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发挑战,美国打印机制造商施乐决定撤回对美国惠普的并购要约。4月2日消息,美国打印机制造商施乐控股公司(NYSE:XRX)周三宣布,该公司已经放弃了对惠普(NYSE:HPQ)的350亿美元现金加股权恶意收购要约,原因目前全球的健康危机以及由此产生的宏观经济和市场低迷令施乐不再适合继续推进收购惠普的计划。施乐将放弃在惠普5月年度股东会上提名候选人进入惠普董事会的计划,并收回对惠普的收购要约。


施乐放弃收购惠普!350亿美元蛇吞象收购失败,惠普暴跌逾14%


路透社的报道称,惠普的规模约为施乐的三倍。施乐制造较大型的打印机和复印机,通过对企业借出设备及其相关维护赚取收入。惠普制造相对小型的打印机、打印机耗材和个人电脑。


随着企业和消费者改用数字化文件,打印机行业江河日下,面临整合压力。一些分析师认为,在打印机市场日益萎缩的背景下,如果施乐和惠普并购,或将有助于这两家公司更好适应市场环境,但由于这两家公司的产品型号存在差异等原因,双方整合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受此消息影响,截至周三收盘,惠普股价下跌14.52%,报14.84美元;施乐股价下跌7.07%,报17.60美元。


这对惠普首席执行官恩里克·洛雷斯(Enrique Lores)来说代表着一次胜利,他在去年11月接任惠普首席执行官之后就迎来了施乐发起的收购战;而对施乐首席执行官约翰·维森丁(John Visentin)来说,则标志着一场失败。维森丁曾在惠普和IBM(NYSE:IBM)做过高管,于2018年接任施乐首席执行官,他与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有着联系。


另外,施乐此举对亿万富翁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来说也是一个打击,他拥有这两家公司的大量股份,并曾推动两者合并。


优先抗击新冠疫情


施乐曾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该公司将推迟与惠普股东的会面,以专注于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


施乐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原计划在惠普定于5月份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挑战其董事会,但现在将会放弃这一努力以及对惠普股票的收购要约。声明称:“虽然走出这一步令人失望,但我们正在优先考虑员工、客户、合作伙伴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健康、安全和福祉,以及如何广泛应对疫情,而不是其他所有考量。”


但施乐同时补充称,与惠普之间潜在的合并具有令人信服的长期财务和战略利益。虽然一旦新冠病毒危机平息,两家公司仍有可能会选择进行接触,但施乐的决定意味着,在2021年春季惠普召开下一次年度股东大会之前,施乐不会再有机会向惠普施加这样的压力。


施乐还表示,尽管新冠病毒爆发引发了市场动荡,但为施乐收购要约提供资金的银行“从未动摇过它们的承诺”。


施乐表示,其现金和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令施乐有能力应对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突发挑战,并保留未来的战略选择权。


惠普则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惠普对股东、合作伙伴、客户和员工在这一过程中的投入和持续支持表示感谢。”


全球新冠病毒爆发已经引发了股市暴跌的后果,导致许多公司被迫暂停并购交易,并使得那些本来期望着今年会有交易撮合收入的企业顾问希望破灭。在新冠病毒危机发生之后,施乐和惠普的业务都受到了影响,但事实证明惠普的股票更具弹性,这是因为危机的爆发促使许多公司都要求员工在家工作以免受到病毒感染,从而使得惠普来自于个人电脑和其他办公设备的收入有所增长。施乐股价在过去五周时间里下跌了一半以上,同期惠普股价则仅下跌了四分之一左右。


印刷业正在衰落


随着企业和消费者纷纷转向数字文档以节省资金和加强环保,印刷业正在衰落,这就迫使业内公司必须通过收购来进行整合,扭转营收下滑的局面,并提高市场份额。


惠普于2015年与服务器和网络设备提供商慧与(NYSE:HPE)进行了拆分,该公司自己也参与了这波整合浪潮,在2017年以1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三星电子旗下的打印机业务。但自去年11月以来,惠普一直都不愿与施乐进行交易谈判,当时施乐与富士控股(Fujifilm Holdings)达成和解,解决了双方长达57年的有关合资企业和之前试图合并的法律纠纷,为施乐带来了23亿美元的税后回报,顺势对惠普发起了收购行动。



在去年11月,施乐突然宣布将要对惠普进行收购,同时对惠普发出收购要约,以现金加股票计算,施乐给出的报价为335亿美元。但该报价被惠普多次拒绝,惠普认为,施乐的报价大大低估了惠普的价值。


2020年1月,施乐再次对惠普提出收购要约,报价依然是335亿美元。惠普表示,这一报价远远低估了惠普的价值。


随后,施乐启动了敌意并购程序,直接与惠普股东接触,寻求他们的支持。


今年2月,施乐又宣布将收购惠普的报价提高到每股24美元,相当于约340亿美元。惠普回应,这一报价远远低估了惠普的价值。


3月6日,施乐将报价提高至350亿美元,约2430亿人民币,再次提出对惠普收购,惠普回应仍是“被低估”。


为了避免被施乐恶意收购,2月20日,惠普宣布了“毒丸计划”,惠普将对施乐开展反收购计划,旨在反击施乐。惠普董事会在声明中称,已通过了一项股东权利计划,并宣布对惠普每股已发行普通股分配一股优先股购买权。这也就意味着惠普的流通股数量可能扩大,从而增加施乐收购惠普的难度。


惠普市值超270亿美金,可为何屡次会被市值不足自己三分之一的施乐步步紧逼,筹谋收入囊中?


根本原因是为了自己公司的进一步发展,主要基于两个方面:惠普打印机业务的营收、整体营收、19年第四财季盈利各个方面低于预期;施乐想通过合并节省开销、增加利润率、最终改善经营状况。


相关人士分析,电子办公、云办公的崛起将会严重打击制纸打印业务的前景,施乐此次收购惠普,意在夯实市场地位,共同抵御风险。



惠普的大部分净营收都来自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业务,但其大部分盈利则来自打印机和耗材部门。惠普新任首席执行官恩里克·洛雷斯(Enrique Lores)表示,希望让打印服务、3-D打印和高端电脑在惠普的业务中占据更大的份额,并将监督公司裁员多达16%,以削减成本。


然而,施乐首席执行官约翰·维森丁(John Visentin)则认为惠普的计划“过于零碎”,对惠普的好处不如两者合并。



来源:腾讯证券、中国经济网 、新浪科技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