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纺织外贸受到了沉重打击,整条纺织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基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好在随着疫情好坏反复变化以及宏观事件频发,纺织订单偶尔还是能够从夹缝中达到一波小高峰,例如国庆之后的纺织市场基本就是一幅旺季的样子。但是却有一个纺织加工环节今年异常低调,似乎整个市场变化与自己关系不大,这个环节就是印花环节。


与染色环节今年市场出现爆仓、满开不同,各种印花种类今年的状态一直都是与开工不足、订单缺乏离不开。其中尤其是数码印花为最,甚至可以说数码印花遭遇了自诞生以来最大的生存危机。


价格持续跳水,已成最便宜的印花


如果在一年前有人告诉你,数码印花是市场常见的印花种类中最便宜的一种,那么你一定会觉得这人是一个纺织白痴。毕竟数码印花从出现在市场上的那天开始,就基本是以一种贵族的姿态出现,打样100元/米、大货70-80元/米是最初的出场费,即使经过几年的市场竞争,那价格已基本都在10元/米以上。就算这个价格依然是水印花、转移印花的5倍以上。


数码印花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危机!已成最便宜的印花


但是近几年数码印花的价格开始加速跳水,先是进去10元/米区间,有快速向5元/米迈进,尤其是今年下跌的速度更快了。今年6、7月份,数码印花市场上的主流价格还停留在4-5元/米,到进入11月就已经有数码印花企业打出了“打样米样免费,50-100米5元/米,100-500米3元/米,500-2000米2.5元/米,大货2000米以上2元/米”的超低价。


以2000米5套色的订单为例,水印花每米成本大概在3.9元/米左右,转移印花大概在6元/米,而2000米的数码印花只有2元/米了。行情反转,以前数码印花是水印花、转移印花的几倍,现在连水印的一半都快不到了。


数码印花价格在物价飞涨的今天,却年年跌破底线,与水印花、转移印花的持续上涨形成鲜明对比,在这种情况下,数码印花企业又有何利润可言。


价格暴跌背后,是企业的生存危机


“本厂因另有发展,现将数码印花机和毛毯机(包括营业执照和环保指标)一起出售……”类似这类数码印花企业“卖厂”消息,今年的纺织人应该都见怪不怪了。实际上图中这家“卖厂”企业从上半年就开始了,也就是说半年来这家数码印花厂都没有成功卖出,市场上对数码印花的冷淡可见一斑。


市场上有一家数码印花厂,它近几年的发展状态或许就是数码印花行业的整个缩影。2018年之前厂里人很多,描稿3-4人、印花出纸2-3人、毛毯机2人、打卷1人,整个公司有十来个人。但2018年全公司的人数减少到了3-4人,2019年之后更夸张,老板加员工只有2人,2020年老板已经改行了。


数码印花企业的生产状态可能是我们熟知的纺织加工环节中最落寞的一种,但为何数码印花会走到今年这一步?


忽视品质,市场进入低价竞争


一直以来数码印花都是以“产量低、精细化”的形象示人,早年选择数码印花的客户也都是看中数码印花的花型精细、色彩艳丽且套色数多。这种模式实际上与现在服装市场的少而精、快反等流行趋势是相匹配的。但是近年来整个印花行业的整体状态不佳,各种后整理工艺,例如涂料印花、压花、滴塑等等抢占了很多传统印花市场。今年叠加疫情影响,整年下来传统印花大户水印花的状态都大部分只能维持50%的开机率,数码印花竞争激烈日子可想而知。


相对于水印花与转移印花,数码印花的门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同时数码印花出场时候的高利润,吸引了市场上众多纺织人跟风。几年下来供需关系迅速失衡,数码印花被迫进入了低价竞争。


但低价竞争也许是活下去最有效的方法,首先低价竞争不仅仅在与同行抢订单,更是在与水印花、转移印花抢订单。精细、艳丽、无套色限制再加上超低价的组合,基本就是水印花与转移印花的噩梦。除非特殊要求例如渗透等,绝大多数客户可能会首选数码印花。


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产量,不过市场上早就有了各种高速印花出纸机。以往每小时仅仅10-20米的产量,正被各种100米/小时,甚至几百米/小时的机器取代。


不过以低速低产换来的品质保证就很容易被打破,但为了达到足够的产量,摊薄成本获得更多订单,即使放弃一部分精度也在所不惜。目前已有不少企业明确表示在品质与速度之间选择了后者。


数码印花走下神坛进入低价,可能是今年行情之下的无奈之举,但也绝对是数码印花向死而生,打响的绝地反击之战。


文章来源: 化纤头条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