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早间,上市公司大亚圣象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陈晓龙因突发疾病,于5月31日不幸逝世。大亚圣象公司相关人士对搜狐财经表示,上周五他还与陈晓龙董事长沟通规划下半年的工作,“没想到周日(5月31日)下午17时就不行了”。该人士称,陈晓龙系突发脑溢血,后送至医院,于5月31日20时逝世。


根据大亚圣象公告,陈晓龙今年44岁。他出生于1976年,于2015年9月至今任上市公司董事长;2018年6月至今任圣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大亚圣象是一家主营木地板生产和销售的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1976年出生的陈晓龙简介如下:本科经济学学士、英国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2年至2005年任大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2006年至2011年任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助理;2011年5月至今任江苏绿源精细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2015年7月至2019年8月任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裁;2015年7月至今任大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2018年6月至今任圣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2015年9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长。


2019年,陈晓龙曾接受搜狐财经访谈。


陈晓龙对搜狐财经表示,大亚圣象正积极布局海外市场,希望利用并整合全球资源提升圣象的竞争力,“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一定会走向全球化。如果不将全球资源整合到为我们所用,我们的产品就缺乏竞争力,产品价格也就没有竞争力。”


谈及大亚圣象的企业文化,陈晓龙告诉搜狐财经,圣象不会急功近利地赚取利润,而是将企业品牌当成一项永久的事业经营,努力做一个百年老店品牌,“我们会一直坚持把产品做好,对消费者负责。”


近年来,大亚圣象陷入了旷日持久的控制权之争。2019年4月,陈晓龙的母亲与大哥签发文件,宣布撤销对陈晓龙大亚集团董事长职务的任命。而陈晓龙掌控下的大亚集团,则拒绝认可上述文件。


陈晓龙的突然去世,使得大亚圣象控制权之争变数陡增。目前,上市公司尚未宣布董事长的继任人选。


1976年出生的陈晓龙,正值身强力壮的年纪,他的逝世让人颇感意外。也不经让人联想到5年前,大亚集团的创始人、陈晓龙的父亲陈兴康的意外离世。


陈兴康离世后,围绕大亚圣象的控制权,家族内部血亲反目,夺权事件层出不穷,而随着弟弟陈晓龙的逝世,这一系列争夺自然也就“落下帷幕”了......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2018年12月26日,陈晓龙在大亚集团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致辞


5年前创始人意外离世,兄弟二人临时接权


2015年4月,大亚集团的创始人、大亚圣象商业体系的缔造者陈兴康因意外离世。因未立遗嘱,其妻儿共四人依法继承其所持股份。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大亚集团的创始人陈兴康


其中,陈兴康的夫人戴品哎持有意博瑞特31.875%的股权和卓睿投资62.5%的股权,其余三位子女(长子陈建军、女儿陈巧玲以及次子陈晓龙)各自分别持有意博瑞特6.375%的股权和卓睿投资12.5%的股权。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四人中,戴品哎当时已退休,陈建军和陈巧玲都没有进入大亚集团,只有陈晓龙一直在大亚体系内任职。


2015年7月,陈氏家族派出陈晓龙和陈建军共同进入大亚董事会,陈晓龙任董事长,陈建军任总裁。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在业务归属上,二人也进行了分割,圣象的地板业务由陈建军负责,大亚的板材业务则由陈晓龙负责。


值得一提的是,时任总裁的翁少斌对此投出了弃权票,弃权的原因是“对董事候选人陈晓龙先生的履历情况不太了解”。


2015年8月,母子四人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如果四方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则由戴品哎按照其意见决策并执行。四人股权的分配情况再加上这一份协议,四人有商有量,商量不妥就听妈的。好一派“家和万事兴”的景象。


很快,翁少斌辞职。陈氏家族对大亚集团的控制权已是牢不可破。


但是,陈建军长期任职当地机关,没有管理过企业;陈晓龙在大亚集团的最高职务也不过为财务总监助理,两人的企业管理经验都有限。最初的妥协约定是4人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兄弟二人“轮流坐庄”、三年一轮换。先由弟弟陈晓龙出任集团董事长、总裁,并掌控上市公司。


兄弟反目内斗不断,大亚圣象控制权变动频繁


2017年5月,哥哥陈建军当选大亚圣象董事,任期到2020年5月。这一人事变动,是在为哥哥陈建军和弟弟陈晓龙(当时任董事长)之间的轮值做准备。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大亚科技集团董事长陈建军


按照“三年之约”,哥哥陈建军应该是在2018年7月左右走马上任。在之前,公司由幼子陈晓龙出任大亚集团董事长,并主持旗下最重要资产大亚圣象的工作。


但在2018年7月,兄弟轮庄出现“意外”。大亚圣象突然发公告:根据控股股东大亚集团提议,解除陈建军上市公司董事等职务。


本该是哥哥陈建军“接棒”的日子,弟弟却和姐姐陈巧玲联手“将了一军”,一纸公告解除了哥哥在上市公司的职务:


大亚集团发布文件称,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董事长应由董事会选举产生,而董事由股东会选举产生,并非由“委派产生”:新委派的董事长和特别临时措施均无效。


就此,法律、媒体的介入“陈氏家族”豪门斗争,这场“家丑”也暴露在公众之中。


一系列操作后,哥哥陈建军被弟弟陈晓龙彻底赶出了大亚圣象体系。


事情捅到了母亲戴品哎那里,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站队大儿子陈建军:


2018年7月,戴品哎将持有的意博瑞特31.525%股权和卓睿投资54.5%股权转让给陈建军,至此,陈建军持有的两家公司的股权升至37.9%和67%。


经过股权转让之后,“长子系”拥有了绝对话语权。


2019年4月17日,卓睿投资内部发文宣布,陈晓龙出任大亚集团董事长3年任期已满,撤回对他的委派,重新委派陈建军接任大亚集团董事长,并明确陈晓龙不得再行使任何与董事长相关的权利。


同时,戴品哎和陈建军联合签署内部文件,强调在新旧董事长交替期间,大亚集团实施临时特别措施,期间一切需审批事项需报送董事长陈建军签字。


大亚集团的掌门人之争似乎尘埃落定,陈建军通过控制大亚集团法人股东进而对陈晓龙釜底抽薪,成功依法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裁。


但是,数次交锋之后陈建军依然没能接手,已经实际控制权在握的陈晓龙拒不交出相关公司的证照、公章印鉴、财务账册等,让陈建军只得到了一个空架子。


4年市值蒸发70亿,大亚圣象未来何在?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末,大亚集团总资产达125亿元,较上市初7.8亿元翻了16倍,年营收逾124亿元。


彼时,掌控集体团公司和上市公司的陈兴康虽以年近古稀,却没有安逸于自己的舒适地带,而是继续以实业家的热情,为家族事业呕心沥血。


按照陈兴康的战略部署,2015年,拟对上市公司业务做出大幅调整,置出所有非木业资产,将大亚科技从过去的多元化公司,转为纯木业经营公司。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这位实业家的梦想就此止步。


大亚圣象董事长陈晓龙突发脑溢血逝世,地板之王重演遗产争夺战?


大亚圣象生产车间


陈晓龙接手后, 2015年至2019年,公司年营业收入稳定在70亿元左右,其净利润为3.18亿元、5.41亿元、6.59亿元、7.25亿元。看似业绩稳中有增,但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同比增幅分别为94.37%、70.22%、21.82%、9.95%,增速持续放缓。


这些年来业绩的增长,或主要归功于陈兴康2015年纯木业经营的战略方向,而作为战略执行者的陈晓龙团队,似乎并未有明显建树。


而兄弟反目,更使得公司经营状况受到波及。去年7月,大亚集团公告因筹划不善,造成资金周转困难,大亚集团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共有3.69亿元的银行借款逾期未及时归还。


今年4月28日,大亚圣象发布2019年报,这家国内地板和人造板生产销售行业的龙头企业,去年的利润增幅3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同时营收增幅也在持续收窄,至今仍未达到创始人陈兴康最后一年掌舵,也就是2015年的营收水平。


陈晓龙走了,兄弟纷争在这里画下了句点。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陈晓龙会活得更快乐。于大亚圣象这家企业而言,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一山难容二虎。至于在哥哥陈建军的带领下,大亚圣象能否重回彼时陈兴康时代的辉煌,我们还要画一个问号。


大亚圣象创建于1999年,是我国人造板和地板行业领军企业。公司股票于1999年6月30日深交所上市,公司以人造板、地板为主业,已建成一条完善的涵盖资源、基材、工厂、研发、设计、营销、服务等各大环节的森工行业上下游的绿色产业链。


大亚圣象2019年报显示,去年营业收入72.98亿元,同比增幅仅为0.51%;实现营业利润8.59亿元,同比减少4.60%;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约7.2亿元,同比下降0.72%。这家国内地板和人造板生产销售行业的龙头企业,去年的利润增幅3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同时营收增幅也在持续收窄,至今仍未达到创始人陈兴康最后一年掌舵,也就是2015年的营收水平。


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55亿元,同比下降46.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52.84万元,而上年同期6307.62万元,由盈转亏。


大亚圣象在5月26日至5月2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涨停,股价截至上周五收盘报收14.65元/股。4月份以来,伴随国内疫情有效管控后的复工复产稳步推进,住宅区上门安装也逐步放开,家居行业的终端消费正迎来复苏。截至6月1日下午14时,大亚圣象股价上涨约7%。

文章来源: 77度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