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最近的经济热词“内循环”再次出现在了政治局会议通稿上。


此次政治局会议意义重大,对下半年经济工作定了调子。会议内容丰富,其中不乏市场关注的热点。


首提“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


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建立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中长期协调机制,坚持结构调整的战略方向,更多依靠科技创新,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这是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及“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不过,两个循环的说法此前已经被频繁提及。


中信证券(29.560, -0.21, -0.71%)固收团队认为,“两个循环”有助于优化我国产业结构和供应链结构,并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要素市场化改革提振产能活力,但短期内其对经济的带动效果更多体现在促进居民消费意愿、推进有效投资、减税降费释放企业活力等偏需求端的政策。经估算,乐观预期下“两个循环”能撬动3.7%左右的经济增长。


沈建光称,“内循环”并非闭门造车,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所说,“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因此,“双循环”战略事实上对对外开放提出了更高要求。7月2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常会时强调稳外贸稳外资是落实“六稳”工作部署的重要环节。实施“双循环”,应充分利用巨大国内市场潜力,进一步对外开放,吸引跨国企业投资、保持产业链的完整性,继续致力于推动全球化进程。


37字阐述资本市场


4月17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并未提及资本市场,但是7月30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以37字来阐述资本市场:要推进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促进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最高层定调了!“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这些地方终于要起飞了


自2019年以来,关于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的问题多次在重要会议中提及。


2019年2月,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提到要“完善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把好市场入口和市场出口两道关,加强对交易的全程监管”。


2019年11月,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今年4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再次强调,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制定出台完善股票市场基础制度的意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改革方向,改革完善股票市场发行、交易、退市等制度。


最高层定调了!“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这些地方终于要起飞了


7月1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三十六次会议研究全面落实对资本市场违法犯罪行为“零容忍”工作要求。其中提出,深化退市制度改革,进一步完善退市标准,简化退市程序,强化退市监管力度,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形成“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市场化、常态化退出机制。


下半年货币政策政治局定调两要求 降准要年底、存款降息概率为零?


会议表示,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要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对比一季度政治局会议,二季度会议对于货币政策的定调明显偏鹰派。“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运用降准、降息、再贷款等手段,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一季度会议表示。


不过,多位分析师仍然认为,年内还是存在降准的概率,但对于降准的落地时间存在一定分歧,部分观点认为要等到年末。“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近乎于零。”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认为。


降准要等到年末?


事实上,自6月中旬以来对于降准,市场期待已久,但截至目前一再落空。6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要综合运用降准、再贷款等工具,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不过,市场对于降准于7月初落地的预期落空。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前发改委、央行等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提出要灵活运用降准、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再次引起了降准的期待。


事实上,观察5月底以来的货币政策操作,央行态度已明显边际转紧。统计显示,截至今日,央行7月单月在公开市场净回笼规模达6877亿元,为连续第二个月净回笼,DR001则维持在1.5-2.0%区间。


“总体而言,下一阶段货币政策还是延续5月底、6月初以来总体偏稳健,但是还要强调灵活适度。”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认为。


何为“适度”?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曾解释:一是总量上要适度,信贷的投放要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二是价格上要适度,要引导融资成本进一步降低,向实体经济让利,“也要认识到利率适当下行并不是利率越低越好,利率过低就会产生套利的问题。”


中诚信国际认为,下半年货币政策将延续稳健灵活,结合年内公开市场到期分布、央行跨年呵护流动性考虑,预计仍有1-2次(定向)降准机会,时间窗口或在年末。


陆挺则表示,考虑到6月底至7月初股市反弹,央行在采取降准等货币政策时将更加谨慎,以免引发股市泡沫使之前为经济复苏做出的种种努力付诸东流,“目前来看,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6月18日,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陆家嘴论坛讲话中曾提到,金融体系富有韧性通常是经济强健的表现,但是当实体经济尚未重启,股票市场却高歌猛进,这种情况很难让人理解。


不过,部分观点也较为乐观。国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园表示,货币政策将边际收紧,但增强宏观政策的针对性和时效性,降准大概率会在三季度。


强调“精准导向”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货币政策,此次会议还明确提出了“精准导向”的要求。“精准”并非新词,今年以来央行对于货币政策的表述已提到多次,尤其是再贷款再贴现,以及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


今年6月1日,央行创设了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个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创新的这两个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将货币政策操作与金融机构对普惠小微企业提供的金融支持直接联系,保证了精准调控。”央行表示。


“3000亿保供的再贷款就是低成本支持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一个货币政策工具,提供精准、直达的资金支持。”7月10日,央行办公厅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周学东在新闻发布会上曾举例称。


按照央行的安排,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将在于落实1万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以及两项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数据显示,截至7月7日,地方法人银行已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包括贴现总共是3747亿元。


“结构性货币政策还要进一步发力,包括普惠再贷款,1万亿的再贷款要进一步用。同时还要研究无抵押信用贷款,加强对小微企业首贷率、无还本续贷,以及大型商业银行的普惠性小微贷款增速的考核。”颜色表示。


而此次政治局会议对于信贷方向也做出了一些要求:要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


此外,对于房地产方面,会议要求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一般实体和股市流动性感受会滞后货币政策1-2个季度,而实体流动性向股市迁徙的速度受房地产政策的影响,房地产政策收紧有利于实体流动性向股市转移,低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增加,银行板块表现可以期待。”广发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倪军认为。


文章来源: 和讯网,智谷趋势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