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消息,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集团宣布,通过旗下的 LVMH Métiers d’Art(工艺)部门收购意大利制革商 Masoni Industria Conciaria SpA (以下简称Masoni)的少数股权。


Masoni 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意大利托斯卡纳的 Santa Croce sull’Arno地区,公司总部占地总面积 1.05 万平方米,员工总数60人。2018年的销售额达到4610万欧元,净利润250万欧元,皮革总产量达到60万平方米。他们此前也曾和LVMH 集团有过业务往来。


双方在联合声明中表示:“LVMH Métiers d’Art 将在未来全力支持和保证对 Masoni 制革厂的长期投资,以巩固其工艺创新能力、企业实力和国际市场的发展。”


新的董事会将由品牌的两位创始人 Marco Pessi 和 Federica Martini ,以及来自LVMH Métiers d’Art 的两名代表组成, Fabrizio Masoni 将继续担任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确保“与长期以来相互尊重的股东达成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


LV收购意大利制革商Masoni 品牌“收割机”的幕后是谁?


LVMH Métiers d’Art 部门专门负责对集团的供应链进行投资和扶持,以确保集团旗下的品牌能够获得最优质的原材料,并与全球供应商一同践行可持续发展战略。


说起奢侈品,LVMH集团是目前全球奢侈品行业当之无愧的Top1。LVMH旗下有诸多耳熟能详的品牌,如Céline、Givenchy、Fendi、Loewe、Bvlgari、Christian Dior等等。而这个奢侈品帝国背后,有一个投资界的传奇人物—贝尔纳·阿尔诺。


LV收购意大利制革商Masoni 品牌“收割机”的幕后是谁?


对许多人来说,贝尔纳·阿尔诺只是个陌生的法国名字。可提起LV包、Dior香水和轩尼诗酒,那几乎可以算是家喻户晓。而阿尔诺正是这些奢侈品公司的大老板,生性沉稳的他有些低调寡言,但是他的胆识和谋略却令很多人深深折服。一些企业家将其看作是欧洲最可怕的“企业狙击手”,而老对手Gucci更是将其称作“一匹穿着开司米的狼”。


LV收购意大利制革商Masoni 品牌“收割机”的幕后是谁?


本次162亿美元收购蒂芙尼,也是LVMH在阿诺特的执掌下迄今为止最大手笔的交易。


不得不说,在全球知名的CEO中,阿尔诺是独特的。1984年,经历人生低谷的时候,阿尔诺从建筑和房地产业抽身,拿着自己的积蓄返回巴黎,准备在奢侈品行业赌一把。在被出租车司机一句“不知道总统,但知道Dior”点醒后,阿尔诺在家族的支持下收购了博萨克集团(Boussac),成为了Dior的大股东。


在阿尔诺的大力整顿和营销下,濒临死亡的Dior大放光彩,阿尔诺被业界称为“能令品牌复活的魔法师”。同时,Dior也为阿尔诺打开了一扇奢侈品界的投资大门。


LV收购意大利制革商Masoni 品牌“收割机”的幕后是谁?


1988年LVMH管理层内部出现了矛盾,时任主席拉卡米耶陷入了集团权力争夺战,这让阿尔诺看到了机会,开始了行动。一方面阿尔诺答应拉卡米耶提供资金帮助保卫拉卡米耶在LVMH的地位,另一方面却联合拉卡米耶的对手秘密增持LVMH集团的股票。结果到最后,这个Dior品牌的大股东却持有了巨量LVMH的股票。再加上在争夺战中对各级管理层和股东输送利益,阿尔诺获得了其他派系的支持,正式入主LVMH,登上了集团主席的宝座。


此后,LVMH更是在阿尔诺的带领下开启了疯狂“买买买”的模式,从法国的纪梵希(Givenchy)、丝芙兰(SEPHORA),到西班牙的罗意威(Loewe)、瑞士的豪雅表(TAG Heuer),到美国的Donna Karan、Marc Jacobs 和贝玲妃(BeneFit),再到意大利的芬迪(Fendi)以及德国的日默瓦,通通被它收入麾下。


LVMH集团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帝国。2000年,LVMH集团的市值已经达到了阿尔诺刚接手时的五倍,销售额和利润也实现了500%的增长。2018年,德勤《2018年全球奢侈品力量排行榜》报告显示,LVMH的规模甚至比第二至第四名加起来还多。


阿尔诺的身价也随着LVMH的壮大水涨船高,在此次收购蒂芙尼以后,阿尔诺的净资产随着LVMH的股价上涨了1%以上。根据《福布斯》跟踪的实时财富排行榜,阿尔诺目前的身价已经超过1060亿美元。比尔·盖茨和杰夫·贝佐斯这两位全球首富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身价或将屈居人后。


难道所有的奢侈品都要姓LV?


对阿尔诺而言,一旦他看准的目标,就鲜有失败的案例。但是Gucci和爱马仕(Hermès)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例外。


1999年LVMH恶意收购Gucci,由于当时的PPR,现在的Kring开云集团充当白衣骑士和Gucci 的破釜沉舟,Gucci才幸免被拿下。


时至今日,Gucci已经成为开云集团的当家花旦,最近Gucci下滑的业绩增速却让开云有点笑不出来。


2019年上半年,在收入增速方面,LVMH时装皮具部门赶超Gucci和爱马仕,成为跑得最快的头部品牌,连续11个季度录得双位数增长。而Gucci则开始走下坡路,区别于2017年和2018年的全速奔跑,该品牌上半年销售额的增长持续减速,仅录得19.8%的增幅至46.17亿欧元,创三年来最低增长。


再说回当年,爱马仕收购Gucci不成,就又盯上了奢侈品行业中的另一个小仙女—爱马仕。2010年,LVMH通过复杂的方式,也就是Equity Swap(股权互换合约)和三家投行签署了对赌协议,避开AMF条例的监察,悄无声息地在股票市场以14.5亿欧元的价格获得了爱马仕17.1%的股份,再加上LVMH在二级市场买的4.92%股份,LVMH共计持有爱马仕22.02%的股份,成为了除爱马仕家族外的第二大股东。


和Gucci有开云集团充当白衣骑士不同,爱马仕的家族成员选择放弃自己的个人利益,团结起来一同保卫爱马仕,成员们将公司50.2%的股份通过一种严格的股权托管方式进行锁定,形成了H51控股公司,且规定这部分股票在未来20年内都不允许出售。剩下12.5%没有放到H51的股份也被规定出售时,爱马仕家族的托管基金有优先购买权。同时爱马仕还提起对了LVMH的诉讼。


2013年,在经过一系列的监管调查,双方最终达成和解协议。AMF以违反公开披露原则判处LVMH集团支付800万欧元罚款,并规定在未来5年内LVMH不能购买爱马仕任何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LVMH没能成功收购爱马仕,但在这段恶意收购战中,爱马仕股价直线上涨,LVMH也通过所持有的股份获利约38亿欧元,早已挣得盆满钵满。


资本是永恒的,冷酷的,也是最有效率的。现在,距离爱马仕股票的锁定期还剩十年多的时间,LVMH发展蒸蒸日上大扩版图,投资鬼才阿尔诺及他的继承人是否还会觊觎失之交臂的爱马仕呢?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