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4日消息,慈星股份晚间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裕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裕人企业有限公司为引进战略投资者、优化股权结构同时缓解自身资金压力,拟在未来6个月内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10%的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后,公司控股股东可能发生变化,实控人不变。


慈星股份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子公司中天自动化公司的利润增长点主要来自于锂电池设备及光伏电池设备销售的快速增长。


慈星股份股东疯狂套现 多位律师称此举 “涉嫌内幕交易”


每到年关,正当部分上市公司忙着卖房卖地卖资产保壳,争当“来年又是一条好汉”时,慈星股份(300307.SZ)却不幸地连年关都没熬过去,就嘭地一声炸雷了。


2019年12月30日,一则关于以往收购的标的公司业绩未能达标,需要大幅计提巨额商誉、无形资产减值导致上市公司2019年业绩预亏的公告横空出世,慈星股份成为预亏暴雷队伍中的一员。


相信在风云君的科普下,这熟悉的套路、熟悉的味道老铁们已经不陌生了,下面一起随风云君验证下慈星股份是否如同我们预料中的那般,一亏亏到底的——


慈星股份股东疯狂套现 多位律师称此举 “涉嫌内幕交易”


一、实控人绝对控股


慈星股份(宁波慈星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港股合资公司宁波市裕人针织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人有限”),由创始人孙平范2003年8月设立。


2009年起裕人有限陆续吸收合并实控人控制下的其他电脑针织机械研发、销售公司及担保子公司,2010年12月经由裕人有限整体改制成功,进入上市申报阶段。


2012年3月末,慈星股份在创业板上市,实控人为公司创始人孙平范。此时孙平范通过上市公司股东宁波裕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人投资”)、创福企业有限公司(香港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创福”)持有慈星股份70.71%的表决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慈星股份股东疯狂套现 多位律师称此举 “涉嫌内幕交易”


2015年6月末,慈星股份上市前夕引入的投资者基本都通过减持从前十大股东之列消失,陆续套现离场。


目前,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早已几经变更,但实控人仍为孙平范。


二、收购优投科技、多义乐


对慈星股份而言,外延并购是常态。


早在上市前,慈星股份就收购或参股国外电脑针织机相关的公司斯坦格(Steiger)、Logica,以获得斯坦格的嵌花电脑横机品牌、技术、横机核心软件。上市后,慈星股份曾先后通过收购、增资控股多家机器人、智控自动化公司,但都没扑棱起什么水花。


收购三、四年以来,在所涉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合计不超过1亿元、基本全都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慈星股份陆续将旗下这些公司的参股股份转让给其他出资方,2019年6月末仅保留4家关联主体。


但是,与下面的跨界并购相比,上面的失败只能算是“洒洒水”啦!


2016年7月,慈星股份披露分别以6亿元和4亿元现金收购杭州优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投科技”)100%股权、杭州多义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义乐”)100%股权。


优投科技于2015年2月成立,多义乐于2015年1月成立,二者主要在移动互联网广告服务平台上为广告主提供广告营销服务,互联网用户还能在多义乐的自有手机视频平台上通过付费方式获得相应的视频资源。


由于成立时间不长,优投科技和多义乐的净资产规模和盈利能力相对偏小、偏弱。根据慈星股份御用评估机构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的评估结果,优投科技和多义乐的评估增值率分别高达4,538.75%和2,381.44%,也就是45倍和23.8倍。


经此一役,慈星股份的商誉暴增至8.62亿元。


2016——2017年,优投科技和多义乐完成了业绩承诺,但到了2018年,二者的当年业绩承诺均未达标。在累计统计口径下,优投科技和多义乐分别以超出目标309.4万元、570.18万元的微妙优势完成业绩目标。


对此,2019年8月末慈星股份还对优投科技和多义乐的管理层发放了154万元和285万元的超额业绩奖励。


然而,受头部效应的冲击影响,专注于长尾流量的优投科技和多义乐客户锐减,2019年前三季度优投科技和多义乐在营业收入、毛利率、客户数量的环比和同比上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少。其中,优投科技广告客户从2019Q1的月均59个下降至2019Q3的月均31个,多义乐在话费支付业务上的客户从月均63个(2019Q1)减少至月均27个(2019Q3)。


文章来源: 新浪财经,同花顺财经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