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外贸订单取消,像极了2008年金融危机,国外市场需求疲软,订单腰斩,东南省市的外贸型服装企业不得不转向“内销”,作为国内分销的主阵地——服装专业市场,扮演了“诺亚方舟”的角色。


海外疫情冲击服装外贸


3月以来,中国各地进入复产复工节奏,蛰伏了长达快2个月的企业和市场终于重见曙光。但对于外贸企业来说,这一线光明并没有重现太久。


据媒体报道,目前阶段上游市场各服装厂和原料厂的复工率在80%以上。复工复产已经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海外疫情告急,让刚从延迟复工中稍缓的外贸企业,遭遇二次暴击。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停工停产,好不容易复工复产,海外疫情爆发,需求骤减……


08年金融危机将重演:亚洲四国封国 纺织服装业如何自救?


随着海外疫情正在进一步加剧,欧美部分国家宣布“封城”,商店关门、经济停摆、大量订单被搁置。海外市场陡生变局,让很多企业措手不及。对于经历过08年金融危机的服企来说,历史正在重演,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外贸订单腰斩,大批东南省市的外贸服企不得不选择产业转移,内销求生。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对于服装行业来说,这次外贸危机相较于2008年有过之无不及。


08年金融危机将重演:亚洲四国封国 纺织服装业如何自救?


2008年,国际消费市场需求低迷,我国纺织服装产品出口一度受阻,当年服装出口为1197.9亿,而在2007年这一数据为1712亿,这让原本按增长预期投产的企业遭遇重大打击。全行业约2/3的企业一度出现亏损或处于亏损边缘,资金紧张、产品积压等问题较为严重 。


为了帮助服装纺织行业救市,2008年下半年国家将部分纺织品、服装的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4%,同时出台扩大内需的举措。与此同时,外贸服装企业也展开自救行动,原本以外销自居、对内销市场不屑一顾的外贸企业开始重新审视国内市场,遍布全国、辐射广泛的专业市场也随之成为新的销售平台。


邦君曾采访过一位08年来郑州的服装商家,他称当年福建老家的工厂停摆,他带着家族“求生”的重任在全国跑市场,最北跑到沈阳五爱市场、哈尔滨红博市场,最终选择对中西部影响力巨大的郑州火车站商圈。他身边有很多和他一样的朋友,为了让机器重新开动,必须找到出口。


中部省市的专业市场东联沿海,西接内陆,辐射国土面积1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数量3.6亿。这个市场的潜力曾像一块巨大海绵吸附外贸企业的重心转移。也正是这样看起来不得已的产业大转移,让各地市场的商户和商品结构将发生新的变化。以郑州火车站商圈为例,2008年外贸企业转内销带来的竞争有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品牌化受到了市场重视。原本拿去做国际贸易的产品、服务和品牌化运作,被这些找市场的外贸企业带到了内地市场,进而掀起了市场革新的浪潮。


专业市场再次拯救内销?


08年金融危机将重演:亚洲四国封国 纺织服装业如何自救?


中国是服装纺织出口大国,有全球最完备的服装产业链,产值占中国外贸顺差的70%,全球60%的服装成品在中国生产,20%的纺线、布料、拉锁纽扣等半成品国际贸易与中国有关。这次由疫情导致的市场危机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中国压制住疫情势头用了两个月,以国外的情况或许更长,随之多久市场才能复苏也是一个未知数。


特别是那些国内销售渠道、电商渠道开拓不足的单一贸易工厂,如何开辟内销路径或许将成不二选择。而作为内销市场重要桥头堡的服装专业市场又将重回“诺亚方舟”的角色。只是这一次在国内疫情影响未消除、国外市场下滑的双重效应下,服装企业和服装市场要做好更大的承压准备。


08年金融危机将重演:亚洲四国封国 纺织服装业如何自救?


服装专业市场因为其特有属性,一直是满足内需的重要阵地。外贸转内销,也将不可或缺。


显而易见,近些年随着专业市场的硬件、软件和综合配套的转型和提升,服装专业市场已成为服装企业拓展市场空间、展示产品、孵化品牌、搭建新终端的重要平台。直白点说,外贸转内销企业面临平台、渠道、终端等方面的制约,需要商品展销、品牌展示、代理加盟、产销对接、行业论坛、职业培训,想进入三四线城市,想给消费者提供“一站式”服务……


没有专业市场,这些都是无法实现的。我国大约有4000多个三、四级城市和县乡,这些地区的服装店基本上都去固定的专业市场。此外,专业市场早已今非昔比,摈弃了“脏、乱、差”和“纯批发”之后,成为旅游、购物、休闲的新天地。这也是为什么邦君一直强调,服装外贸受阻,定会影响国内服装专业市场。这是谁的机遇,又是谁的挑战,整个行业还有待观察。


对于传统外贸商来说,决定他们命运的仍然是欧美等国对疫情的控制程度,欧美、日韩等各个经济体消费信心的恢复。如果形势不乐观,他们也将从观望,到别无选择地啃“内销”这块硬骨头。


据美国农业部3月份预测,本年度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孟加拉国的棉花消费量合计为1088.5万吨,占全球的42.3%,进口量为1150万包,占全球的41.5%。上述四国的封国措施将产生严重的后果,其负面影响将持续1-2个月。随着全球疫情的不断升级,欧美的品牌商和零售商开始暂停或者取消订单和装运,制造业基地印度、巴基斯坦、土耳其和孟加拉国深陷困境,目前上述四国都进入了封锁状态,纺织生产也暂时停止。


土耳其是中国以外棉花消费的强劲增长点,2020年的纺织品服装出口预计达到290亿美元,本年度棉花消费量预计为158.9万吨,是全球第四大消费国。2019年8月至2020年1月的棉花进口量为46.82万吨,比上年度同期增长一倍多,本年度进口量预计为93.6万吨。目前该国棉花贸易基本停止,还有大量已签订的美棉(约15万吨路对面)和巴西棉(4-12月交货)没有装运。


巴基斯坦已开始为期三周的封锁,纺织生产和消费全部停止。不考虑疫情,本年度巴基斯坦棉花消费量为235万吨。巴基斯坦是美国和全球快时尚的重要供应来源,疫情之前工厂都是满负荷生产,现在许多大品牌和零售商都已经取消了订单,导致一些小厂无力支付工资而发生人工流失。


孟加拉国是西非棉和印度棉的最大买主,2020年的服装出口额预计达到330亿美元,该国现在疫情并不严重,服装厂能够正常生产。但随着疫情的爆发,截至3月25日已有25.8亿美元的出口订单取消,其中一半以上是欧洲,短期内订单取消将继续增加,工厂无法支付工资将导致工人失业。


印度从3月25日起封国三周,其巨大的劳动力将无所依靠,棉农的田间作业也无法进行,棉花加工工作停止,棉花出口也会取消或者推迟,而且今年的棉花播种可能会推迟。国内消费量预计至少减少250万包。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