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5 月 26 日 11 时,2020 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 8 名 " 最新 " 攻顶队员次落、袁复栋、李富庆、普布顿珠、次仁多吉、次仁平措、次仁罗布、洛桑顿珠从海拔 7790 米的 C2 营地出发,今日将抵达海拔 8300 米的突击营地。预计 5 月 27 日凌晨攻顶。接应组副组长旺多及队员索朗多杰将在海拔 8300 米的突击营地负责接应。


据 2020 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接应组组长次仁桑珠介绍,5 月 25 日,队员从海拔 7028 米的 C1 营地出发时风就比较大,行进至海拔 7500 米的大风口时风力变大。大风迫使队员们无法正常攀登,只能趴在路线上慢慢前进。终于抵达海拔 7790 米的 C2 营地之后,队员们在大风中花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帐篷搭起来,只能抱着石头趴下躲避大风。


" 昨天队员们行军非常艰辛。" 次仁桑珠解释说,修路队员和测量登山队队员之所以在这样的大风中继续行军,是为了能赶上 5 月 27 日的攻顶窗口期。


据次仁桑珠介绍,昨晚,队员们在大风中艰难地搭起 7 顶帐篷后,一直担心帐篷会被大风吹走或吹坏。他们三个人挤在一顶帐篷里,只能抓着帐篷杆坐着休息。顶峰测量所需的仪器被队员们小心保护着。队员们一晚上几次出来加固帐篷,大风一直刮到今日 5 时才减弱。


原计划 5 月 26 日凌晨 3 时出发的 6 名修路队队员起床后发现风太大,向前进营地汇报后,得到延后一小时出发的指令。11 时,修路队已抵达海拔 8600 米,次仁桑珠预计 14 时前可完成顶峰修路任务。


珠穆朗玛峰:一生的故事


在 世人眼中,珠穆朗玛峰似乎总是以一种永恒并且伟岸的形象出现。它高冷地站在这个星球的顶点,带给这个世界以崎岖的地形、庞大的冰川、极致的景观、变幻的气候和地震的风险 。只有很少的人考虑过,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从何而来,又将去向何处。


珠穆朗玛峰的一生,也因此常常不为人所知。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珠穆朗玛峰北坡|注: 后台回复“中国地震”,了解珠峰与中国地震的关系。 摄影师@何可


从物质变化的角度,山峰是具有生命的。从岩石的形成与消失,到海拔的升高与降低,它们的生命转化为这个世界最大的永恒:“变化”的永恒。而当我们把时间线拉得足够长时,即便是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玛峰,也在它的一生中,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的故事。


从一片海到一座山,从身负重压到重见天日,从历经磨砺再到触碰蓝天,我们每一个人,或许都可以从珠峰的“奋斗史”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是的,与其说这是山的一生,不如说这是你的一生。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珠峰南坡| 图源@ VCG珠峰南坡| 图源@ VCG


01、生于无形之间


珠峰的顶部,曾是一片远古的海洋。


在阳光晴好的日子里,当珠峰从云雾缭绕中显露出身姿时,人们可以看到珠峰的上部有一层黄色的岩石。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从山脚下的河滩远眺珠峰北坡| 注意珠峰上部明显呈黄色的岩石层 。图源@ VCG


这是珠峰最具标志性的一层岩石,俗称黄带层。无论从哪个方向攀登珠峰的人,都可以在明媚的阳光下看到它。它分布在海拔8200米至8600米的高度。


在它的上方,从大约8600米至峰顶,岩石转变为灰色的石灰岩。在它的下方,从8200米向下延伸至大约7050米左右,岩石变成明显 更黑的变质岩[1-2] 。于是,以黄带层为标志,珠峰的7000米以上部分可以分成三层截然不同的岩石。


1960年和1975年,中国珠峰科考队在登顶时沿途进行地质考察,将它们自上而下命名为“珠峰组”“黄带层”“北坳组”,并首次确认这三套地层最初都形成于古代海洋[1-2]。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珠峰的地层划分简图| 黄带层(YB)上下,分别是基本未变质的珠峰组(QF),和明显变质的北坳组(此图中缩写ES并非“北坳组”对应英文单词的缩写,它是另一个内涵相同的英文名缩写)。底部的绒布组(RF)是更加古老的变质岩基底。图源@文献


顶部的珠峰组,主要是一些灰色调的石灰岩。它们形成于距今大约4.7-4.6亿年前(奥陶纪早-中期),富含多种海洋生物化石 。 在2019年国庆档电影《攀登者》中,由吴京饰演的方五洲在登顶珠峰后采集到一块三叶虫化石。 虽然摄制组用错了三叶虫的品种,但这个镜头却并非空穴来风。


它们是古代温暖浅海的标配,是珠峰顶部曾为沧海的最有利证据,并且海水清澈,缺少来自陆地的泥砂,海底主要堆积石灰岩。如果找一个现代的例子,大概可以用澳大利亚东部的大堡礁,或者美国佛罗里达州外围的浅海进行类比。明媚阳光,白色沙滩,海洋生物恣意繁衍,甚至还有点缀在蔚蓝之间的珊瑚礁,这是属于珠峰峰顶的碧海蓝天。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澳大利亚东部沿海大堡礁景观| 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珠峰顶部岩石(珠峰组)最初形成时的海洋环境。右侧深色区域是海水陡然变深所致。图源@VCG


峰顶之下,黄带层和 北坳组的岩石,最初同样是形成于海洋的泥砂质沉积岩 ,但在恢弘的造山历史中,高温高压改变了它们的模样。 如果说峰顶代表着清澈明艳的石灰岩浅海,那么“半山腰”的这两层,则代表着从泥砂质浅海向缺乏泥砂的石灰岩浅海过渡的环境。


如果也找一个现代的例子,大西洋两岸的温带海域和中国东部至冲绳列岛的宽阔海域,或许可以代表它们最初形成时的海洋环境。海水尽管浑浊,但也生机勃勃。


珠峰测量登山队挺进海拔 8300 米,准备27日凌晨攻顶

典型的泥砂质海岸带| 泥砂质含量高的海岸,说明附近有大河入海、海水浑浊、潮汐活动频繁等环境特征,通常不是形成石灰岩的理想场所。图源@VCG典型的泥砂质海岸带| 泥砂质含量高的海岸,说明附近有大河入海、海水浑浊、潮汐活动频繁等环境特征,通常不是形成石灰岩的理想场所。图源@VCG


一切伟大皆源自无形。纵然是伟大的珠穆朗玛峰,也由那些细小甚至无形的泥砂和碳酸钙微粒开始,一点一滴构建起自己的伟岸身躯。


这就像每一个人生故事的起点一般,唯有厚积才能薄发。无人知道,这里堆积的物质,将在亿万年后冲破云霄。也没有人能够预料,一个少年未来的人生将是什么样子。


02、漂泊中的成长


珠峰的成长,从一片海洋在南半球的漂泊开始。


在距今4.8-4.4亿年前(珠峰峰顶岩石形成的时代),这座日后的世界最高峰还是位于南半球的一片辽阔浅海,它紧邻着冈瓦纳古陆的边缘,几亿年后,那里将会分裂出印度板块。


随着 冈瓦纳古陆 的缓慢 移动 , 这片海域所处的 纬度也 在南半球一直变化 。 大概从距今3亿年前开始, 冈瓦纳古陆的边缘开始分裂,一个名为“新特提斯洋”的新生海洋开始形成并迅速扩大,孕育珠峰的那一片海洋则继续着它的漂泊。


到了距今约1.2亿年的白垩纪,印度板块已开始向北移动,带着这片漂泊已久的浅海一起开始北上,最快时的运动速度甚至介于每年8.5- 20厘米 ,最快时或可达到当代印度板块北进速度的四倍。


印度板块最后的快速漂移和碰撞| 印度板块最终与亚欧古板块碰撞,使喜马拉雅山拔地而起,结束了珠峰所在海域的漂泊。图源@Christopher Scotese ,制图@星球研究所。


这是一段长达4亿年的漂泊,即便以地球46亿年的总年龄来衡量,也令人惊叹不已。相对稳定的构造背景,以及相对温和的海底沉降运动,让这片海洋有机会在4亿年的时间里不断积累物质。


冈瓦纳古陆/印度古陆上的河流入海,将泥砂散布到这片海洋,缓缓堆积在海底,逐渐转变为砂岩和泥岩。


当漂泊到温暖的赤道附近时,海水蒸发强烈,钙离子和碳酸根离子也逐渐富集,它们有的被海洋生物捕捉形成骨骼,有的自发从海水中凝结出来,最终都会变成碳酸钙的小颗粒,沉淀到海底,逐渐转变成石灰岩。


漂泊不定的岁月里,最早形成的岩石,已随着岩石的层层累积被逐渐深埋。位于地下深处的岩石似乎永无出头之日。珠穆朗玛峰的一生,也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


但如今,那些古老的岩石却散布在从喜马拉雅山脉到雅鲁藏布大峡谷之间,南北宽度达到160千米的范围内,构成那里的高原面、丘陵和山头,甚至也构成了地球制高点的山顶。


即将开始的一系列磨炼,不仅会让深埋地下的岩石重见天日,还能改变它们的形态。那片平稳沉积了4亿年的古老浅海,在结束漂泊以后,才会迎来真正天翻地覆的变化。


它们就像每个青年人总会遇到的人生考验一样,大自然的磨炼用最原始的力量实践着哲学家尼采的那句话:


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变得更强。


03、在磨炼中蜕变


“造 山运动” 这四个字的背后,是这颗星球上最原始的力量释放。


地球上的每一条造山带,几乎都经历过最凶残的磨炼,并且在磨炼中完成华丽蜕变,喜马拉雅山脉和珠峰也不例外。


巨型岩石块体的彼此挤压,会使岩石变形、断裂甚至堆叠起来,使水平距离剧烈缩短的同时,引起垂直海拔的剧烈升高,这便是造山运动。


在喜马拉雅山及其南北两侧,古冈瓦纳/古印度边缘海的海底岩层如今已大为缩短, 大约有400-600千米宽的水平岩石层,被转化成向上生长的群山。


大约 4000万年前 ,海水终于从两块陆地之间完全退出,陆地与陆地之间的直接较量就此开始。岩石彼此摩擦,产生的巨大能量转变为高温和高压,将岩石的质地变得面目全非,从沉积岩转变为变质岩。


在珠峰,到处都有高温高压留下的印记。不仅黄带层及其下方的岩石在造山运动中发生变质,就连黄带层以上的珠峰顶部,也有一些轻微的变质迹象。


而高温高压的考验还仅仅是第一步,因为一条山脉和一座山峰成长的过程里,除了会发生自内而外的变质,还会发生由表及里的摧残。


首先是来自雨的风化摧残。来自印度洋的海风将暖湿气流不断吹向生长中的喜马拉雅山,水汽爬坡,遇冷成云,引发地形雨。疯狂的降水顺坡而下,不断冲刷掉年轻山脉的地表岩石,充当着大地的雕刻师,似乎在践行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


然后是来自冰的风化摧残。当海拔达到六七千米以上时,积雪变得难以消融,逐渐转变为冰,顺坡而下,制造出地表最强岩石粉碎机:冰川。所及之处,一切岩石都无法阻挡它的脚步,只有化为齑粉的命运。


造山抬升与风化破坏是一对永恒的冤家。在长达4000万年的造山过程里,喜马拉雅山区岩石的最大抬升高度约有20~25千米,构成珠峰的岩石也从不见天日的地底抬升至地上8千多米,被降雨和冰川等各种外力作用风化掉的岩石则有至少12千米。


只有疯狂的造山,才能将一块岩石抬升2万多米;也只有疯狂的风化,才能将1万多米厚的岩石,在几千万年的时间里抹去,化作泥砂。


隆升得越高,山体也被破坏的越厉害。那些能够留在高山之巅的岩石,如果不是特别坚固,就一定是特别幸运。


这像极了成年人的生活。


岁月的千钧之力伴随在你我左右,来自内心的藩篱或者外界的阻碍,也在不断磨炼着我们。生活这把大砍刀,最终会将每个人的枝蔓和外壳剥离得七零八落,将人性中最真实、最宝贵的品质揭露出来,这样才能成就每个人生命中的巅峰。


而珠穆朗玛峰的故事,还会继续谱写下去。


04、珠峰的终极命运


数千万年里,“珠峰”不断逐渐甩开岩层的覆盖,只在顶部保留下几百米厚的沉积岩和一千多米厚的浅变质岩,轻装上阵,直冲云霄。


时至今日,印度板块仍以每年3.5-5.0厘米的速率向北运动,既推动着珠峰以每年4.2厘米的速率向东北方向移动,也使珠峰以每年0.3厘米的速率继续抬升。


但珠峰的终极命运是什么?它会无限长高下去吗?它真的会跑到长春吗?


可惜,长春市永远也等不到珠峰的到来。 在喜马拉雅山北边,是具有宽广纵深的中国内陆和亚欧大陆腹地,它们阻挡着珠峰向东北方向无限运动下去, 并迫使其 岩石物质具有向西、向北、向东甚至向南的运动趋势,而原本驱使着珠峰前往长春的能量,则大部分都转变为中国西部地震的能量之源。


我们也无法预测印度板块的北进还会持续多久,只能以十分含糊的方式,暗示珠峰仍会向北边继续运动很长一段时间,至于它什么时候会基本停下来、最北会运动到哪里、最高时的高度会是多少,这还都是未知数。


但风化破坏的力量却不会停止。在当代,珠峰南面的喜马拉雅山南坡仍然保持着很高的风化速率,每年仍能损失2~5mm的地表岩石,如果把这个数字乘以一千万年,则可以损失20-50千米厚的岩石。


从长远来看,珠峰总有一天会变得面目全非,甚至消亡掉, 就像那些早已消亡在地质历史中的高山一样。


自然界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即便雄伟如珠穆朗玛峰,它也会随着抬升力量的渐渐停滞而被风化殆尽。 珠峰脚下,绒布冰川、东绒布 冰川、康雄冰 川和昆布冰川将岩石源源不断地搬走碾碎,化作泥砂,最终汇入恒河,堆积在恒河平原、 恒河三角洲和辽阔的印度洋。


然而,一座高峰的消亡,却也酝酿着最伟大的创造。


它们在原地发生风化,在山区留下薄薄的土壤,让森林或草地爬满山坡。


它们跌落河谷,被打磨成细小的泥砂,随着河流冲出山口,堆积在冲积平原和泛滥平原上,转变为肥厚的土壤层,被人们种满庄稼。


它们在河口堆积,转变为不断向海推进的三角洲,既充当着造陆的角色,也成为储存和聚集油气矿产的最佳场所。


它们会变为大海里的泥砂或其他溶解物质,在一片宽缓的大陆架不断堆积,构建起海底岩石的厚重身躯。


一切又将重新开始,等待下一次板块碰撞,下一次剧烈抬升,下一次剧烈风化。直到亿万年的时光将它们重新塑造为一座巅峰,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那时,珠穆朗玛峰可能已经成为亚欧大陆腹地某个不起眼的山头,这个名字或许也早已随着人类这个物种一同消散,但它在地质演变史留下的蛛丝马迹,却能将珠峰的传奇永远吟唱。


那时,或许也会有一群智慧生物,试图寻找珠穆朗玛峰在地质历史中留下的种种线索,然后与那个时代的世界巅峰进行对比,提出一个常被津津乐道的问题:地球历史上都有过哪些最高的山峰。


一座山峰终将消亡,但关于山峰的传奇却已经谱写在我们脚下的大地上。它会在 平原、三角洲和海底堆积的泥砂中,久久传唱。


这 不禁 让人 想起历史和未来,想起 那些创下 丰功 伟绩 的古人们。肉体终归腐坏消失,但世人将他们的事业久久传唱。


也让人回想起自己平凡的出身,想起自己多年漂泊在外的求学和成长之路,想起生活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种种磨炼。 一路走来,自己虽早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年,但真的会有人记得自己的传奇吗?


也许,这取决于你的奋斗将达到怎样的高度,又将使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


这是珠穆朗玛峰一生的故事,一个生于无形之间、在漂泊中成长壮大、历经磨炼立于世界之巅、最终又将化为无形的不朽传奇。


也希望是你一生的故事,需要靠你自己谱写在未来的生命里。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