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8日消息,近日,武汉病毒所泄露病毒的谣言闹得沸沸扬扬。日前,有网民自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陈全姣,以冒充其本人“实名举报”的方式散布该病毒所“泄露病毒”的谣言。


武汉病毒所陈全姣声明称被境外IP冒名发谣言,有哪些证据?


2月17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官网发布一篇“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陈全姣声明”文章,对此进行辟谣。声明全文如下:


关于今日网络上出现以我名义发布的所谓举报言论,在此我郑重声明:


我从未发布任何相关举报信息,对冒用本人身份捏造举报信息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我将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近期一系列谣言,已对我们一线科研人员科研攻关造成了影响,请大家严防相关阴谋和破坏活动。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 陈全姣


2020年2月17日


造谣“武汉病毒所研究员实名举报”账号,来自境外!


继辟谣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零号病人”之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官网再登声明称,陈全姣研究员从未发布任何举报信息。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该造谣账号近期登陆地为境外,请大家严防相关阴谋和破坏活动。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现任所长为王延轶。


武汉病毒所陈全姣声明称被境外IP冒名发谣言,有哪些证据?


小编注意到,此前有外国研究人员称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2月2日,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研究员在朋友圈说:“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然而网络仍在流传不实信息,称武汉病毒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


昨天下午,该所郑重声明称:黄燕玲2015年在该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武汉病毒所表示,值此抗疫关键时刻,相关谣言极大干扰了科研攻关工作,保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和帮助!


此番辟谣之后,又有人在网上发布所谓“武汉病毒所研究员陈全姣实名举报云云”。为正视听,今天下午,该所官网刊登了陈全姣研究员的声明。


武汉病毒所陈全姣声明称被境外IP冒名发谣言,有哪些证据?


陈全姣研究员


她表示,从未发布任何相关举报信息,对冒用自己身份捏造举报信息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将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陈全姣研究员还表示,近期一系列谣言,已对该所一线科研人员科研攻关造成了影响,请大家严防相关阴谋和破坏活动。


近些年,境外反华势力通过非法盗取公民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已经从中获得了大量国内公民的个人信息,他们还曾多次将任何敢驳斥他们的网民的个人信息泄露到网络上,以此进行网络恐吓和欺凌。


但从此次他们冒充武汉病毒所的人员、盗用陈全姣研究员的信息捏造虚假的举报来看,这些人已经不满足于通过泄露他人的个人身份信息进行网络欺凌,更开始利用他们盗窃来的个人信息,直接在国内的热点社会事件上混淆视听、传播虚假信息。


因此,我们呼吁公众在探求疫情相关信息的同时,对于这种账号及其手段提高警惕,不要成为被他们收割流量、甚至给他们当枪使的韭菜。




文章来源: 北京日报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