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系统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22日下午6点,美国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2717例,死亡409,治愈178例。22日不到18小时时间里,美国新增确诊6670例。目前,美国确诊病例数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和意大利。

美国疫情最新情况:确诊人数突破三万股市暴跌油服行业寒冬又来了?

纽约州的确诊病例数占全美总数近一半,22日达到了15777例,一日内新增3463例。其中纽约市就占到了9654例,新增1539例。其他确诊病例上千的州包括华盛顿州1996例,新泽西州1914例,加利福尼亚州1701例,伊利诺伊州1049例,密歇根州1035例。


油价暴跌,石油行业迎来一场突如其来的寒冬


由于与行业上游关系密切,油服企业首当其冲受到了最为直接的冲击。


自开年以来,全球油服行业股票遭到重创,经历断崖式下跌。


其中,全球第一大油服——斯伦贝谢,股价跌幅达69.6%。哈里伯顿股价跌幅达80%。贝克休斯股价跌幅达61.7%。


而与股价相对应的是工作量的锐减。这也意味着,油服行业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阶段或将又要来临了。


油服行业股价经历断崖式下跌


回顾石油行业发展的进程,大概共经历了四次油价暴跌事件。其中,1986年和2014年的两次下跌主要是因为富余产能,1997年和2008年两次下跌主要是由金融危机导致的需求不足。


与前四次不同的是,2020年的这次油价暴跌来自需求和供给两端的夹击。


全球爆发的新冠病毒肺炎持续影响着石油需求,而沙特和俄罗斯的增产则不断冲击着石油供应量的新高点。


在此形势下,油服行业迎来一记重创。国内外油服企业股价都迎来了一次幅度巨大的下跌。


除了三大油服巨头斯伦贝谢、哈里伯顿、贝克休斯股价下降幅度纷纷超过60%之外,中国油服行业的股价也并不乐观。


其中,自开年以来,中海油服股价下跌37%,石化油服股价下跌11%。


相较而言,民营油服的下跌幅度更大,例如,安东油服自开年以来股价下跌幅度达到43%,海隆控股的股价跌幅达60%。


虽然,股价仅代表了股民对某一企业某一段时间的期待,但也从侧面反映了这一行业的发展态势。


实际上,综合多个方面来看,油服企业都迎来了又一个比较艰难的发展时期。


油服企业工作量或迎大幅锐减


面对暴跌油价,各大石油公司纷纷开始削减支出。这也意味着,油服公司竞争的“总盘子”越来越小。


据了解,哥伦比亚国有石油公司Ecopetrol表示,已将投资计划削减12亿美元。英国石油公司(BP)今年将削减20%的开支,并减少在美国的一些业务投资。


与此同时,西方石油也宣布2020年资本支出由52至54亿美元,削减至35至37亿美元。


除此之外,埃克深美孚、雪佛龙、马拉松石油等多家石油公司都有削减支出的计划。


根据知名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预测,如果油价维持在30美元/桶的水平,2020年全球勘探与生产(E&P)的资本支出将减少1000亿美元。


整体来看,油价的变化对油服公司的影响主要经过油价下跌、油公司调整支出、油服公司签订项目合同减少、业绩体现四大步骤。


虽然油价对油服公司的影响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但目前其强大的影响力正逐渐显现出来。


3月18日,油服巨头哈里伯顿公司宣布,为了帮助公司更好地应对当下的行业情形,公司将从3月23日开始在休斯顿的North Belt园区实行为期60天的强制性休假制度。


在休假期间,员工将实行“工作一周,休息一周”的制度,其中休息的一周公司将不会支付薪水。员工的福利,包括健康保险,将在休假期间保持不变。


据了解,此次强制性休假将涉及休斯顿总部3500名员工。


油服巨头尚且如此,普通油服公司的日子更不好过。


Rystad Energy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将对欧洲油服市场造成沉重打击,并导致油服交易额同比减少约50亿美元,欧洲约有20%的中小型油服公司(超200家企业)将面临破产。


“在欧洲,这场危机对油服公司会造成比2015年至2016年油价下跌更严重的影响”其油服研究主管奥登马丁森(Audun Martinsen)表示。


而回归国内,长庆油田、青海油田、辽河油田等多家油田纷纷提出了采用削减成本、降本增效的措施应对此次挑战。这也意味着油服公司的利润将面临进一步缩减的风险。


是机遇也是挑战


从目前形势来看,石油行业的动荡或许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个周期性比较强的行业,油价涨跌跳跃实际上属于市场正常的表现,但每轮油价的大幅波动都会推动新一轮的优胜劣汰。


在油价低谷周期,油服企业经历了超乎寻常的艰难阶段。


钻机动用率不到一半,物探队伍动用率不到3成,钻井平台开工率不足40%,油服公司利润率跌至新低点……


这样惨淡的数据依然历历在目。


为了应对波谲云诡的油气市场,提升竞争力,2018年,中石油在油服板块进行了引发全行业瞩目的重磅改革。一时间世界第三大油服——中油油服或将诞生的消息见诸各大媒体。


这体现了油气行业从业者们对提升我国油服行业竞争力的迫切期待,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国油服行业仍面临着漫长的通关路。


如何寻找新的效益增长点,如何立足国内、国际两大市场,扩大生存空间,如何延展产业链条,提高抗风险能力等,都成为众多油服企业面临的难题。


实际上,即使没有低油价的冲击,面对勘探开发难度越来越大的现状,对油服行业的技术、装备等都提出新的挑战。


例如,随着深井、超深井、非常规井的成倍增长,如今打一口井的时间和难度超过了原来打两口甚至三口井的情况。


而面对此次油价暴跌的难关,对一些油服企业来说是或许是强身健体、获得市场认可的好机会,对另一些企业来说或许就是生死考验。


疫情“黑天鹅”冲击下今年美国经济将大幅衰退


过去三年,美国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个“特朗普景气”,美国GDP年平均增长2.0%,相比之下,奥巴马执政八年是1.5%,小布什执政八年是2.1%。而特朗普时期美国经济的基数已经比小布什时期高很多,因此特朗普执政这三年的经济增长是不错的,而且特别是美国的失业率一路下降,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一直保持在比较温和的水平,所以特朗普在美国共和党人中的支持率很高。


但是,特朗普的经济增长,一方面是因为大规模减税,另一方面是美国迎来了一个上升的经济周期。事实上,随着减税效应的衰退,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美国经济增长已经降到2左右,尤其是值得关注的是,从2019年中期开始,美国的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倒挂,短期国债收益率高于长期国债收益率,这是经济衰退的重要信号。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虽然特朗普不断吹嘘自己的政绩,但是他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前景能否持续到2020年心里是没底的,所以他不断向美联储施压,要求降息。这个总统不断破坏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些重要规矩,包括美联储的独立性。


2020年1月8日,世界银行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测美国经济增速在2020年将放缓至 1.8%,这意味着“特朗普景气”正在走向终结。


新冠疫情正是在这个背景下爆发的。从目前来看,美国的病例主要集中在纽约州和西海岸的华盛顿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我们不必过于低估美国政府的抗疫能力,任何国家认识一种病毒都需要一个过程,美国国内对政府有很多批评声音,这很正常。而且美国地广人稀,在国民重视的情况下,传染性不会非常严重。我估计4月底,或者更早,美国可以控制住疫情。我们没有理由认为疫情在医疗资源丰富的美国会失控。


目前大家都很关注美国股市最近的四次熔断,这确实是历史性的,但也不要夸大美国股市熔断的影响,每次熔断之后,美国股市也出现了回调。金融界都知道1987年的“黑色星期三”,至今美国股市的四次熔断跌幅还没有超过1987年。不仅如此,第一次熔断发生在1997年,而从经济史的角度来看,1987年和1997年根本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无足轻重。


作为学者,我们不能只关心那些具有轰动性意义的东西,那更多是新闻界和投资界关心的问题,我们要关注一点长期趋势。这并不是说美国股市最近的暴跌不重要,我更关心的是股市动荡将持续多长时间。美国的企业高度依赖股市融资,如果股市一直剧烈动荡,必然影响企业的投资和财务计划,从而削弱美国的经济竞争力。


我特别关心波音公司,这是美国传统制造业的力量象征。波音此前因MAX系列飞机存在缺陷的风波还没有平息,又遭受疫情带来的灭顶之灾。一个月前,波音的股价是每股330美元,现在跌到每股仅100美元,总市值约700亿美元,仅比五粮液(约600亿美元)高出一点。波音可以说遇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不仅如此,这一轮美股熔断科技型企业跌幅比较大,而科技型企业又都比较仰仗美国的股市融资。


总之,这次疫情对美国经济而言,绝对是个“黑天鹅”,虽然美国联邦政府打算采取一系列政策来救市,但今年美国经济的大幅衰退是必然的事情。高盛最近的一个预测是,美国今年全年增长可能只有0.4%,而此前的预测是1.2%。这会进而影响到美国的政治。


疫情带来公共卫生危机使特朗普连任希望黯淡


政治影响来自于经济的变化。因为全球性的经济萧条正在出现,国际社会的各种矛盾也会更加尖锐,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可能会更加勃兴。总之,世界在2020年只会更加混乱。


具体到美国,我以前比较看好特朗普的连任前景,主要是因为民主党一盘散沙,而且虽然2019年的美国经济差一点,可总体也还不错。但在大选年,美国经济的骤然衰退会对特朗普构成不小压力。特别是在应对社会问题以及相关的社会政策包括医疗问题上,美国人民总体还是更加信任民主党。特朗普几次想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都没有成功,就是一个例子。如果美国遭遇的是国际安全危机,肯定对特朗普连任有利,因为美国民众更相信共和党能给他们带来安全。但这次,美国遭遇的是公共卫生危机,美国民众更多地会认为民主党会做得更好。


再看民主党的初选,实际上在疫情还没有暴发之前,拜登就已经在第一个“超级星期二”(3月3日)获得了压倒性胜利,之后的几场选举拜登可以说气势如虹,获得总统提名基本铁板钉钉。这个也有点超出我们最初的预料,拜登并不是“睡眼惺忪”地在“白等”。原因我觉得主要不是拜登有多么具有号召力,而是民主党吸取了2016年的教训,比上一次更快更果断地团结在主流建制派周围,这也是一种民意的体现。上一次,希拉里打败桑德斯可不那么容易。民主党形成了相对高效的集结和整合,这给年底问鼎白宫提供了不小的希望。所以美国的政治变化确实很快。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