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4月1日晚,怪兽充电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EM”。怪兽充电共发行1765万股ADS,发行价定为8.5美元/ADS,总发行规模为1.5亿美元。


截至收盘,怪兽充电报于每股8.54美元,较发行价8.50美元上涨0.47%,市值约为21.29亿美元。

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为何最晚入局的怪兽却最早上市?

怪兽充电拟将IPO募集资金用于进一步的市场扩张,继续扩大重点商户(KA)网络,提高运营水平,加强技术能力,强化品牌,寻求战略联盟和投资机会并探索新商机等。


需要注意的是,怪兽充电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盈利。2019年,怪兽充电实现了净利润1.666亿元人民币,净利率为8.2%。2020年,怪兽充电取得了0.754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净利率为2.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066亿元人民币和1.126亿元人民币(1730万美元)。


从行业后来者到跻身“三电一兽”,再到摘得“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改写共享充电行业格局仅用了四年。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POI(点位)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系统实时监测并处理超过500万共享充电宝的数据。


招股书显示,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营业收入分别为20.223亿元人民币和28.094亿元人民币(4.306亿美元),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8.9%。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2020年初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2020年下半年,怪兽充电收入达18.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non-GAAP净利润2.0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展现了自身的抗风险能力和造血能力。

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为何最晚入局的怪兽却最早上市?

另据此前的招股书披露,怪兽充电背后有众多“明星”资本助阵。除拥有超级投票权的管理团队外,阿里持股16.5%,是第一大机构股东。此外,高瓴持股11.7%,顺为持股8.8%,软银亚洲持股7.7%,小米和新天域均持股7.5%,云九和CMC分别持股5.8%和5.4%。机构股东还包括清流资本、蓝驰创投等。


怪兽充电本次IPO拥有豪华的基石投资者阵容,分别为高瓴、AspexManagement(HK)Ltd.和小米科技,共认购1.1亿美元。高盛、花旗、华兴、中银国际共同担任承销商。


在招股书中,怪兽充电将自身定位为消费科技公司(ConsumerTech)。在主营业务以外,基于海量用户与商户共同构建的消费网络,在物联网、大数据技术的支持下,怪兽充电开辟着消费科技新战场。今年初,怪兽充电内部孵化的新锐白酒品牌“开欢”面世,目前已在线上线下同步发售。开欢面向青年群体,将白酒酿造传统融入互联网文化,主打柔顺爽甜、饮后无负担的“新型”白酒。


就在前不久,怪兽充电与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在上海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动支付、电商、本地生活等多个业务板块,在渠道运营、商户服务、会员体系等多维度、多层次展开深入合作。在巨头助力下,怪兽充电在扩大规模、建立生态等方面已经占得先机。

怪兽充电正式登陆纳斯达克 为何最晚入局的怪兽却最早上市?

“三电一兽”中,为什么最早敲钟的会是最晚入局的怪兽充电?


2017年,市场上已经有来电科技、街电科技、小电科技等行业玩家。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于同年的怪兽充电在行业内其实是后来者。


也是在这一年资金的密集进入将共享充电宝托至风口,头部企业拿投资拿到“手软”。怪兽充电诞生就赶上资本热,当年完成了三轮融资,最高单笔融资达2亿元。“资本宠儿”怪兽充电在早期获得迅速占坑的实力,很快填补了后进入市场的份额劣势。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从市场培育方面来看,2015年至2016年还处于用户习惯的培养期,该赛道的商业模式也在探索完善中,2017年开始,用户习惯已经有基础,商业模式也确定。据速途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共享充电宝用户数量为3200万人,2017年用户规模激增至9638万人,增长率高达201.2%。怪兽充电减少了前期的市场培育成本以及模式探索弯路,可以借资金直接“圈地”,目标很明确。


在市场占有策略上,整个行业在2018年下半年前的主战场在一二线城市,以布点和场景拓展为主。为了争夺市场,在白热化竞争中胜出,怪兽充电也加入了价格战,其曾与支付宝达成战略合作推出一分钱充电一小时活动。


2018年下半年开始,一二线城市呈现红海状态,大家将视野转移到下沉市场,三四线甚至四线城市成为了香饽饽,其中四线城市增速最快。


速度就是一切,互联网打磨多年的线下地推能力在共享充电宝上再次见效。“下沉市场的战争迅速展开,大家纷纷在各个城市设置大区BD负责人,招募代理商,迅速抢占各个商场、店铺。”一位共享充电宝从业者向商业数据派说。


从怪兽充电也能看出,其制定了不同的策略应对目标市场的变化。招股书显示,其采取直接运营和合作运营结合的方式。在直接运营模式下,怪兽充电根据POI机柜产生的收入的百分比来支付位置合作伙伴的佣金。位置合作伙伴的奖励费用,包括入门费和佣金,占其场所设备产生收入的50%到70%之间。网络合作伙伴的佣金比率一般在75%至90%之间。


该公司一般在较大型的城市布局直接运营业务,与大客户直接合作;在较小型城市与当地具有商业资源的网络合作伙伴联合运行。无论是采取哪种合作模式,怪兽充电都直接向用户收取使用费用,并定期和合作伙伴结算费用。


成立之初的前两年,怪兽充电难有回血,但幸好有持续的融资进入,保证了可持续性扩张。2017年爆发、2018年开始洗牌,2019年后共享充电宝行业开始进入行业成熟期,几大巨头的份额之争仍在继续,营收利润开始出现。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0-2026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竞争现状分析与投资商机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四家企业共享充电宝共投放共享充电宝1350万台。其中,怪兽充电500万台,小电科技400万台,街电300万台,来电科技150万台。


根据Trustdata数据,2019年,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分别占据28.6%、27%、25.1%、15.6%的市场份额,其他共享充电宝品牌则为3.7%。显然,怪兽充电已经步入第一梯队。


2020年,搅局者美团杀回共享充电宝行业,“不差钱”地铺设网点,让“三电一兽”头疼。据招股书显示,怪兽充电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7542.7万元,同期相比下降54.86%,其将上述现象归咎于疫情和抢占POI的影响。其招股书提到,激励费用受到市场竞争格局的影响。2019年和2020年,怪兽充电的激励费率分别为48.2%和58.1%。这背后有美团入局带来的市场扩张压力。


持续两年的造血能力让怪兽充电在扩张的同时财务并不会很难看,再加上2021年阿里、CMC领投,凯雷(CGI)、高瓴资本、软银亚洲跟投的超2亿美元D轮业内最大融资,无论从资本市场还是行业份额来看,怪兽充电在行业内有了明显的优势。


文章来源: 证券日报网,商业数据派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