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天晟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吴海宙、晟衍(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晟衍”)拟向融海资产管理公司(简称“融海资管”)合计转让其持有的天晟新材3000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20%),融海资管成为天晟新材的战略投资者。

天晟新材迎来国资“救世主” 控股股东拟向融海资管转让9.2%股权

据悉,融海资管为青岛融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100%控股企业,而后者为青岛市李沧区政府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


对于此次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带来的影响,公司董秘许冬冬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引入国有资本,有利于优化股权结构,为公司引进更多政府、产业、金融等战略及业务资源。同时,受让方将向公司提供融资支持或为公司融资提供增信,推动公司业务发展,为公司现有业务及新业务开拓提供支持。”


天晟新材上市以来,一直广受资本市场关注,但是其业绩却没有像它的关注度一样高涨。


2011年至2016年天晟新材营业收入一直保持小幅缓慢增长,从4.13亿元涨到8.22亿元,用了6年之久。这6年间,其净利润也是两年正,四年负。2017年天晟新材还遭遇首次营收与净利润“双降”,营业收入同比下降6.09%,净利润同比下降505.09%。


随后2018年虽有略微回升,但2019年又变脸回落。根据2019年年报,其营业收入8.9亿,下降了1.2%,净利润-2.9亿,下降了1883.2%,下降幅度过大,出现异常。


对于2019年业绩“大变脸”,天晟新材给出的解释是计提商誉、存货等资产减值准备。天晟新材为新光环保商誉减值准备预计计提10100万元,为天晟复合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约为7550万元。不过这看似合理的回答,市场却持以怀疑态度;天晟新材商誉、存货、固定资产、应收账款等多项资产同时去计提减值的行为让大家质疑是否存在公司业绩“洗大澡”动机?


前嫌还未解除之际,天晟新材迎来了生命中的“救世主”——融海资管。


引进国有资本促进资源输入


资料显示,本次交易的转让方吴海宙系天晟新材董事长、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转让方晟衍系吴海宙100%控股企业。本次交易完成后,吴海宙、吕泽伟、孙剑、晟衍合计持有公司股份将降至57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71%),其中晟衍持有公司股份数变为0股;而融海资管与其一致行动人长沙盈海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4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70%。


天晟新材表示,本次交易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也未触及要约收购,但融海资管成为公司战略投资者后,拟继续通过多种形式取得天晟新材控制权。


记者注意到,天晟新材本次引进融海资管入股,与青岛市国资委推进市属企业加快上市发展的战略不无关系。根据青岛市国资委的计划,到2022年,青岛每户市属企业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市属企业上市公司总数由目前的10家增加到25家左右。


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盘和林告诉记者:“从国有资本和政府背景的属性来看,融海资管未来作为控股股东的话,可以带来更多政府的资源,能够促成一定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标的股份单价为9.85元/股,相应交易对价总额为2.96亿元。而截至6月22日收盘,天晟新材股价报8.02元/股,交易价格与当日收盘价相比溢价22.82%。


对此,盘和林告诉记者:“从资本运作和战略投资者的角度来说,采用溢价两成收购天晟新材股份还是比较合理的,不算很高的溢价,天晟新材的业务领域还是有增长空间的。”


上市九年转型之路坎坷


记者注意到,成立于1998年的天晟新材一直从事于高分子发泡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覆盖风力发电、轨道交通、房车营地车、船舶制造、节能建筑等领域。自2011年上市至今,公司9年间的业绩走势可谓曲折跌宕。


2011年至2016年间,公司营收由4.13亿元上涨至8.22亿元,增近一倍。然而,期间公司净利润却陷入了“隔两三年即亏损”的怪圈。2013年度,公司净利润亏损8059万元,同比下降511.38%。2014年实现扭亏为盈后,时隔三年,公司又于2017年陷入亏损状态。


面对业绩困境,公司也在积极谋求转型。自2017年9月份与中铁高新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后,双方于2018年1月份在南京合资设立中铁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同年4月份,公司将涉及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务的资产进行了股权转让。


2018年度,整合转型后的天晟新材实现扭亏为盈,其交通配套类产品实现营收2.4亿元,营收贡献率超25%。然而2019年,公司再次陷入净利润亏损的怪圈。


综合来看,天晟新材上市九年来,转型整合之路坎坷起伏。如果未来融海资管控股天晟新材,能否给上市公司带来实质性的经济效益和改善?


对此,盘和林告诉记者:“从目前看来,融海资管是青岛市李沧区政府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可能战略资源不算太多。国有资本在资金、信用和背书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好处,但是也有可能会存在效率下降的问题,公司未来具体发展效益还有待观察。”


记者注意到,今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天晟新材净利润持续亏损。提及目前新光环保经营情况和未来发展规划时,许冬冬向记者表示,“新光环保目前经营正常,公司未来在发泡材料及应用领域,将不断加强、扩大与终端市场交流的广度和深度,开发新产品、拓展新客户;在交通配套类产品领域,将全力开拓发展铁路、公路声屏障,形成科技和产业化的优势,扩大市场份额”。


天眼查数据显示,融海资管为青岛融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100%控股企业,后者为青岛市李沧区政府下属的国有独资公司,承担着国有资产和重点项目管理运营的职能。青岛官方信息显示,3月26日上午,青岛市国资委召开市属企业加快上市发展工作专题视频会,按照市属企业加快上市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未来三年,市属企业将加快培育上市资源,打造优质上市公司,做强做优做大上市公司;到2022年,每户市属企业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


青岛融海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公司已与海尔金控、中科金控、万联证券等合作,并参股投资海尔·海创汇创业孵化平台等项目。


国资战投的进入,也将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天晟新材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引入国有资本,有利于优化股权结构,提升公司治理水平与可持续发展能力。为公司引进更多政府、产业、金融等战略及业务资源。受让方将向天晟新材提供融资支持或为天晟新材融资提供增信支持,推动天晟新材业务发展,为公司现有业务及新业务开拓提供支持,有利于公司保持持续盈利能力和持续健康发展。

本文来源:证券日报,中国证券报,华夏能源网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