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董事长任职至今还不足两个月,拉夏贝尔又匆匆更换董事长,令投资者们颇为疑惑。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等几天看看情况。”在看到拉夏贝尔发布变更公司董事长的公告后,一名自去年开始入手拉夏贝尔股票的投资者这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2月22日晚间,拉夏贝尔发布多则公告,包括更替董事长。据称,因调整工作安排,董事长张莹申请辞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转由吴金应接棒。


据了解,吴金应的职业背景和张莹颇为相似,除了在拉夏贝尔工作了近20年外,他也是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该公司为拉夏贝尔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


拉夏贝尔时隔两月再换一把手 近期还陷入诉讼风波


张莹担任董事长一职至今还不足两个月,匆匆更替董事长一事令投资者们颇为疑惑,更有观点直指当前的董事长或均是“过渡性人物”。2月23日,记者就短期内董事长再度更迭一事采访了目前仍担任拉夏贝尔总裁一职的张莹,她回应称,这次调整主要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工作。


截至2月23日收盘,拉夏贝尔报1.48元,涨0.68%。


董事长更替早有“伏笔”


今年1月11日深夜,拉夏贝尔披露公告称,张莹当选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且经董事会选举,成为了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自这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四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彼时,邢加兴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曾评价称,张莹是公司老人,也是有能力的人,并表示“公司老团队核心层都还在,都支持她!”


拉夏贝尔时隔两月再换一把手 近期还陷入诉讼风波


1月12日,张莹也曾独家向记者回应称,接棒董事长职位后,其接下去的工作重点包括重新整合线上线下业务,重塑品牌形象,加大力度发展线上品牌授权,关闭亏损门店,盘活公司存量资产以提高现金流动性。


自2003年至今,张莹历任拉夏贝尔设计师、副品牌主管、品牌主管、品牌部总经理、事业部总经理、副总裁。去年底,她还获聘成为了公司总裁。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未直接持有拉夏贝尔股份,但张莹持有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2.51%的股权,该公司为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持有拉夏贝尔8.25%的股权。


就在外界期待张莹能作为拉夏贝尔核心管理层代表带领拉夏贝尔走出困境之际,这家关注度较高的服装企业董事长一职又生变了。


根据拉夏贝尔发布的公告,张莹是自己向董事会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在辞去董事长职务后,其继续担任公司董事、总裁等职务。


而为保障公司内部治理及生产经营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拉夏贝尔在2月22日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的议案》,董事会选举董事吴金应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吴金应还将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代行公司董事会秘书职责。


和张莹一样,吴金应也是拉夏贝尔的一名老将。根据拉夏贝尔提供的资料,吴金应于2001年3月至今历任公司信息技术部系统职员、系统研发经理、软件研发高级经理,2015年11月至2021年2月任公司监事。截至公告披露日,吴金应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但其持有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2.6%的股权。


记者注意到,吴金应接棒董事长职务一事此前就有“铺垫”。今年1月29日,拉夏贝尔召开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补选吴金应先生为公司董事的议案》。而在1月28日,拉夏贝尔监事会收到了吴金应的辞职报告,吴金应因工作任职调整,申请辞去公司第四届监事会监事职务。


翻阅公开资料,关于吴金应的信息并不多。为何其会突然“上位”?“老问题了,换董事长的背后是管理层内部对管理的矛盾没有达成一致。”对此,服装行业独立评论员马岗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不过,张莹对记者表示,现在公司团队非常团结。她指出,目前公司董事会人员结构已趋于稳定,本次调整可以使公司内部治理和经营管理职务进行划分,保障公司内部治理及生产经营的持续性和稳定性。“我本人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改善公司经营状况上,通过调整经营策略和发展思路,争取推动公司重回良性发展轨道。”


经营面临多重压力


除了频繁的高层变动,拉夏贝尔近期还陷入诉讼风波。


按照约定,拉夏贝尔今日需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问询函。1月27日,拉夏贝尔披露一份关于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涉及诉讼的公告,指出公司被诉讼请求偿还销售款及罚息等2.24亿元。


这一诉讼案件系因拉夏贝尔全资子公司新疆通融服饰有限公司获取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5.5亿元委托贷款事项引起,原告为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曾用名为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股东为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


颇有意思的是,根据拉夏贝尔早前的公告,曾被邢加兴寄予厚望、后又被指承诺工作没进展的前前任董事长段学峰,于2019年6月开始任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20年3月开始任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有投资者评价称,其中的关系“可谓千丝万缕,暗藏蛛丝马迹”。


1月28日,拉夏贝尔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问询函,被要求结合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等方面,说明其与高新集团、上市公司之间的关系等。按照拉夏贝尔的公告,在两度延期后,公司将在2月23日之前对问询函做出回复并披露。


不仅是前述诉讼,拉夏贝尔此前发布的公告还显示,自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12月9日,公司累计诉讼涉案数量已经达到439起,涉案金额约15.23亿元。在这背后,是拉夏贝尔于资金层面的重重压力。


就在2月初,拉夏贝尔发布了一则关于提前收回交易价款暨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交易完成的公告。根据现阶段资金状况和业务发展需求,经与受让方协商谈判,拉夏贝尔与出售原控股子公司杭州黯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4.05%股权的受让方达成协议,提前收回剩余交易价款并将剩余交易价款金额调整为8100万元。


在昨日晚间披露的独立董事关于补充确认提前收回出售控股子公司交易价款并相应调整部分交易价款事项的独立意见的公告中,拉夏贝尔独立董事认为,此次提前收回出售控股子公司交易价款有利于缓解公司现金流压力,为主营业务发展提供资金支持,有利于保障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进一步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1月29日,拉夏贝尔收到了上海金融法院(2020)沪74执425号《司法处置股票公告》,获悉邢加兴持有的公司1.416亿股A股股票(均为限售流通股)将于3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公开进行股票司法处置。目前,投资者们正密切关注这一拍卖事宜。


尽管棘手的问题颇多,但显然拉夏贝尔的管理层还在积极努力。“公司管理层现在凝聚力很强,整体稳定性也在提高,大家达成的一致目标就是改善公司经营状况、提高公司盈利能力。”


文章来源: 国际金融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