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 18 日,绿地报收于 5.39 元,涨幅为 2.67%,总市值 655 亿,此前 2 月 4 日,绿地控股报收于 5.15 元,盘中跌至 5.08 元,股价创阶段新低。市值萎靡不振的背后,是绿地控股 " 三道红线 " 压顶、负债超万亿的现实,最近绿地控股又身陷 " 百亿项目 " 违建风波。


春节期间,新华社发表调查文章《新华视点|长江口大建 " 空城 " 谁这么大的胆?》,直指绿地控股位于崇明岛上的启东市启隆镇的长岛项目,违反 " 长江保护法 ",与崇明岛建设世界级生态岛的总体要求不符。


绿地长岛是一个超级大盘。2016 年,第一届崇明岛旅游发展论坛暨绿地长岛全球招商大会消息称,绿地斥资 2000 亿入驻崇明,项目规划面积 2.35 万亩。


按照当时项目推介资料,长岛项目位于长三角北入海口,南依崇明岛,背面江苏启东、海门。项目总规划面积约 2.35 万亩,是绿地集团打造的集商、住、游、旅、购为一体的项目,规划有四大主题区域,包括度假区、休闲区、运动区、旅游区。


绿地200 亿项目被央媒狠批,负债超万亿的它破局很难


不过,绿地控股 2019 年报披露:绿地长岛项目开工日期 2014 年 10 月 31 日,预计竣工日期 2020 年,预计总投资 222.56 亿。


目前,绿地长岛项目已盖起了几十栋大楼。据新华社报道称,绿地长岛项目的 B 区,一排排总高 17 层的高楼屹立在长江边,这样的高楼共超过 40 栋。


而据崇明建设世界级生态岛的 " 十三五 " 规划显示,崇明坚持和落实 " 生态立岛 " 的原则,坚决不搞大开发,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 70 万人左右,新建建筑高度原则控制在 18 米以下。


也就是说,绿地长岛项目的高度已超控制高度的近 2 倍。


另外,绿地长岛项目据称将引入人口超 20 万人,接近崇明建设世界级生态岛的常住人口规划数的三分之一。而上海崇明区规划的常住人口是要控制在 70 万人,绿地控股一个项目就占到岛上人口的 1/3。


事实上,绿地控股的项目较为特殊。崇明岛一分为三,虽然大部分归上海,但是北部还是有一些边缘地带归江苏南通,另一部分属于启东市启隆镇,绿地长岛项目恰好就在启东。


根据《启东市城市总体规划(2012-2030)》,绿地长岛所在的启隆镇属 " 旅游度假用地 "。而与旅游度假有关的 " 骑士公园 " 等项目则以小区业主为主要的客户。


有公开报道披露:2014 年绿地控股旗下的公司陆续拿到了启隆镇新村沙的大片土地,拿地的成本很低,楼面价在 1000 元左右。而长岛项目在销售时则对外宣称 " 上海、临江、欧式、豪华 " 等字眼,由于价格低曾引起业主的追捧,一些宣传文更是声称绿地长岛项目或会划入上海。


无论是项目高度、还是建设规划,绿地长岛项目均存在擦边球之处。新华社点名之后,绿地控股目前还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2020 年 12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我国首部流域保护法《长江保护法》将于 2021 年 3 月 1 日起施行," 长江保护法 " 将统筹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进一步夯实 " 长江大保护 " 的法律基础。


光明网就此发布评论称,大量楼房已经建成,项目究竟是否合规,是否符合 " 长江大保护 " 的要求,是否还能够继续,相关部门理应尽快给出一个权威的结论,给各方一颗定心丸。一边是对生态环境的威胁,一边是开发商的投入和购房者的利益蒙上阴影,哪一个都不是小事情。


在中央媒体的持续关注下,绿地长岛项目去向何方也受到各界关注。


又遭公开讨债


春节期间,绿地控股旗下公司还陷入老话题中:被公开催债。


2 月 2 日晚,东北的房产媒体齐声向绿地讨债:" 绿地集团东北大区,请支付您的欠款 "。从讨债单位来看,哈尔滨乐居和微客联盟合计讨要 191.6 万元、哈尔滨房天下讨要 90.8 万元、凤凰网房产讨要 84.4 万元、安居客哈尔滨站讨要 17.6 万元、新浪黑龙江讨要 10 万元,合计欠款近 400 万元。


这已不是绿地控股第一次被公开催债。2020 年 10 月底,成都一家广告公司曾发布公开向 " 绿地集团 " 西南事业部催讨 7.5 万元的广告款。


除了媒体公开讨债,还有就是农民工、供应商等群体。2021 春节前,农民工、供应商多次围堵绿地江西事业部所在地大楼,引发当地网民的围观。


这两年,农民工向绿地方面讨薪不易,有地方政府要成立专案组来帮农民工讨薪。2 月 2 日,湖南省公安厅召开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新闻发布会,长沙绿地融城被作为典型案例被公布。据披露:长沙绿地融城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薪,拖欠唐某群、刘某红承包项目两个班组农民工工资 513 万。经调解后,该公司才将拖欠的 513 万余元农民工工资支付到位。


绿地200 亿项目被央媒狠批,负债超万亿的它破局很难


目前,除了施工方、供应商、媒体、农民工讨债,绿地控股的讨债大军中,还有政府部门。2020 年 8 月 4 日,沈阳市自然资源局披露一则沈抚新城土地出让金欠缴情况," 沈阳绿地置业 " 欠缴两宗地的土地出让金共 1.46 亿元。这是一笔欠账近 10 年未偿清的债款。


大量拖欠的债务,显示了绿地控股负债的压力。截止 2020 年三季度,绿地控股的总债务达到 1.03 万亿,资产负债率达到 88.6%。


2020 年新冠疫情、房地调控,绿地的销售、现金回流面临较大的压力。1 月 21 日,绿地控股披露数据:2020 年,绿地控股合同销售面积实现 2909.3 万平方米,较上年同期减少 10.7%;合同销售金额约为 3583.53 亿元,同比减少 7.7%。销售面积和销售额呈现双降。


作为中国房企昔日三甲之一,绿地控股近几年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原本属于同梯队的房企纷纷冲击七八千亿规模时,绿地控股还艰难徘徊在 4000 亿门槛。


2020 年全年,绿地控股实现营收 4812.9 亿元,同比增长 12.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37.2 亿元,同比下降 6.93%。


绿地压力不小


截至 2020 年三季度末,绿地控股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 82.38%、净负债率为 183.45%、现金短债比为 0.78,属于踩中 " 三条红线 " 的红档房企,财务压力巨大。


业绩下滑、负债高企,绿地这些年股价表现低迷。截止 2 月 18 日收盘,绿地控股报收于 5.39 元,总市值 655 亿。


2015 年,绿地控股完成第一次混改并实现企业整体上市,上市时绿地市值一度超过 3000 亿元,成为当时房地产板块的第一股。不过,其后绿地股价跌跌不休,由 3000 亿跌到最低时的 600 多亿,蒸发了 2000 多亿,无数股民被套、割肉。


张玉良不止一次提到绿地控股的市值问题,他认为除了房地产行业被资本市场低估这个大环境,绿地控股资本市场估值低也有股东持股流动性以及分红力度不够等因素。


2020 年 7 月 26 日,绿地控股一纸公告,揭开了新一轮深度混改的序幕。今年 1 月,绿地控股董事长、总裁张玉良在 2020 年度媒体交流会上表示,绿地控股的二次混改还在推进中,目前基本上意向企业是两家央企背景的金融机构。但是,尽管有二次混改的利好,但绿地控股的市值依然徘徊在 700 亿上下。


2021 年,对绿地控股而言,挑战与困难依然严峻,10% 的增长目标按绿地控股过去的经历,并不轻松。而新华社对其 200 多亿的绿地长岛项目点名批评,项目前景如何未卜;另一方面,绿地目前仍存在大量的欠债问题,尤其是公开催债不断上演,这对绿地控股的声誉带来直接影响,也会进一步影响其对外合作。


此外,对正在经历二次混改的绿地控股而言,资本市场比较关注的还是其股价和市值问题,绿地控股能否通过二次混改,打破市值的 " 魔咒 " 也备受关注。


文章来源: 德林社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