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新冠肺炎大流行及原油价格战影响,全球油价在三月出现暴跌,不过情况可能还会更糟。


OPEC+为期三年的原油减产协议于4月1日正式结束,这也为各产油国大幅提高产油量提供了可能。

油价未来或进一步恶化 油服企业面临百万大裁员寒冬才刚刚开始

原油储存空间变少,产油商进退两难


受新冠肺炎大流行及沙特与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影响,全球油价在三月出现暴跌,不过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随着陆上和海上的原油仓储空间减少,原油生产商变得进退两难,油价可能会在4月进一步走低。


“许多地方的炼油厂现在每加工一桶原油都在亏本,而且他们还不一定有足够的地方储存石油产品”,SEB大宗商品分析师斯洛普(Bjarne Schieldrop)说道:"随着越来越多的炼油厂关闭,产油物流链也受阻,许多原油生产商也面临着无处可运的尴尬境地。这就意味着石油生产商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手里的原油不断跌价,如果他们产油过多,还必须付更多钱将其运走,除非他们设法停止产油。”


全球石油行业今年因 “史无前例的需求崩坏”而发生大转变。此前已有报道称委内瑞拉已经用尽其原油储备空间,并开始以低于10美元/桶的价格来快速处理原油。


这也让油价持续承压,布伦特原油周三下跌超过5%,跌至24.8美元/桶,而WTI原油则跌1.2%至20.2美元。布油和WTI原油都创下了史上最差的一季度表现:布伦特原油期货下跌超过65%,而同期WTI下跌超过66%。

油价未来或进一步恶化 油服企业面临百万大裁员寒冬才刚刚开始

油价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暴跌不仅没有让人产生出现触底的想法,高盛还警告称,新冠肺炎的冲击对油价极度不利,可能将油价推向负值。”


高盛估计全球约有10亿桶原油储备,但因疫情影响了运输网络,其中绝大部分储备都无法使用。鉴于关闭油井的成本较高而且会引发油企现金流中断,同时不少港口和炼油厂都已经停止接受油轮运来的原油,导致原油生产商愿意以极低价处置掉多余的原油也不愿停产,这也意味着源源不断抽出来的原油正让产油商一直亏钱。”


欧亚集团也在报告中指出:由于需求萎缩,而OPEC+未能在3月达成减产协议,原油供应增加,全球库存可能很快会达到最大极限。即使OPEC+很快又能开始限制产量,但全球运输封锁造成的供应过剩仍然很大,预计到了年中原油存储容量可能会达到极限。这将给油价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并对许多油企的生存造成威胁。”


能源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预计,受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导致的项目缩减,以及持续的油价战影响,2020年这一年,油田服务行业可能裁员超过100万。


以此估算,这一轮裁员甚至要比2014年那场油价危机时还要凶猛。


彼时,全球石油企业为应对低油价,陆续加入了削减薪资水平和大幅裁员的队伍。据Graves & Co.工业顾问公司统计数据,自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期间,全球失业的石油工人高达385000人。


如今,疫情蔓延与低油价的双重夹击下,油服企业将不可避免的再次面临艰难的发展时期。这一阶段,油服企业是倒在黎明前,还是拨云见日,将真正考验经营智慧。


油服企业面临百万大裁员


受全球宏观经济大势影响,各行各业都受到一定的冲击,但对于多重因素夹击下的油服行业而言,这一轮暴击或略显“惨烈”。


以斯伦贝谢、哈里伯顿为例,油服行业的两大领军者已经感受到了油价暴跌的苦涩。


2020年开年以来,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股价“腰斩”有余。据统计,截止3月30日,全球第一大油服斯伦贝谢股价暴跌66.4%;哈里伯顿股价跌幅高达74.2%。


与此同时,鉴于油价持续低迷、油服业务收缩等市场形势,强如斯伦贝谢、哈里伯顿也不得不勒紧裤腰带,以应对行业寒冬。


据报道,斯伦贝谢计划削减全年支出,较2019年缩减30%,并削减北美在用钻机数量,可能降至2016年经济衰退期间的最低水平,并将大部分资本支出计划投入到美国市场以外的地区。


无独有偶,哈里伯顿也加入了削减开支的行列。路通社援引其首席财务官的话报道称,尽管他没有给出确切的数字,但支出的减少是可观的。在业务的某些部分,哈里伯顿希望削减多达60%至65%。


透过两大油服巨头的处境会发现,油服行业正迎来一个比较艰难的发展时期。


Rystad Energy预计,2020年这一年,油服行业承包商将减少至少21%的劳动力。以当前全球油田服务行业超过500万的从业者估算,油服企业2020年将要裁员超100万。


这其中,13%的裁员要归因于石油价格的暴跌;剩余8%的裁员,将是由于担心新冠肺炎疫情会在作业现场散播,承包商不得不减缓项目开发进度。


当前,这两大因素中,油价暴跌对油服行业的冲击已十分明显,疫情蔓延对于油服行业生产作业的影响也初见端倪。


3月22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INPEX 通告,在澳大利亚马士基钻井平台工作的一名海上钻井工人,返回海外后不久,对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反应。这是继3月11日,挪威国油(Equinor)报告其在北海Martin Linge平台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后,海上油气作业现场又一次中招。


INPEX公司副总裁Bill Townsend对此表示:“为预防起见,马士基交付的所有非必要人员都将从钻机中转移,开始在布鲁姆(Broome)或其家中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


市场尚未触底,寒冬刚刚开始


种种迹象表明,伴随全球经济放缓、市场失衡,油服行业的寒冬或才刚刚开始。


疫情发生以来,全球石油需求受到正面冲击,国际油价一路震荡走低,各大石油生产国苦不堪言。原本如期举办的“OPEC+”会议,一度成为各方提振油价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是,3月5日至6日维也纳会议期间,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自4月1日起,我们将开始不考虑此前配额或减产的情况下工作”,这一席话直接给市场泼了一盘冷水。


为表达对俄罗斯的不满,一向主张减产维持油价的沙特直接翻脸。


3月8日,沙特悍然宣布对俄罗斯发起石油价格战,表态计划于4月份将石油产量提高到远超过1000万桶/日的水平,甚至可能达到1200万桶/日的纪录水平。


更为致命的是,沙特表示将大幅度降低售往欧洲、远东和美国等国外的市场的原油价格,售价平均下调6-8美元/桶,折扣幅度创逾20年来最大。


受此影响,国际油价应声下跌,一度下挫超过30%,创下1991年以来的最大跌幅。伴随事件发酵,截止3月30日,WTI原油盘中一度跌破20美元/桶,最低报19.92美元/桶,刷新了2002年以来新低;布伦特油价则下挫逾8%至23美元附近。


然而,尽管油价屡创新低,越来越多业内人士却认为市场尚未触底。


渣打银行报告显示,短期内,4月份或将是有史以来石油市场最糟糕的一个月,供应过剩可能会达到创纪录的1370万桶/天。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则预计,国际油价短期内将进一步走低,布伦特油价6月末可能降至每桶20美元,但在政策支持及疫情影响褪去后,预计9及12月末价格分别回升至每桶30美元和每桶43美元。


事实上,无论是20、30还是40美元的桶油价格,足以让几乎所有油气生产企业保持审慎的投资态度。


Rystad Energy研究显示,如果油价维持在30美元/桶的水平,2020年全球仅勘探与生产(E&P)的资本支出就将减少1000亿美元。


而这一资本的削减,很大一部分将转嫁至油田服务企业,进一步压缩油服企业的利润。美国的一家页岩油生产商Parsley Energy就表示,要求油田服务商将价格下调25%,以帮助勘探与生产企业渡过难关。


这一产业链条的成本分摊,注定是对油服企业的一场生存考验。


Rystad Energy预测,仅在欧洲的油田服务行业,这一轮经济衰退可能导致200多家公司破产,占行业公司总数的20%。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