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消息,国内内衣品牌都市丽人日前发布业绩预警公告。公告显示,经过初步评估,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六个月,都市丽人预计亏损不少于1.2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3550万元。


“受疫情影响,公司自营门店及加盟商门店所在的主要购物区人流量受到限制,从而对业绩产生了重大影响。此外,受贸易纠纷影响,市场消费意愿降低,行业大环境不佳也是公司业绩下滑的客观因素。”都市丽人解释称。


都市丽人巨亏13亿存货之苦再加剧 “中国版维秘”能否脱困?


巨亏13亿遇疫情,存货之苦再加剧


据都市丽人透露,受疫情影响,今年2-3月公司及加盟商90%店铺暂停营业。直至3月下旬,公司门店才开始陆续回复营业。都市丽人在公告中表示,今年5月,都市丽人自营门店及加盟商门店的零售销售额已达到2019年5月的80%以上;与此同时,电商销售方面也实现了30%以上的增长,下半年将持续得到改善。


今年以来,实体零售在疫情影响下大受冲击,尤其是服装领域。Wind数据显示,2020第一季度,SW纺织服装行业总营收为603.17亿元,同比减少10.90%;归母净利润为10.74亿元,同比下降 80.62%。其中,女装、男装增速下滑最为明显。


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指出,这次疫情会令本就面临业绩问题的部分服装企业困境加剧,以线下渠道为主体的企业急需调整生产计划,进行成本收缩。


实际上,都市丽人在2019年就已陷入营收下滑业绩亏损的困境。财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40.82亿元,同比下滑19.9%;净亏损高达12.98亿元,为2014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而上一年净利润为3.78亿元。


都市丽人巨亏13亿存货之苦再加剧 “中国版维秘”能否脱困?


对于亏损的原因,都市丽人解释称,主要是因为一次性计提了7.38亿元旧存货,直接导致公司归母净利润大幅下降。同时都市丽人还一次性豁免公司主要客户拖欠金额3.27亿元、预提应收账减值拨备0.69亿元、以及关闭店成本0.52亿元,合计4.47亿元。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2019年都市丽人不惜自损来破除经营弊端,这充分表明公司“断臂求转型”的决心。此前,因快速扩张导致自营门店和加盟门店库存增长,公司饱受存货之苦,大规模的改革动作或许是一个新开始。


尽管从去年就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但突发疫情再次冲击着都市丽人。记者注意到,今年“6·18”电商节期间,都市丽人在天猫和京东旗舰店推出了大量折扣商品。其中,天猫旗舰店中商品一般标价在50-100元内,618活动中商品本身就有优惠,在此基础上还有两件8折、三件7折的叠加优惠,此外,店铺还有满199元减100元的清仓优惠。


在6·18电商节过后,都市丽人天猫旗舰店又开启了6周年庆,推出了超低折扣。


如此频繁促销和大幅度折扣,都市丽人被质疑为清理旧存货。“与品牌形象相比,都市丽人迫切将把库存变为收入,这也是今年服装行业的主旋律。”一位服装从业人士向记者表示。


针对质疑声,5月29日,都市丽人发布澄清公告称,针对在2017年及之前推出的存货,管理层计划于2020年按存货重量计算的价格(实际上提供约0.5折)售予东南亚地区发展中国家,并计提全额拨备。针对2018年推出的存货,都市丽人将提供高于2019年平均折扣水平在折扣特卖店及折扣电商平台上进行销售,且2020年的平均折扣水平可能超过3.5折。


都市丽人巨亏13亿存货之苦再加剧 “中国版维秘”能否脱困?


不过,从财报来看,都市丽人的存库压力确实不小。数据显示,2016-2019年,都市丽人的存货分别为11.51亿元、11.12亿元、11.65亿元、6.80亿元。


产品曾多次曝出质量问题


在迅速扩张的同时,都市丽人也曾多次曝出质量问题。


2016年起,都市丽人产品多次登上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的质量不合格黑榜。而在2019年4月,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开展的家居服检测中,其中都市丽人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标称)生产的一批次都市丽人女士睡衣缝子纰裂项目被检测出不合格。


在天猫投诉平台上,多名消费者曾就都市丽人的产品质量问题发起投诉,并要求退款退货。据不完全统计,自今年2月份以来,有关内衣质量问题的投诉就达7条。


都市丽人也曾在公告中表示:“我们将回归专注实用、功能和性价比较高的产品,并通过加大对电商渠道和小程式的投资,以打破线上和线下营销之间的界限实现全渠道营销等方式,逐步恢复集团及其加盟商的稳健增长及盈利能力。”


大额存货囤积、连连亏损、产品质量不合格……本就经营不善的都市丽人,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也不如人意。截至6月30日收盘,都市丽人报0.48港元,跌幅达7.69%,市值10.8亿港元。


“中国版维秘”能否脱困?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公司2019年亏损的原因,都市丽人在年报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一次性计提了7.38亿元旧存货,直接导致公司归母净利润大幅下降。同时都市丽人还一次性豁免公司主要客户拖欠金额3.27亿元、预提应收账减值拨备0.69亿元、以及关闭店成本0.52亿元,合计4.47亿元。


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2019年都市丽人不惜自损来破除经营弊端,这充分表明公司“断臂求转型”的决心。此前,因快速扩张导致自营门店和加盟门店库存增长,公司饱受存货之苦,大规模的改革动作或许是一个新开始。


近年来,都市丽人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寻求转型。


2019年8月,都市丽人委任萧家乐为新行政总裁,以及进行了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人事调整。


2019年6月21日,都市丽人将代言人从林志玲换成了关晓彤。值得注意的是,林志玲从2012年就开始代言都市丽人,期间,都市丽人成为国内第一内衣品牌,还完成了赴港上市的目标。


从“志玲姐姐”到“国民女儿”的转变也意味着都市丽人一个时代的翻篇,被视为都市丽人吸引年轻消费者的方式之一。


2018年7月,都市丽人还聘任维密前总裁兼CEO Sharen Jester Turney为首席战略官,并于同年引入了京东、腾讯以及唯品会的融资,加强电商渠道的业务发展。


在6月26日发布的业绩预告中,都市丽人表示将继续实施转型计划。


该公司将继续采取的转型包括:


由快时尚性感产品转至实用、功能和性价比高的产品;


加大对电商渠道和腾讯小程序的投资,实现全渠道营销;


聚焦经典款产品并大幅减少库存单位数量;


通过各种销售及分销渠道提供合理折扣,开设工厂折扣店超过100间;


开设以“家庭生活理念”为主题的购物中心门店并以新形象开设或翻新第七代门店,预计在今年5-8月,开设或翻新约200间门店等。


对于都市丽人的转型,有投资者表示:“除了打价格战,都市丽人没有其他的优势可言,只有回到以用户为中心,精准定位,才有可能重回市场。”


行业在变化,消费在升级,“中国版维秘”想要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通过转型扭转形象,重新获得年轻人的关注,路还很长。


文章来源: 央广网,蓝鲸财经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