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300118.SZ,下称东方日升),业绩突然爆雷。业绩大幅下降,使得曾经的光伏行业龙头东方日升中止了可转债的上市,成为A股历史上首家发行可转债募资结束但中止挂牌上市的公司。


2021年1月29日、30日,东方日升接连公布了其2020年业绩预告及业绩补充公告。同比大幅下降的净利润、以及转盈为亏的扣非净利润,使得东方日升的股价两个交易日重挫超35%。


东方日升暴雷七连跌 业绩腰斩市值蒸发上百亿


2月1日开盘,东方日升的股票便一字板跌停,且全天未打开跌停板。次日,该公司股价再度重挫16.49%。截至2月4日,该股收于14.31元/股,四个交易日下跌40.64%。


2月3日,东方日升又发布公告称,由于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公司决定中止可转债上市。值得关注的是,在此之前,该公司已分别于1月22日和26日完成原股东优先配售及网上中签者缴款工作。这意味着,东方日升的上述行为使其成为A股历史上首家发行可转债募资结束但中止挂牌上市的公司。


虽然,对于可转债中止上市后的具体安排,东方日升随即公告了相应办法,即公司将尽快召开董事会申请撤回本次可转债发行。同时承诺不使用募集资金专户中的相关资金。并且,公司及保荐机构还将按照投资者缴纳的认购资金并加算银行同期存款利息返还投资者。但此事还是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就此进行更深入的解释说明。


东方日升暴雷七连跌 业绩腰斩市值蒸发上百亿


对此,《投资时报》研究员进一步调查发现,东方日升此次的业绩爆雷并非毫无征兆,或与其面临的行业内外风险密切相关。


业绩“大变脸”


据国家能源局最新统计,2020年中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达4820万千瓦,同比增长约60%。得益于此,多家光伏产业公司2020年业绩均实现飞跃式增长。


如光伏龙头隆基股份(601012.SH)预计2020年全年净利润将同比增长55.30%至62.88%,达到82亿元至86亿元;阳光电源(300274.SZ)、天合光能(688599.SH)、迈为股份(300751.SZ)等行业头部企业,2020年预计净利润同比增幅也分别达到107%—130%、87.55%—107.29%、以及47.45%—63.61%。


然而,同样处于光伏行业的东方日升,2020年却交出了份不尽人意的答卷。据资料显示,东方日升成立于2002年12月,主要从事光伏并网发电系统、光伏独立供电系统、太阳能电池片、组件等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0年该公司成功在深圳创业板上市。


据东方日升日前公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及补充公告信息显示,虽然该公司预计营业收入仍保持稳增态势,达到150亿元至170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同比增长4.14%至18.02%。但其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骤降75.35%至83.57%,仅有1.60亿元至2.4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甚至转盈为亏,亏损额在0.60亿元至1.40亿元之间。


针对业绩下滑,东方日升方面解释称,一方面受到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及产品价格下滑的双重影响;另一方面受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影响。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该公司近年来财报发现,东方日升此次的业绩骤降并非全系上述原因所致。事实上,自2010年上市以来,东方日升的业绩就长期处于忽增忽降的不稳定态势,2011年、2012年以及2018年,该公司的营收及净利润双双呈现出下滑趋势。


其中,最为严重的当属2012年,东方日升全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滑51.77%至10.16亿元,较上一年相比缩水近10亿元;其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更是同比骤降988.38%,转盈为亏,且亏损额达到4.81亿元。东方日升那一年的业绩剧降,在当时甚至引发了退市担忧。


虽然进入2013年,东方日升的业绩有所回弹,重新实现盈利,但在此后的几年里,该公司业绩再一次陷入回升与增收不增利或双下滑之间不断转换循环中。


还需要注意的是,据财报数据披露,2020年前三季度东方日升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同比出现17.33%的下滑,但仍有6.48亿元,并且扣除非经常损益后为3.51亿元。这意味着,该公司第四季度或再次出现超过4亿元的大额亏损。


东方日升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及同比增长率


内外承压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东方日升此次业绩爆雷与其面临的行业内外风险密切相关。


根据第三方机构PV InfoLink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前十光伏组件企业的组件出货量共计约为114.1GW,占据全年总需求的81.50%。其中,位居前五的企业出货量相较于上一年均有超过30%的增长。可见,东方日升所处的光伏组件行业具有大者恒大、汰弱留强的特点。


然而,在出货量增长明显的前五名企业中,却并未看到东方日升的身影。据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东方日升的出货量仅排在了第七位,在隆基股份、天合光能等龙头企业之后。


除此之外,随着光伏组件行业的逐步向(硅片、电池、组件)垂直一体化趋势靠拢,东方日升还面临着来自业务方面的压力。


据了解,相比于行业内为早日实现产能垂直一体化,加急补全短板的龙头企业,东方日升自上市以来就长期占据主营业务八成以上的电池组件,业务规模、成本竞争仍处于行业内的下游水平。该公司高管也曾坦言,由于电池片产能远低于组件产能,为保证组件出货而牺牲利润,也是公司此次净利润骤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有业内人士认为,光伏行业在需求层面的确定性很高,但市场却普遍低估了其较强的周期性。自2020年下半年起,该行业内就有大批量的公司通过二级市场多次融资,这或使得2021年后各个环节的供给迅速攀升。在需求确定的前提下,超预期的供给将可能对整个光伏行业的盈利造成较大冲击。


文章来源: 投资时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