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晚间,暴风集团(300431)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京调查字 20039 号)。暴风集团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前不久乐视因为巨亏而被勒令退市,国内也有一家上市公司跟他们的境遇差不多,那就是暴风集团,曾经也是一只被众人追捧的妖股,市值高达400亿元,现在沦落到被立案调查的地步。


暴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暴风集团今晚发表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暴风上市之后,市值一度达到400亿元,但在股价暴跌97%、创始人兼董事长冯鑫被抓之后,暴风公司基本上是散了,截至今年3月份,暴风表示公司员工持续大量流失,仅剩10余人,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不仅没人,还欠了一堆债,多起纠纷还没解禁,暴风表示暴收到北京仲裁委员会送达的《裁决书》,裁决其向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等合计4.7亿元,但截止2019年9月30日,暴风集团的净资产为-63344.99万元。


暴风有这个结果并不让人意外,早在本月初,暴风就宣布由于公司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公司股票将于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期限届满后次一交易日(即2020年5月6日)起停牌一天,并将于2020年5月7日起复牌。


暴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涉嫌信披违法违规


暴风集团方面表示,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应当在每个会计年度的前三个月结束后的一个月内披露第一季度报告,且第一季度报告的披露时间不得早于上一年度报告的披露时间。


暴风集团遭立案调查


继实控人冯鑫被批捕之后,暴风集团的负面消息不断。


2019年9月4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暴风集团进行立案调查。对此,暴风集团表示,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风险。


2019年7月2日,“上海检察”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对犯罪嫌疑人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冯鑫批准逮捕。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消息一经发布后,2019年9月3日,深交所迅速向暴风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暴风集团说明四大问题:


1.公司是否知悉该事项,如是,请说明知悉该事项的具体时间以及是否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2.冯鑫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是否与公司有关,如是,请说明具体情况以及对公司的影响。


3.冯鑫目前仍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其因涉嫌犯罪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后是否可以正常履行职责,如否,请说明该事项对公司的影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解决措施。


4.公司认为需要说明的其他情况。


在深交所关注函下发后,暴风集团对冯鑫被批捕的公告姗姗来迟。针对深交所的问题,暴风集团在次日回复称,公司同样从“上海检察”获悉冯鑫被批捕的情况,截至目前未收到批准逮捕通知书,并已履行信披义务。对于冯鑫所涉罪名是否与公司相关,尚属未知。


此外,针对冯鑫被批捕后的履职情况,暴风集团表示,自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需要由其决策的事项均由辩护人转达。冯鑫被批准逮捕后,其决策和履职方式不受影响。


不过,暴风集团坦言称,目前公司在战略落地、业务拓展、人员稳定等方面受到一定的负面影响。公司管理层将继续加强管理,尽可能消除其负面影响,进一步压缩运营成本,降低各项成本费用,做好核心员工的稳定工作,努力维持正常经营。


暂停上市风险逼近


有“小乐视”之称的暴风集团,曾在A股市场上数次创造神话。而在乐视网濒临退市边缘之际,暴风集团也面临着同样的危机。


2019年8月29日,在发布2019年半年报的同时,暴风集团公告称,由于2019年半年度归母净亏损为2.64亿元,存在2019年末净资产为负的可能,因此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具体而言,暴风集团2019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8359.29万元,同比下降89.44%;归母净利润为-2.64亿元,同比下降148.51%;归属于上市公司净资产为-2.3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087.84%。


暴风集团业绩进一步下滑,一方面来自于整体经营业务水平的下降,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收入下降;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互联网视频业务营业收入同样出现下降。另一方面,暴风集团当期计提了1.71亿元的资产减值,系坏账损失、商誉减值损失;另有5504.77万元的营业外支出,系诉讼赔偿、资产报废损失。


此外,暴风集团上半年合并报表中流动资产为48622.42万元,流动负债为208325.37万元;子公司暴风智能2019年半年度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亏损为8742.91万元,报告期内流动资产35602.63万元,流动负债166409.82万元。


暴风集团表示,上述事项的存在可能会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确定性,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的风险。另外,暴风集团还面临流动资金短缺无法及时偿债的风险,并因债务违约已引发较多法律诉讼,清偿能力明显不足。若未能与债权人达成和解,公司存在被债权人通过法律程序执行公司资产的风险。


而对于风险问题的解决,暴风集团表示将加快产品结构化调整,增加新业务,对市场用户垂化定位,推出明确差异化策略,增加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积极与客户、供应商沟通,并进行债务重组,回笼部分资金或减少负债,用于公司业务发展;删减冗余业务,精简人员,大幅缩减运行成本,提升劳动效率,降低成本费用;创新融资渠道,加强与金融机构沟通,优化融资模式,减少债务风险;优化资产负债,提升净资产水平。


祸起MPS并购事件


事实上,无论是实控人冯鑫被批捕,还是暴风集团遭遇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许都与MPS并购事件不无相关。


此前,在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之时,即多家媒体报道称,有知情人士表示,冯鑫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据暴风集团半年报中介绍,2016年3月2日,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签署《北京暴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及冯鑫与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关于收购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并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对MPS65%股权收购。


北京证监局指出,暴风集团对《回购协议》有关内容及时进行审议并披露,也未提示相关风险。回购期满18个月之时(2017年11月23日),暴风集团也未及时公告相关回购事项进展情况以及面临的或有债务风险情况。该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基于此,北京证监局在今年8月对暴风集团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目前暴风集团已有11条失信信息,均为“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部分案件标的甚至仅有数万元。而在MPS并购事件迟迟未能解决之时,暴风集团后续风暴可期。


因MPS并购事件而遭殃的并不止于此。由于光大浸辉为光大证券(港股06178)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旗下公司,在项目出现风险后,光大资本作为劣后合伙人,其出资6000万同样无法退出。而在《差额补足函》的存在下,截至2019年6月末,光大证券为此项目已计提预计负债17亿元。


光大证券董事长闫峻在其上半年业绩会上公开表示:“对MPS事件相关的责任人,光大证券加大了问责力度,包括前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前光大资本总经理代卫国等在内的8名同志,都已被严肃问责,并本着从严的原则,做了职务、纪律处分和经济处罚。下一步,公司还将视风险化解进度以及新发现的问题,对相关责任人进一步加大处罚。”


暴风金融兑付危机待解


暴风集团面临重大危机,覆巢之下暴风金融的兑付困难被进一步放大。


在冯鑫案件不断发酵之后,9月3日,暴风金融法定代表人史化宇发布公开信表示,受到冯鑫事件影响,暴风金融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公布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一事。暴风金融同步公告称,平台将停止发布新标,部分产品将延迟兑付。一语惊起千层浪,在行业风声鹤唳之时,暴风金融延迟兑付的消无疑给投资者情绪带来严重打击。


此后,8月底,暴风金融发布了一份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表示要分期兑付投资人资金,即针对出借人的兑付周期为2.5年+0.5年,在2.5年内完成原始本金兑付,后续0.5年完成收益部分的兑付。


在此次的公开信中,史化宇表示,目前有很多人都在谣传暴风金融要集体跑路或是正在转移资产资金等不实言论;也有很多人信以为真,担心自己的血汗钱会血本无归。史化宇称,他和团队绝不会抛弃道德底线,坚持一定要兑付完最后一名投资人。


而针对未能及时公布资产清单的问题,史化宇指出,资产梳理与处置是一个长期过程,如现在公布资产情况,将会遭到一片质疑与围堵,并会导致大量投资人去调查项目情况,给项目方带来困扰,影响平台对项目的处置,反而不利于正常回款。




文章来源: 券商中国,证券时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