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石价格的涨跌,牵动着整个钢铁产业的发展。近期,国家有关部委连续出台相关举措,支持各企业复工复产。但3月15日,一位不具名的市场人士却向记者透露,一部分机制较灵活的钢厂拿着纾困资金去炒作,抬高市场价格。


铁矿石价格涨跌起妖风,钢铁厂发展遇困


他表示,资金到了炒作的环节,直接导致铁矿石期货和螺纹钢期货价格上涨,持续下去,投机的炒作者与国外矿厂将获得丰厚收益,但国内钢企会普遍受损。


国内某大型钢铁企业的高管王雯(化名),面对春节后开市以来高位震荡的铁矿石价格感到不安。


最直接的体现是钢厂利润将被大幅侵蚀。“如果今年矿价一直维持在85美元以上,钢厂几年的利润都会被侵蚀掉。”3月14日,王雯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2月3日开市以来,铁矿石指数价格持续处于高位且波动明显。据钢铁协会监测,2月末,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CIOPI)为311.30点,比2月初上升11.93点,升幅为3.99%。


数据显示,铁矿石2005年合约在2月3日的收盘价为606.5元/吨,在2月28日的收盘价达到了616.5元/吨。3月16日,铁矿石2005年合约虽然减仓回落,较上一交易日收盘价跌2.22%,但收盘价仍为661.5元/吨。


“从资金炒作来看,铁矿石涨价比较厉害。如果资金把铁矿石的价格拉得太高,钢厂拿那么多钱出来买铁矿石,压力会很大。”王雯表示。


3月15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铁矿石指数走势明显与供需基本面和现货市场偏离,市场各参与方需防范其中的风险。


骆铁军说,春节后开盘至3月13日,普氏指数价格上涨15%,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上涨12%。


“我们呼吁国家相关监管部门对铁矿石指数发布、铁矿石现货和期货交易严格监管,对可能存在的违法违规和恶意炒作等行为严格查处,维护钢铁上下游的健康运行。”骆铁军说。


据多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近期市场有大钢铁厂和大贸易商多方联合起来做多对钢材市场的预期,并且不断拉高铁矿石价格。


钢企利润为什么会被逐步压缩?


近期,国内一些钢铁企业陷入了两难境地。一方面是居高的库存和螺纹钢期货涨价不利于库存出清;另一方面是原材料铁矿石价格狂飙,钢铁企业利润进一步被压缩。


“钢厂的利润有些品种是100元左右,有些是已经没有利润了。而且今年好多钢厂的厂内库存已经超过去年一倍以上,有的则更多。”王雯说。


近日,中信证券钢铁团队分析,螺纹钢利润在疫情后下压200元,长流程(钢铁生产流程)的利润仅剩200元,电炉利润则被压制到-200元。单纯按利润结构来看,螺纹钢估值是近3年的最低水平。


铁矿石价格涨跌起妖风,钢铁厂发展遇困


事实上,据该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钢材库存创天量,比往年最高库存高50%。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匪夷所思”现象并不合理。


3月16日,一位不愿具名的钢铁行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这是钢厂、企业和资金共同去炒作的结果。”


如今,高库存、低利润构成钢铁厂的现状,但钢材通过持续涨价去库存并不现实。


在他看来,没有参与炒作的钢铁厂非常被动,因为如果按正常的去期货套保,但期货被拉得很高了,同时现货矛盾还没化解。


中信证券钢铁团队分析认为,后期钢材要实现持续稳妥地涨价去库存,需要满足两大个条件,一是铁矿价格能维持现有估值水平;二是钢材利润能够持续扩张。但这两个条件短期或许能维持一段时间,中期来说难度非常大。


这意味着,钢厂背着如此大的产量数据和库存数据在奔跑,压力不言而喻。同时,伴随铁矿石价格大涨,成本侵蚀致使钢铁行业利润大减。


3月16日,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认为:“近期铁矿石价格表现比较强势,主要原因有钢厂高炉生产仍维持在相对高位,减产更多是通过减少废钢添加量来进行;再者,受巴西雨季、澳大利亚飓风影响,今年一季度澳大利亚、巴西发货量都大幅低于去年同期;此外,春节后港口铁矿石库存持续下降。”


资金炒作带来什么影响?


实际上,近期螺纹钢期货表现非常强势,这也成为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的一大因素。


“资金炒作抓住了很重要的逻辑,大部分情况下,铁矿石价格是跟着螺纹钢的,如果螺纹钢价格撑住,铁矿石就可以拉。”王雯说。


但除了资金层面,螺纹钢期货在宏观层面也受利好。


邱跃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螺纹钢期货表现强势,本周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是,宏观政策利好和产业复工复产加快形成一波上涨。


铁矿石价格涨跌起妖风,钢铁厂发展遇困


据央行3月15日公布的数据,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民银行先后推出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调整货币市场利率等方式,纾困疫情相关企业,支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


“现在好多钢厂都在‘挺价’,不少钢厂和客户要求的是按照3月份价格结算。现在大家炒的是预期,不过后面是否能挺住尚无法判断。”王雯对于目前的情况有所担心。


不过,邱跃成判断,当前海外疫情仍在蔓延,资本市场整体动荡,螺纹价格已处于较高估值水平,现货市场累积了非常高的获利库存,一旦风吹草动,资源获利套现将会带来价格调整风险,预计螺纹价格继续向上空间有限。


此外,针对持续走高的铁矿石,中钢协也警示炒作风险。


此前,骆铁军表示:“去年同期,铁矿石价格因巴西矿难上涨20%,目前的价格又明显上涨,更多是受资金和情绪驱动。”


“今年买铁矿石完全没有去年那么紧张,国内有几个钢厂还在卖铁矿石。”事实上,王雯了解到,今年铁矿石供应并不紧张。


此前,市场还传出全球最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有停工的可能性,但已经被淡水河谷方面否认。


3月13日下午,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与淡水河谷上海办事处通过电话会议进行了交流。


据淡水河谷介绍,目前全公司未出现新冠肺炎病例,疫情未对其运营、物流、销售或财务状况造成任何实质性影响。


骆铁军介绍,从供应看,全球铁矿石出口量将恢复增长。澳大利亚相关部门预计,2020年,澳大利亚铁矿石出口将增长3.7%、巴西将增长7.4%。此外,随着国内疫情和运输的转好,国内矿山已加快恢复供应。


“现阶段铁矿石现实端供需非常强,但从预期来看会偏弱。”邱跃成表示,当前铁矿石价格再次回升到90美元/吨上方,后期供应端将逐步增加,且原油暴跌将带来铁矿石生产及运输成本降低,铁矿石价格调整风险明显加大。


然而,王雯对钢厂今年的情况并不乐观。她表示,今年10月份之前,钢材的库存都会维持在较高水平,会压制住钢价和利润。


中信证券钢铁团队也认为,国内钢铁总体需求至少要达到10%的同比增长量级,才能对冲全球疫情对需求的影响,并使得黑色系价格中枢实现上涨。


这一条件目前看来较难达到。


铁矿石供需缺口还能维持多久?


根据我们整理的四大矿山的产销计划和季节性规律来看,2季度供给较1季度基本都是增加的。


考虑发往中国的比例之后,澳洲二季度供给较一季度增加约2140万吨,巴西二季度供给较一季度增加约1040万吨,但考虑到船期问题,巴西方面供给增量预计要到下半年才能得到体现。


国内精粉产量在二季度预计将恢复正常状态,二季度环比一季度增加676万吨,不出现意外因素干扰的话,后期供给逐步增加的格局较为明显。需求方面,我们按照日均铁水产量随着需求的释放逐步恢复直到6月达到230万吨计算。


综合来看,二季度供给端共增加3856万吨,需求端增加1478万吨,供需差扩大2378万吨,根据我们前文的分析一季度供需缺口在1700万吨左右,二季度供过于求约600万吨,在加上巴西方面供给增量释放的事件可能还有变数,且存在运期的时滞,二季度铁矿石整体预计呈现供略过于求的状态,预计下半年巴西南部和东南部的复产和北部的增产实现之后才会形成真正的供应压力。

来源:时代周报

文章来源: 时代周报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