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被指财务造假还是“实锤”的最新回应?14日午间,富满电子举报人宋仕强在微博上发布《富满电子,老子的回应来了!》一文称,关于富满做假账上市一事,自己将会把金航标、中芯鼎盛、富满电子等多方相关人员经手的具体证据,以及公司律师找到的其他证据,提交给公安经侦机关。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新浪微博截图


对于是否恶意拖欠富满电子货款一事,宋仕强称,事件的导火索是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金航标)2018年在富满电子定制了200余万的货品,一部分因产品轻微瑕疵以致货款回收不了,直接损失70万,找富满电子协商却不予理睬。由于终端客户在南美样品搜集和检验时间较长,富满电子利用时间差发起恶意诉讼,冻结金航标及其个人资产等。


宋仕强写道: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卖掉房产支付货款,现在还尚欠款约8万元,是为了富满电子给个说法,但富满电子又一次冻结我的公私账户,金额约11万元。


宋仕强还称,金航标及律师团队已根据富满电子当年《招股书》、年报等信息逐条查实,富满电子涉嫌犯罪违法的证据已有大的突破,经手人员会对当时的合同、银行流水、发票、纳税资料进行地毯式排查。


1月10日,昵称为“宋仕强BDS666”的微博用户发布文章,举报深交所上市公司富满电子财务造假,并称“实锤”。举报文件中还涉及到当初富满电子A股上市的保荐机构国金证券及相关人员,以及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银信资产有限公司、民信律师事务所及相关人员等。


除了财务造假,宋仕强还在14日早间最新的一条微博中称,富满电子“在公司乱搞情妇,官司缠身风险大,抄袭侵犯同行知识产权”。


对此,14日一早,富满电子发布公告称,关注到网上流传的《举报富满电子做假账事宜》及宋仕强相关微博发表关于侵害公司名誉权的问题。上述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目前,已提交了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


富满电子还称,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


二级市场上,富满电子14日开盘涨1.6%,截至发稿,富满电子下跌3.01%,每股报21.9元,总市值31.07亿元。


这个“瓜”具体是什么事情呢?


日前,昵称为“宋仕强BDS666”的微博用户发布文章,举报深交所上市公司富满电子财务造假,并称“实锤”。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来源:宋仕强微博


上述举报文件中,还涉及到当初富满电子A股上市的保荐机构国金证券及相关人员,以及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银信资产有限公司、民信律师事务所及相关人员等。


除了财务造假,宋仕强还在14日早间最新的一条微博中称,富满电子“在公司乱搞情妇,官司缠身风险大,抄袭侵犯同行知识产权”。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来源:宋仕强微博


遭到举报后,富满电子股价重挫,一度大跌接近7.5%。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富满电子在后续公告中称,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


根据公告,富满电子已于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立案登记编号为M10300206601545的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1月14日获得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1月10日,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仕强在个人微博实名举报上市公司富满电子财务造假,并称富满电子不仅做假账而且在上市后“利用上市公司的资源侵害同行的知识产权、疯狂打压同行。”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对此,富满电子表示,宋仕强及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并对宋仕强提起诉讼。


1月14日,宋仕强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公司的确欠富满电子8万元,但是曾经配合富满电子做假账一事并非不实。


富满电子称宋仕强举报不实,并对其提起诉讼


根据1月14日的公告可知,富满电子已经关注到近日网上流传的《举报富满电子做假账事宜》及宋仕强相关微博发表关于侵害公司名誉权的问题。


“上述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简称: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富满电子称。


富满电子表示,“鉴于宋仕强的不实举报已严重损害公司名誉及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公司于2020年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立案登记编号为M10300206601545的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2020年1月14日获得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企查查资料显示,金航标由宋仕强和何俊华持股,持股比例依次为90%、10%。


1月14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富满电子,电话未能接通;另外,付定邦的电话处于占线状态,陈忠鑫声称在开会,随即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宋仕强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开实名举报富满电子是自己的个人行为,之所以披露了付定邦和陈忠鑫的名字,是因为“他们也参与了(做假账这件事)。”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宋仕强回应:找富满电子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已有大的突破


2020年1月10日,宋仕强在其微博发消息称,富满电子财务造假,并表示已经实名向证监会举报。


根据宋仕强在微博披露的举报内容可知,“2017年上半年约5、6月间(彼时,富满电子还未上市),和我住一个小区的邻居付定邦找到我,说受富满电子的销售总监陈忠鑫(他们同为江西南丰老乡)所托,让我们金航标与他的公司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的假合同,富满融资用。于是,金航标分别与付定邦的深证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签定了几百万的假合同,由陈忠鑫来付定邦的公司拿走。”


另外,宋仕强称,富满电子不仅做假账而且在上市后“利用上市公司的资源侵害同行的知识产权、疯狂打压同行。”


1月14日,面对富满电子发布的起诉公告,宋仕强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他此次的举报动机。


2018年,金航标在富满电子定制了200多万的货品,“有一部分产品有轻微的瑕疵以致货款回收不了,直接损失了70万”,由于协商未果,宋仕强称富满电子对其发起恶意诉讼,导致其被迫卖房还债,“现还尚欠款约8万元”。然而,“富满电子的做法是再一次在过年前冻结我的公私账户、金额约11万元,这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


宋仕强还表示,手中有富满电子做假账的证据,后续会提交给公安经侦机关,并称“金航标和我们强大的律师团队……找富满电子涉嫌违法犯罪的证据已经有大的突破……”


至于对富满电子发起的名誉权诉讼,宋仕强回应道,“我们团队看到后发出了猪的笑声,鼻涕泡都出来了。从企查查等查到富满电子的诉讼信息和风险扫描,富满电子的自身风险为113起、关联风险66单,其中买卖合同纠纷达到28起、劳动合同纠纷达到16起,其它若干,12项裁判文书有风险。在行业内还涉嫌侵权抄袭多家同行的产品,与苏州赛芯电子、德普电子、英吉芯等都有知识产权诉讼。看到起诉我们的名誉权,我们不得不嘴角上翘,还是两边都翘那种!”


上市不足三年,富满电子已增收不增利


公开资料显示,富满电子是集成电路(IntegratedCircuit,简称“IC”)设计企业,主要从事高性能模拟及数模混合集成电路的设计研发、封装、测试和销售。


依托公司的技术研发、业务模式、快速服务和人才储备等优势,富满电子已成为集成电路行业电源管理类芯片、LED控制及驱动类芯片等细分领域的企业,其主要产品包括电源管理类芯片、LED控制及驱动类芯片、MOSFET类芯片及其它。


富满电子于2017年7月5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上市第二年,也就是2018年,富满电子便出现了净利同比下滑的情况。


2018年,富满电子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9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2.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418.51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4145.0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22.62%。


对于2018年净利同比下滑的原因,富满电子解释道:受全球宏观经济以及中美贸易战影响,公司相关产品销售价格下降;人民币贬值,公司主要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研发投入增加;厂房及办公用房租赁费用递增;员工薪酬增加。


2019年前三季度,富满电子实现营业收入约4.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435.03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50.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1425.71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67.33%。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富满电子的总资产约为9.2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为5.8亿元,负债合计约为3.48亿元。


一封公开举报材料突如其来的盛传于互联网上,举报者就是宋仕强,他举报的具体内容就是“富满电子做假账”。这不仅让上市不到3年的富满电子突陷举报风波之中,未来的事态还有可能发展到宋仕强想象不到的严重性。


举报者宋仕强


2020年1月13日,宋仕强在微博上发布了向中国证监会的举报材料,名为“举报富满电子做假账事宜”,其落款是“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 宋仕强”。


富满电子被宋仕强举报造假合同上市,涉嫌违法证据有大突破?


启信宝数据显示,宋仕强是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金航标)的实际控制人,其持有深圳金航标90%股权。


上述举报信的内容主要是,在2017年5、6月份,宋仕强同一小区的邻居付定邦“找到我,说受富满电子的销售总监陈忠鑫(他们同为江西南丰老乡)所托,让我们深圳市金航标电子有限公司与他的公司做几份销售富满电子产品的假合同,富满融资用。于是金航标公司分别与付定邦的深圳市中兴鼎盛电子有限公司、深圳市锦瑞诚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几百万的假合同,由陈忠鑫来付定邦的公司拿走。”


值得注意的是,富满电子的上市时间为2017年7月5日,其实际控制人是刘景裕。


宋仕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自己答应付定邦帮助富满电子造假,“就是因为我和付定邦是邻居,付定邦和陈忠鑫是老乡。”之所以自己拖了那么久才举报,主要是富满电子封了自己公司的银行账号,“就几万元的事情,就封了我的账号,做事不厚道,我就是要报复他。”


在那份举报材料中,宋仕强希望“证监会查实富满电子的做假账行为,处理负责人刘景裕与财务负责人罗琼,并追究其保荐人国金证券及负责人冉云、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及负责人朱建弟、银信资产有限公司及负责人梅惠民、国信律师事务所张敬前等机构与负责人的连带责任。并对参与制作链条的公司进行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宋仕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不怕事情暴露自己被牵连,“当时我也犯了错,我承担责任啊。”


1月14日中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了付定邦的电话,他表示最好去问宋仕强本人,“他和富满的老板吵架,搞得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和我没关系,我不参与这些事情”,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而陈忠鑫的手机一直在通话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给其发了采访短信,截至发稿前也没有收到回复。


对于宋仕强的举报,富满电子1月14日发布澄清公告,“上述举报问题及微博描述问题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宋仕强本人及其任法人代表的深圳金航标拖欠公司货款,公司通过法律手段对此债权进行追偿,宋仕强及金航标拒不履行还款义务,反而恶意举报不实内容,同时冒用富满电子销售人员及他人名义散播关于公司的不实举报内容。”


一笔贸易埋下的“祸根”


资料显示, 富满电子是集成电路(Integrated Circuit,简称“IC”)设计企业,主要从事高性能模拟及数模混合集成电路的设计研发、封装、测试和销售。


2020年1月14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富满电子的证券部公开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


针对宋仕强的举报,富满电子的公告表示,“鉴于宋仕强的不实举报已严重损害公司名誉及为维护公司及广大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公司于2020年1月11日在广东法院诉讼服务网上以宋仕强为被告提交了立案登记编号为M10300206601545的名誉权纠纷的相关诉讼材料,并于2020年1月14日获得了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回执。 ”


对此,宋仕强在其微博中更新的最新的回应,原来这一切的纷争源于2018年的一笔贸易往来。


“我们2018年在富满电子定制了200多万的货品,有一部分产品有轻微的瑕疵以致货款回收不了,直接损失了70万,找富满电子协商,但他们以要找第三方检测为由不予理睬。由于终端客户在南美样品收集和检测时间很长,富满就利用这个时间差发起恶意诉讼,冻结我司及个人资产、公私账户等,还派一个律师假装客户到我家看房子。我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忍痛卖掉房产支付富满货款。现在尚欠款约8万元,是为了富满给个说法。但富满的做法是再一次在过年前冻结我的公私账户、金额约11万元”,宋志强表示这是此次举报事件的导火索。


宋仕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自己与富满电子目前的欠款就是8万元左右,“本来他(产品)有质量问题,我要扣他的钱,他不同意,怎么能叫欠款呢?本来是一百多万,后来我卖了一套房子还他货款,现在还有8万元左右。”


对于富满电子是否造假一事,宋仕强强调自己有“我本人与我公司财务人员、付定邦与其财务人员、富满电子陈忠鑫等人经手的具体证据”,会在下一步交给公安经侦部门,“让有的人承担法律责任。”


深圳市富满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2001年,是一家从事高性能模拟及数模混合集成电路设计研发、封装、测试和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目前拥有电源管理、LED驱动、MOSFET等涉及消费领域IC产品四百余种。

文章来源: 上游新闻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