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9日,威德福国际(Weatherford International plc)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公开提交了Form 10注册声明,以根据1934年证券交易法(经修订)注册其普通股。


按照流程,威德福自愿提交的Form 10注册声明需经SEC审查,一旦生效,威德福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其普通股,股票代码为“WFRD”。

昔日的全球第4大油服巨头威德福准备重新上市 油服行业触底复苏

这意味着,自2019年5月官网宣布开启破产重组工作,昔日的全球第4大油服巨头威德福时隔近2年再次“卷土重来”,全面回归资本市场。


而此时适逢油价回暖,威德福此举背后又有何深意?


“陷入泥沼”的威德福


作为曾经的全球第四大油服公司,一度与斯伦贝谢、贝克休斯、哈里伯顿齐名的威德福有着自己过往的辉煌。


威德福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941年。彼时,Jesse E. Hall Sr.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威德福市成立Weatherford Spring Company。此后数十年间,威德福历经投资、兼并整合,业务范围不断扩大,涉猎钻井评估、完井、油气井生产和修井、钻机设备销售等服务,市场份额也逐渐增加。


尤其1999年至2008年间,威德福经历了高速增长期。财报显示,2005年-2008年威德福净利润一路飙涨,分别为4.67亿、8.96亿、10.71亿、12.46亿,而2008年贝克休斯这一数字也仅为16亿美元。


然而,过快的业务扩张和近年来油价的暴跌,令威德福陷入了泥沼之中。


资料显示,2010年至今,威德福长时间处于亏损状态。这其中,2015年-2018年四年间,威德福年均净亏损为27.5亿美元。


在2018年底,威德福出现了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股价平均收盘价低于1美元的状况,并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的退市警告,,并给予威德福6个月的时间来改善其惨淡的股票表现。


最终,在高额的债务和经营压力之下,威德福最终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2019年5月10日,威德福宣布将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而仅仅3天后,威德福股票被纳斯达克停牌。


对此,公司董事会经过认真审议后认为,退市符合当前公司的最佳利益。


根据威德福的计划,破产后债务重组旨在将其长期债务减少超过58亿美元,改善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同时赢得17.5亿美元的新增信贷和贷款,补充其核心业务。


可是,这对于此时的威德福而言,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昔日的全球第4大油服巨头威德福准备重新上市 油服行业触底复苏

重整旗鼓的威德福


多年来,学会适应持续的低油价已成为油服公司的必修课。威德福,自然深谙其道。


向美国破产法庭提交破产保护申请之后,威德福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威德福新任首席执行官马克·麦科勒姆表示,希望将公司塑造为专注于人工举升系统、深水钻井、通信平台和数字化方面的专业聚焦公司。


2020年4月15日,威德福官网公告显示,威德福将对其北美业务部门裁员38%,全球支持性部门裁员25%,裁员人数预计或将达6000人。而这是继2014年-2018年多次裁员后,威德福又一次大幅裁员以削减成本。


与此同时,威德福表示在2019年的基础上,将2020年的资本支出削减约50%。此外,威德福同期还施行了一系列高层降薪、减少营运资本、经营性资产出售等严苛举措,以“重整旗鼓”。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背水一战的威德福“熬”出了头。


2020年财报显示,低油价之下,威德福第四季度营收环比增长4%,其中北美增长15%,国际增长2%;就全年而言,威德福调整后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AdjustedEBITDA)为4.59亿美元;相关利润率同比提高112个基点,至12%;自由现金流为7800万美元,比2019年全年的总和增加9.5亿美元。


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irish Saligram表示:“过去一年对我们的行业来说是极具挑战性的一年,我很高兴公司在艰难环境下的表现。”


如今,威德福重新上市的计划,或许展示了集团高层对未来的看好。


Girish Saligram表示:“我们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已经提交了Form 10注册声明。这是公司全面回归公开市场的关键一步。”


Girish Saligram还补充道,再度在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上市,这是正确的时间,这样做将提高长期股东价值,提高公司的知名度,并提供投资者一个更广泛的投资威德福的机会。


油服行业触底复苏


有迹象显示,油气行业已然触底复苏。这或许正是威德福此时准备重新上市的原因之一。


自2021年开年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呈现快速涨势,涨幅最高超过25%。这其中,布伦特原油价格在3月8日甚至一度超过70美元/桶。


高盛大宗商品研究部门3月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2021年第二季度布兰特原油价格将增长5美元至每桶75美元;第三季则为每桶80美元。这一油价水平,无疑将给全球油气行业,尤其是对油价较为敏感的油服行业,注入了强心剂。


根据《2021年油气上游活动全球市场报告》,全球油气上游活动市场预计将以26.6%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从2020年的26354.5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33355.2亿美元。


雷斯塔能源发布的研究报告预计,2021年全球将钻探约5.4万口油井,比2020年增加12%。2022年,钻井数量将进一步增加,比2021年增长19%,达到约6.45万口井。


基于此,多家油服企业亦对今年全球油气市场的复苏持乐观态度。


今年1月份,全球最大油服巨头斯伦贝谢首席执行官Olivier Le Peuch就预计,2021年下半年国际油田活动将比去年同期增长两位数。同期,哈里伯顿表达了近乎相同的论调,认为2021年下半年,北美以外的市场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增长。


贝克休斯首席执行官Lorenzo Simonelli 3月1日表示:“当观察供需平衡时,我们看到2021年将出现复苏,2022年市场将更加平衡。”


油价回暖、行业复苏,对油服企业而言固然可喜。但以史为鉴,国际油价的起起伏伏已是常态,且看谁能行稳而致远,不为外物所累。


文章来源: 石油Link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