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当地时间7日,法国政府和工会针对退休改革重启谈判。对于第一大工会CFDT组织“财务资助会议”的提议,法国总理菲利普积极回应,表示10日政府工会将着手讨论该提议。不过强硬派工会并不买账,法国罢工形势依旧严峻。

法国大罢工:本土炼油厂或遭封堵炼化行业前景惨淡

美元年底走势疲软 伦敦金吸引力增强


随着美元走软,各基金将更多资金投入黄金ETF,伦敦金价格上涨,将创下8月份以来的最大单月涨幅。


欧元连续第四天上涨,美元兑其它G10货币均出现下跌,这增强了作为另类资产的吸引力。有望创下2010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


与此同时,据彭博汇编的数据显示,全球黄金ETF持有量上周增加6.3吨,此前一周增加了7.2吨。今年资产规模增长了14%。


Phillip Futures Pte驻新加坡分析师Benjamin Lu表示,黄金强劲的看涨势头主要是由于美元走软。美联储稳健的货币政策"大大削弱了美元前景,同时增强了黄金的吸引力"。


在2019年三次降息之后,美联储一直维持利率不变。


澳洲国民银行资深外汇策略师Rodrigo Catril表示:“在低交易环境下,美元下跌是阻力最小的路径。”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12月会议的纪要将于周五公布,投资者正在寻找更多有关美联储在2019年三次降息后一致决定维持利率不变背后的想法,以及政策制定者明年保持利率稳定的明显倾向。

法国大罢工:本土炼油厂或遭封堵炼化行业前景惨淡

不过,和大多数分析师的预测不一样,Benjamin Lu表示,他预计伦敦金在2020年将"大幅走软",因美债收益率上升,且风险意愿强劲,投资者将减少避险资产,转向计息资产。


继续罢工 势头有所减弱


1月6日,法国经济部长勒梅尔接受Franceinter电台采访表示,“妥协从来没有如此触手可及过”。不过,政府发言人恩迪亚耶(Sibeth Ndiaye)在当天内阁会议后接受媒体提问时,表示需要仔细审议CFDT提出的改革建议。1月7日,政府工会新一轮协商正式开启。这一周也是极为紧张的一周。1月9日和11日,工会将发起两天大游行。


报道称,法国国铁SNCF正在经历1938年成立以来的最长罢工。目前罢工仍在继续,但据法新社报道,势头有所减弱,10趟高铁里保留8条,3条区间快车(TER)里保留两条。


另有消息称,罢工的铁路司机人数不减反增。巴黎公交公司RATP方面没有很大改善,只在高峰期有车辆运行,公交车也只有部分运行。年底假期结束,巴黎居民返工,交通再度出现过度拥挤。年头岁尾节日期间曾经“停战”的UNSA工会铁路分支6日呼吁重新罢工。


政府示好 反对党态度坚决


但政府方面态度似乎有所缓和,特别是希望在“基准”年龄层面,同工会达成妥协。法国第一大工会CFDT支持政府进行结构性改革,但在“基准”年龄这一条款和政府产生分歧。该工会负责人贝尔热(Laurent Berger)1月5日接受电视采访时,提出举办“财务资助会议”,助力退休改革。经济部长勒梅尔对这一提议十分认可。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2日,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在主要交通枢纽巴黎北站提供很有限的客运列车服务,大部分车次取消,多数站台不提供服务。仍在服务的列车上乘客爆满。中新社记者 李洋 摄


政府发言人恩迪亚耶表示,对这一提议十分感兴趣,但同时强调贝尔热始终希望将退休改革和财政议题分开,但这和总统马克龙的想法不符。她希望尽快走出当前危机,认为大家应相互让步。她表示政府还会继续让步。


但是,工会反对方态度依旧坚定。1月5日,CGT工会总书记马丁内兹(Philippe Martinez)再次要求政府撤销退休改革,并警告马克龙说,如果不听一部分法国人的声音,这么玩火,势必影响下届总统选举。FO工会的维利尔(Yves Veyrier)则表示,即使“基准”年龄奖惩是短期的,也不准备签条约,并呼吁大家1月9日上街游行。


民意仍支持罢工 法国能否走出危机?


罢工一个月后,法国人如何看待这次漫长的罢工?该民调显示,53%的受访者继续支持罢工运动,比此前的调查降低了1个百分点,不过也有38%的人反对罢工运动。


此外43%的受访者认为,政府要对当前罢工负责,而只有23%的人认为工会对此负责。62%的法国人认为当前政府对警察或巴黎歌剧院芭蕾舞演员作出妥协,导致改革方案失去原来的意义,但仍有56%的受访者觉得,特殊行业特殊对待也合情合理。


法国媒体报道,在此背景下,法国在走出反退休改革危机的路上,似乎看到一丝曙光。1月5日,法国温和改革派工会CFDT提出改革建议,政府决定对此进行审议,并于1月6日表决心要尽快走出当前危机。


罢工持续 炼油厂或遭封堵


不过,政府并未成功反转当前罢工局面。目前,法国国家铁路SNCF(国铁)和巴黎地铁公交公司RATP经历历史上最长的罢工。根据SNCF表示,目前罢工已造成6亿欧元的损失。

法国大罢工:本土炼油厂或遭封堵炼化行业前景惨淡

SNCF罢工率又稍稍上升,达到6.6%,且逾三分之一的铁路司机参加罢工。高铁TGV保留了75%的运力,而巴黎大区铁路网则只保留了50%的运力。此外,巴黎地铁十几条地铁线都开放,但只是部分通行。


除了交通领域,燃油领域相继开启罢工。CGT工会化工产业分支呼吁1月7日到1月10日,对炼油厂等设备进行封堵。


据烃加工在线1月3日消息,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表示,公司位于Donges、Feyzin、Normandie-Gonfreville和Grandpuits的4座法国炼油厂仍在运转和生产成品油,尽管该国的全国性罢工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



受燃油消费萎缩和油价下跌的影响,自18个月以来,炼油业经营利润猛跌,油价从2008年的每桶4.9美元,降至2009年头9个月的1.52美元/桶。最近英-荷壳牌集团宣布关闭其在蒙特利尔的炼油厂,造成500多名员工失业。该炼油厂服务运营了75年,日产能力达13万桶,但经过专家各方面的研究认为,从长远战略考虑,已不能再发挥作用,将被改造为柴油和航空油料的储存站。实际上,由于北美市场受到油料消费大幅下跌的打击,壳牌还未找到经营者。


报道说,面临全球炼油业的危机,为将整个炼油产量减少8%,这是壳牌集团一年来被迫出让的第5家炼油厂,其中包括在英国Stanlow的第二大炼油厂和德国的两家。欧洲第一大炼油集团道达尔共有11家炼油厂,该集团也在努力减少产能过剩。几个月来,先后关闭了在西班牙和英国的两家炼油厂;另外在去年9月中旬,道达尔停止了在敦刻尔克附近的一家炼油厂的生产,该厂日产能力16万桶,将该厂转卖、暂停还是全部关闭,目前道达尔还未做出选择,对该厂经营所需的1.2亿欧元的投资也未确定。


报道说,转卖炼油厂的不仅是法国集团,还有壳牌、意大利埃尼集团、瑞士的炼油企业Petroplus和英国化工,上述集团在欧洲大陆都已正式出让其炼油厂,近期提供报价的市场主要有俄罗斯、中国、印度和中东,但谈判期显得较长,目前即使出让好价格也不能保证交易的成功。而以此相反,目前新上马的炼油厂项目集中在几年来需求旺盛的印度、中国和越南。




不过,菲利普表示会派驻警察,并密切关注形势,防止燃油和炼油仓库被封堵。能源过渡部表示,燃油供给不会出现困难,并强调法国本土炼油厂继续生产,但7家炼油厂中5家暂时遭遇困难。


法国:“政治雷区” 一碰就炸


在法国历史上,养老金制度改革被称为“政治雷区”,也是多位法国政客折戟沉沙的“改革滑铁卢”。1995年,养老金改革法案曾引发超过200万人罢工示威,并持续数月之久。目前,养老金体制已成为法国现任总统马克龙这位改革者遭遇的重大挑战。


长久以来,法国在政府与各行业工会持续博弈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多轨制”养老金体系,不仅拥有涵盖普遍性就业人群的基本制度,还有专门针对公交、铁路、电力、医疗、公务员等不同群体、不同行业设立的共计42项特殊性制度,为相关群体从业人员提供了待遇高、退休早、缴税少等优惠措施,使部分行业的退休人员长期享受着远高于平均水平的薪资待遇。


然而,法国养老金体系失衡严重,濒临崩溃,持续拖累政府公共财政的平衡,已成为阻碍法国经济社会转型、政府推动改革的顽疾。对此,为彰显改革决心、进一步扫除经济发展障碍,法国政府于9月份发布《退休制度改革白皮书》,决心以单一积分制体系推动建立统一养老金体系,消除“特权群体”。具体而言,政府希望在全新的积分制体系下,就业者每缴纳1欧元社会分摊金就自动积累1分,以此脱钩职业年限标准。虽然法定退休年龄仍将维持62岁,但新体系将以64岁为基准退休年龄,提前退休则扣除养老金积分,延后退休或返聘则将获得积分奖励。


然而,法国政府的改革方案随即招致“多轨制”获益群体的强烈反对,认为强制性的统一积分无法反映出行业间的差距,特别是对艰苦行业的优惠政策,如铁路、电力、警察等危险系数及艰苦程度较高的行业,将使部分行业养老金因与职业年限及总工资挂钩而严重缩水且退休年龄被迫延长,如公交行业在新体制下的养老金将平均减少30%,无法有效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平衡。


面对国内巨大的抗议阻力,经历过“黄马甲”示威的法国政府态度“谨慎而坚决”。当地时间12月11日,法国总理菲利普在经济社会及环保委员会的讲话中公布了政府退休制度改革计划细节,强调“改革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改革不是要掀起一场“战役”。然而,工会很快回应,大罢工会继续下去。


美国:收不抵支 不可持续


美国养老金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其一国的养老金就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全部养老金的一半以上。然而,美国联邦政府发布的基本养老金精算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社保基金将首次出现收不抵支,到2035年所有社保基金余额将告罄。无论是美国官方还是民间,均认为美国养老金体系已陷入不可持续的危机之中,亟待改革。


美国现行养老保险体系主要由三大支柱构成:第一支柱是由政府主导、强制实施的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即联邦退休金制度;第二支柱是由企业主导、雇主和雇员共同出资的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即企业年金计划;第三支柱是由个人负担、自愿参加的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制度,即个人退休金计划。一方面,企业年金计划和个人退休金计划的参与率较低;另一方面,美国联邦政府基本养老金制度已陷入可持续性危机。


今年7月份,美国众议院以417∶3的绝对高票通过了《退休金提高法案》,这是自2006年《养老金保护法案》通过以后最重要的养老金改革立法。该法案主要涉及企业年金计划和个人退休金计划,强化这两大支柱的覆盖面和缴费能力。


德国:延迟退休 扩大财源


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德国也面临着严峻的老龄化问题。近年来,随着外来人口输入效应以及出生率升高,德国老龄化趋势略有好转,但挑战仍然艰巨。


预测显示,到2035年德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到4500万至4700万;到2039年,老龄人口则将增加至2100万左右。老龄化始终是德国养老金体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目前,德国养老金体系仍采用转移模式,即在职人员缴纳保险金用以支付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根据预测,到2040年德国领取与缴纳养老金的人数比将上升至70%,缺口将进一步加大。


为了填补养老金缺口,德国早已开始制定延长退休年龄的相关政策。目前,德国已经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7岁。与此同时,德国政府还在积极推动税收改革等,以扩大政府财政来源,补贴养老金缺口。


近期,德国政府公布了新的基本养老金规定,将成为未来德国养老金制度的重要基础。根据最新的规定,德国将在2021年引入基本养老金制度。届时,缴纳养老金满35年,收入相对较低者将能够领取额外养老金。尽管这一改革被德国政府视作社会保障体系具有里程碑式的一步,但德国民众对于德国养老金制度未来的发展的担忧仍不断增加。因此,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开始购买私人养老保险。


日本:多措并举 增收节支


由于少子老龄化形势严峻,日本社保财政负担沉重。近年来,日本逐步延长退休年龄,到2025年所有老年人领取养老金年龄都将从65岁开始。此前,日本已修改劳动法等有关法律,要求政府机构、公司、企业等用人单位有义务为职工提供工作岗位到65岁。即使如此,养老金财政仍面临入不敷出的严峻局面。


近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了养老金改革方案,一是扩大社保参保范围,二是调整开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范围,使养老金领取年龄、方式更加弹性化,三是放宽对领取养老金老年人的工资收入限制,鼓励老年人再就业,目的是缓解养老金财政紧张局面。


目前,日本对领取养老金年龄实行弹性制,即鼓励老年人推迟领取养老金,起始时间每延后一个月,养老金领取额将增加0.7%,如果延迟到70岁开始领取,则享受养老金额比标准额增加42%,且终身受益。然而,截至2018年3月底,日本享受延期领取养老金的人员仅占老年人口的1.5%,提前支取养老金的人反而达到了19.7%。这说明,日本老年人如果不依靠养老金收入就不足以维持正常生活。


为鼓励领取养老金的老人继续参加工作,日本政府计划明年初向国会正式提交相关法律修改正案,扩大厚生养老金参保范围、放宽养老金领取年龄、减少对老年人就业的制度性限制,通过增加老年人就业,解决劳动力紧缺问题,同时带动税收增加,弥补养老金财政的不足。


韩国:经济不振 殃及“池鱼”


韩国养老金同样面临金额相对较少、老龄化不断加剧、改革存在瓶颈等诸多问题。首先,韩国老年人领取的养老金折合人民币只有几千元,而且韩国存在庞大的家庭主妇群体,这部分人群养老金更低。在高物价的韩国,老年人生活确实存在压力。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有超过60%的老年人都在自行筹集生活费。针对老年人生活压力问题,韩国拟推动提高养老金发放额度,但这将导致韩国在三四十年后没有可供发放的养老金。


养老金正常发放和提高养老金发放额度,都需有稳定的财政收入作保障。然而,韩国经济容易受国际贸易不确定性因素影响,经济不景气严重影响税收,给韩国财政收入带来了变数。另外,近两年韩国财政支出屡破新高,财政压力正不断加大。


此外,人口老龄化加剧更进一步加重了养老金负担。2017年,韩国65岁以上人口已占总人口的14%。当前,韩国老龄化趋势仍在加剧,出生率不断降低。长期来看,韩国养老金的发放压力将不断增大。


为解决养老问题,韩国政府“两条腿走路”。一方面,给老年人提供再就业机会,鼓励老年人自行外出赚钱,保障生活。公共设施工作人员、保安、停车场管理员、物业、商店服务员等技术含量不高的工种中,老年务工群体占了很大一部分;另一方面,持续推动养老金改革,拟通过年轻时多缴养老保险、退休后多拿养老金的方式,提高老年人的收入水平,增强养老金制度可持续性。但是,出于财政压力和国家养老金何时用完等因素的考虑,养老金改革方案在韩国仍存争议,进展并不顺利。


新加坡:不断完善 优势明显


新加坡的养老政策比较复杂。目前,绝大多数乐龄人士(老年人)采用的中央公积金制度,是一种强制性的储蓄计划。实施对象为具有劳动能力的新加坡公民和永久性居民。中央公积金用以应对个人退休生活、健保和购房方面的需要。


新加坡中央公积金由人力部辖下中央公积金局管理,根据不同用处普通户头、特别户头(主要用于养老)、医疗户头和退休户头。年满55岁时,可以提取存款,自行分配使用。


在实施过程中,政府发现,有部分退休老人不善于理财,退休后没几年就把公积金账户的钱花光了;还有部分退休老人,账户储蓄不多,但寿命很长,导致晚年生活和医疗保障费用短缺。针对这一缺陷,政府又推出了“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即公民在55岁时,政府会为其设立退休户头,把公积金中积累的一部分钱取出来再投进去,等到65岁以后,按照每个人不同的条件(交多拿多),每个月可领取一部分生活费用,直到去世为止。


新加坡最初设立中央公积金的宗旨是让人们有退休储蓄,后来添加了买房、投资等功能,但这些新功能有时与“养老”的原则相互矛盾。此外,由于社会经济环境发生转变,中央公积金制度和方法多年来不断调整,制度十分繁琐、复杂、难懂,连专业理财专家都需要仔细钻研,一般老百通常是似懂非懂,容易发生误解。中央公积金关乎民众毕生储蓄,这些误解和不理解,很容易发酵,成为政治问题。


但总体而言,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制度是世界上评价较好的退休储蓄制度之一。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