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非净利润连续12年下降,历史债务超10亿元


2019年“保壳成功”。4月9日,莲花健康复牌,头顶的“*ST”也被摘去。莲花健康是由莲花味精更名而来,主营保健食品的生产、销售,于1998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曾被称为“味精第一股”。

莲花健康复牌摘帽,莲泰投资接手能扭转净利润连降12年的颓势吗?


上市20年以来,莲花健康的成长之路可谓是布满了“荆棘坎坷”。在刚尝了几年资本市场的“甜头”后,莲花健康就开始陷入亏损的状态,自2004年开始由盛转衰,其扣非净利润经常出现负增长。


2004年至2006年,莲花健康扣非净亏损为1828万元、2127万元、2800万元,在2007年有所好转,实现扣非净利润599.1万元。但是,莲花健康的好转只是暂时的,2008-2019年连续12年扣非净利润均负增长,其中,2011年扣非亏损为5.069亿元。


而在2018年以后,莲花健康又陷入了债务危机,经营也出现了大幅度萎缩。2019年5月份,北京金杜律师事务所债务重组部通过公开信息关注莲花健康的债务危机,发现莲花健康有10多亿元的历史债务,财务成本过高。


2019年7月3日,莲花健康的最大债权人国厚资产向周口中院提出对莲花健康的重整申请。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批复,2019年10月15日,周口中院裁定受理,指定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担任莲花健康管理人。至此,莲花健康开启了破产重整。


破产重整后实际控制人变更


由于一直以来的债务压力和富余人员负担过重,资金匮乏以及难以支付到期债务,莲花健康一度资不抵债。


2019年11月28日,莲花健康管理人与芜湖市莲泰投资管理中心以及项城国控签署《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案投资框架协议》,确定莲泰投资和项城国控作为主要重整投资人参与莲花健康司法重整。


在经历了重整后,莲花健康于2019年实现了“扭亏为盈”。根据年报,莲花健康2019年的净利润为6923.06万元,而2018年净亏损3.33亿元。


莲花健康复牌摘帽,莲泰投资接手能扭转净利润连降12年的颓势吗?

数据来源:莲花健康2019年财务报告


虽然莲花健康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但是其扣非净亏损为2.62亿元,且营业收入同比下滑1.52%。


此外,在重整过程中,莲花健康的实际控制人也发生了变更,控股股东由枞阳县莲兴企业服务管理中心合伙企业变更为莲泰投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李厚文。


此前在2019年,莲花健康就以1元/股将其全资子公司佳能热电的全部股权转让给项城国控。但是目前,佳能热电因设备陈旧以及资金紧张等问题已经处于停产状态。


莲花健康已经于2020年3月4日宣布完成重整计划,退市风险暂时隐去,莲花健康未来还能够“Hold住”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味精为什么会在人类中失宠?


20世纪初,一位名叫池田菊苗的日本化学家注意到鱼汤和海带汤中有一种特别的滋味,于是反复试验,从海带中分离出谷氨酸,其与钠离子结合会形成别样的鲜味且易于结晶,谷氨酸钠就此诞生。这个能让人类充分感受到第五味觉的神奇物质就是味精。


1909年,池田菊苗用便宜的小麦替代海带,开始批量生产谷氨酸钠,并取名“味之素”,“人工鲜味”的征服之路就此开始。


日本人很爱吃味精。“家有味之素,白水变鸡汁”,凭着自身的硬实力和不差钱的广告投放,味之素在日本迅速走红。


对美食颇有研究的中国也不甘落后。20世纪20年代,味之素漂洋过海传入中国,激起了广大人民群众强烈的爱国热情,不仅促成国产天厨味精的诞生,也从此打开中国人的味蕾。


一招鲜,吃遍天。20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食品加工商也注意到味精的神奇效果——它不仅能够提鲜,而且在长时间存贮、罐装和冷藏的情况下还能减少食物风味的损失。


这可是赚钱的大好机会,一时间,罐装汤、婴儿食品、冷冻蔬菜……味精无处不在。50年代,味精甚至还出现在美军的口粮里。


然而,就在味精一路高歌猛进之时,转折到来了。


1968年,一封署名 Robert Ho Man Kwok 的读者来信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描述了他在美国一家中餐馆进食后出现的四肢发麻、心悸、浑身无力、头疼等症状。没错,味精成了背锅侠。


这可是个大新闻,必须得好好搞一搞。《纽约时报》、《芝加哥论坛报》、《多伦多星报》等主流媒体纷纷跟风报道,顺便还创造了一个专有名词——“中餐厅综合症”(Chinese Restaurant Syndrome)。关于味精的坏话从此就传播开来。


20世纪70年代,各类机构对于“中餐厅综合症”的研究见诸报端,人们对于味精的讨论也一直争议不断。迫于形势,一些婴儿食品制造商开始不再添加味精,中餐馆也纷纷挂上没有味精的标识,这让味精更无翻身之路。


尽管在1970年之后,世卫组织下属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等多家机构都已经实验并证实了谷氨酸及其盐类在适量食用下的安全性,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也将味精纳入“GRAS”名单(公认安全)。


而所谓的“中餐厅综合症”也被证明是蜡样芽胞杆菌污染饭菜所致,换句话说,就是食物变质,但味精在西方的形象已然无法轻易扭转。


不过,在西方对味精谈之色变之时,中国却还处在吃不起味精的年代。


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味精是个奢侈品。作为物资匮乏年代凭票供应的紧俏货,这种白色晶体可以说是品味的象征。1965 年,中国人均年味精产量只有 3 克,稀缺程度可想而知。


中国人真正吃得起味精,还得等到改革开放之后。


20世纪七八十年代,味精发酵工艺日渐纯熟,粮食产量的增长也让味精的生产成本随之下降。随着市场经济和轻工业生产的放开,味精工厂遍地开花。味精的春天,到了。


1992年,中国“莲花”味精年产量达到6万吨;1994年,“莲花”味精以年产10万吨的实力赶超世界味精排行三大厂,仅次于日本味之素。从1992年至今,中国味精总产量稳居世界第一。


味精终于走进千家万户,它方便、廉价的特点和人们逐渐加快的生活节奏一拍即合,普通人想让食物变得“鲜美”也不再是件难事。


信息咨询公司IHS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共消费320万吨谷氨酸盐,中国的消费量达到176万吨,占总量的55%,且中国人每日人均味精摄入量是西方国家的10倍。


味精成为中国饮食文化的一部分,然而,这个与中国饮食息息相关的调味料的命运却并没有就此一帆风顺下去。


转折很快到来。


随着现代生活观念的兴起,从吃得好到吃得健康,成为中国人舌尖消费的新需求。原汁原味、纯天然无添加才是人们的餐桌信条。而味精……这个学名谷氨酸钠、从名字上就带有扑面而来的“化学制品味”的调味品,让人们如临大敌。


关于味精的谣言也再次卷土重来。截至2015年8月,全国共开办122档电视健康类栏目,平均每个电视台超过三个,参差不齐的节目质量和信口开河的所谓专家更加剧了味精的污名。


这些恶名无疑勾起了人们的记忆,“中餐厅综合症”重出江湖,半个世纪之前的研究不加核实又再次成为谣言传播的证据。甚至连美国纪录片也在刻意放大人们的恐惧。


数据显示,中国味精的消耗量已经从2013年的114.6万吨下降到2017年的92.2万吨。未来5年,这个数据还将继续持续下降态势,预计在2022年降至78.9万吨。


味精真的有害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早已没那么重要。毕竟已经有无数权威机构出面辟谣,在食用不过量的情况下,味精有益无害,但大部人依然选择视而不见。


如今,味精的命运仿佛已经无法更改,不过,有趣的是,2011年至2016年,鸡精零售市场的销售额却在不断增长。鸡精成为了味精新的替代品。人们认为带上“鸡”字就代表鸡精是从鸡身上提炼而来,天然无害。


但他们大概没想到,鸡精中最主要的配料还是味精。


来源:GPLP,万物拣史

文章来源: GPLP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