最佳标准疗法,用于近期出现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的2型糖尿病患者主要不良心脏事件(MACE)的二级预防,已获美国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并且美国FDA同意一旦该品种中期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有效性,即可提交新药上市申请,这也是近五年来美国FDA在心脑血管领域仅授予过的两项突破性疗法中的一个。


中国的糖尿病患者约为1.2亿,且发病率还在逐年增高中,其中71%的患者需接受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的预防/治疗。此外,RVX-208还提交了有关关键肾保护及血糖控制的新知识产权申请。前期临床研究中显示,对比安慰剂,肾损伤和低密度脂蛋白(LDL)低于中位值的患者使用RVX-208后,MACE风险降低50%和40%,足以证明该药物的卓越疗效以及潜在的临床获益。


在抗感染领域,AR-301(Salvecin)是特别针对金黄色葡萄球菌释放的α-毒素的全人源单克隆IgG1抗体(mAb),目前正处于全球III期临床试验阶段,作为其中一部分,中国的患者招募也已开始。


AR-301通过与抗生素标准疗法联合用于治疗金黄色葡萄球菌引发的呼吸机相关性肺炎(VAP)患者。前期已经在美国完成的一项I/II期试验的结果表明,与仅使用标准抗生素治疗的患者相比,使用AR-301治疗的患者一致显示在机械通气上耗时更少,根除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比例更高。AR-301已获得FDA授予的快速审评通道资格及EMA授予的孤儿药资格。


此外,海普瑞参股子公司Cantex的治疗急性髓细胞白血病-AML的试验症全球Ⅲ期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另一参股公司Curemark的CM-AT治疗儿童自闭症的适应症计划在今年在美国提交上市申请。海普瑞还通过投资参股方式进入到了当下热门的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研发赛道。


不断推进全球并购布局,稳主营,图转型


海普瑞的主营业务在肝素领域,在国内长期处于行业龙头地位,通过全产业链一体化经营平台的打造,向上,通过肝素粗品自产厂以及多家肝素粗品供应商的投资合作,确保自己的稳定供应,并通过优化粗品原料供应链建设,以提高肝素供应量和收率。向下,作为2010年A股上市时的承诺,公司通过多普乐及其子公司天道的100%的股权收购,将产业链延伸至下游依诺肝素钠制剂业务。


2008年,海普瑞子公司天道的依诺肝素钠注射液出口哥伦比亚市场


2016年在欧洲通过欧洲药典适应性证书(CEP)认证,成为欧洲首个依诺肝素钠注射液的生物类似药


2020年,与山德士合作,依诺肝素钠注射液获得美国FDA批准


目前,公司的依诺肝素钠注射液已在84个国家完成注册或正在注册,共获得全球37个国家批准,在21个国家销售,并进入12大欧盟国家及英国的医保体系。


在中国完成产业链整合的同时,海普瑞也将眼光看向更远。2014年,海普瑞公司通过在美国设立的全资子公司美国海普瑞,成功收购了美国最大的肝素钠原料药生产商美国SPL公司的100%股权,这一收购,构建起海普瑞全球化的肝素原料药生产、研发和销售体系,进一步保障了公司肝素钠产品原料药供应的稳定性和安全性。


2015年,出于对大分子药物的巨大潜力的看好以及生物科技型公司在研发生产方面的外包趋势,也考虑到众多管线品种的孵化需求,海普瑞收购了美国赛湾生物,一家合同研发生产组织(CDMO),一举成为中资前三大生物制剂CDMO运营商。赛湾生物可以为客户提供各类重组及天然来源大分子药物、非病毒载体及基因治疗中间体,以及mRNA疫苗有关关键原料的开发或商业化生产。


海普瑞已收到首期转让款,是什么被赛诺菲看中?


由此可见,通过投资和收购的方式来补齐公司战略发展所需的能力,对海普瑞来说可谓驾轻就熟。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赛湾生物已经成为现有多个商业化的mRNA新冠疫苗供应链中的一员。根据公告披露,2020年底公司CDMO在手订单大幅增长98%。从目前各国对疫苗供应的紧迫需求来看,2021年公司有关疫苗供应链的项目将成为公司的新收入来源。同时,最新研究发现,低分子量肝素能够有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重症患者伴发的凝血功能障碍,英国的NICE guide最近也对于新冠患者使用低分子肝素做了推荐和指引。虽然疫情的突然爆发对人类公共卫生来说是巨大挑战,但海普瑞早年布局赛湾生物、整合全球肝素产业链、且坚决进行制剂自营转型的战略眼光和布局,不可谓不是“神来之笔”。


根据公司年报,海普瑞成功克服了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巨大困难,2020年实现营收和扣非同时增长,其中营业总收入53.32亿元,同比增长15.30%;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5.92亿元,同比增长32.74%。若考虑剔除汇率损益及H股相关发行费用一次性影响,海普瑞2020年经调整的扣非净利润则达到为8.53亿元人民币,较2019年实现近翻番的同比增长(95.7%)。


作为海普瑞的基本盘,公司在肝素业务上已经基本实现了产业链向制剂转型的战略目的,通过全球范围的上中下游布局和强力整合,将长期处于稳健的增长态势中;同时作为一家成立已20余年的制药企业,一方面通过创新的新药研发运作模式,完善业务布局和新药品种梯队,加强临床和商业化能力的建设,推动现有品种的临床开发尽快实现产品上市,另一方面通过CDMO的建设,在把握生物医药领域全球增长机会的同时,为公司管线药物的临床研发提供“便利“。通过投资和产业布局,公司通往未来之路明确而又清晰,最终也将助力公司从全球领先的肝素企业成功转型成为一家全球性创新生物医药企业。


文章来源: 药融圈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