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3日,湖北和远气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远气体”,股票代码:002971.SZ)正式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据了解,和远气体致力于各类气体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以及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利用。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招股说明书显示,和远气体的产品按种类可分为医用氧气、工业氧气、食品氮气、工业氮气、氩气、氢气、氦气、液化天然气、二氧化碳、乙炔、丙烷、各类混合气等多种气体,主要满足化工、食品、能源、照明、家电、钢铁、机械、农业等基础行业和光伏、通信、电子、医疗等新兴产业对气体和清洁能源的需求。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据了解,和远气体注册于国家级贫困县湖北省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如今,和远气体将成为湖北省第一家贫困县上市公司,本次成功上市对于推动产业扶贫、带动贫困地区就业意义重大,亦是西部证券积极响应金融扶贫、深度参与扶贫攻坚战的重要举措。


和远气体主营业务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营液态气体的生产与销售;第二阶段,不断通过新建、收购、整合等多种方式建设瓶装连锁终端,以支持液态气体的销售。在实践中逐步确定了“以瓶装连锁为核心、以液态基地为保障、以现场供气为支持”的经营战略;第三阶段,将经营战略升级为“双翼战略”,即在夯实原有的工业气体业务基础上,开展以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利用为核心的节能环保产业。“瓶装气体、液态气体、现场制气、管道供气”等四种供气模式满足了客户对气体的个性化需求,为客户带来了成本降低、节能环保的高附加值服务,同时实现了资源循环利用,为和远气体未来的发展创造了巨大的空间。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随着上市钟声的敲响,和远气体也将掀开企业发展史上新的一页,衷心期盼和远气体牢牢把握登陆资本市场的宝贵机遇,不断提升综合实力,继续谱写辉煌篇章!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工业气体产品是现代工业的重要基础原料,和远气体是宜昌本土企业,2003年成立以来,从一家初创型企业蝶变为华中地区最大的专业气体公司;从一家一般性民营企业嬗变为一家公众公司。多年来,企业始终聚焦工业气体主业,专心于生产、服务和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再利用,专注于提升产品品质,培养出行业全资质优势;始终致力于技术创新与积累,培养了一支极具开拓精神的研发队伍,公司获授权发明专利5项,实用新型专利44项,多项核心技术达到国内领先地位;始终致力于开拓产品市场,公司销售网络已在湖北省境内实现全覆盖,并延伸至湖南、安徽、江西等部分地区,与合作企业保持长期稳定供应关系;始终贯彻新发展理念,致力于推动实施“以工业气体产业为基础,以节能环保产业为拓展方向”的发展战略,抓住工业企业向园区聚集的大趋势,依托工业园区在全国拓展一批工业尾气回收利用及工业气体配套服务项目,为未来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数据显示,和远气体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4.06亿元、5.75亿元、6.25亿元、3.19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75.18万元、4667.54万元、7581.34万元、3795.30万元。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和远气体表示,公司拥有众多的优质客户,包括:


· 为兴发集团、南玻A、烽火通信、格力电器、美的集团、青岛海尔、东风汽车、华灿光电、菲利华、凯乐科技、台基股份、晶科能源、天合光能、武钢气体、中建钢构、湖北华威、武船重工、三宁化工、金澳科技、亮锐科技(飞利浦)等上市公司和国内外知名企业,提供气体服务及尾气回收循环再利用综合解决方案;


· 为顶津食品、红牛饮品、百事食品、伊利乳业、汇源果汁、银鹭集团等多家企业提供食品级氮气;


· 为武汉儿童医院、宜昌市中心医院等医疗机构提供医用氧气与服务。


募资用途方面,和远气体表示,募集资金到位后,将视项目进展分期投入“潜江年产7万吨食品液氮项目”、“鄂西北气体营运中心项目”、“湖北和远气体猇亭分公司气体技术升级改造项目”、“兴发集团宜昌新材料产业园气体配套及尾气提纯利用项目”、“湖北和远气体股份有限公司总部与信息化、培训中心”及补充流动资金,共计3.94亿元。

和远气体新股发行上市 声称明年必将实现10亿销售

主要产品产能利用率走低 利息支出“吞噬”利润


一直致力于各类气体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以及工业尾气回收循环利用的和远气体,近年来净利润上演“过山车”、营收增速放缓。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4亿元、4.06 亿元、5.75亿元、6.25亿元、3.19亿元,2016-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3.76%、41.68%、8.59%。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净利润分别为2,003.33万元、4,099.53万元、4,496.31万元、7,535.92万元、3,959.82万元,2016-2018年,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04.64%、9.68%、67.6%。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和远气体各主要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下滑。


从和远气体主要产品的生产能力来看,2016-2018年,氮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8.24%、104.06%、101.44%;氧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0.08%、101.04%、99.34%;氩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3.91%、68.94%、63.29%;氢气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2.24%、95.04%、83.18%。


令人费解的是,和远气体在产能利用率“走下坡路”的情况下,主营业务毛利率却畸高于同行。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88%、40.58%、38%、42.25%。


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湖南凯美特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8.63%、43.23%、44.02%、46.89%;兰州裕隆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8.89%、29.52%、20.65%、17.91%;深圳高发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44.84%、46.64%、37.69%、34.32%;杭州杭氧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毛利率分别为16.59%、14.48%、22.57%、23.69%;苏州金宏气体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3%、37.37%、38.86%、44.29%。上述五家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2.39%、34.25%、32.76%、33.42%,远低于和远气体。


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负债合计金额分别为4.23亿元、3.8亿元、4.33亿元、5.01亿元、5.36亿元,同期,和远气体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57%、46.32%、48.85%、48.71%、48.57%。


从负债构成来说,2015-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短期借款分别为1.31亿元、1.51亿元、1.8亿元、1.74亿元、1.71亿元;同期,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14,174.45万元、9,131.94万元、8,010.63万元、6,741.11万元、10,574.78万元;其他应付款分别为9,259.77万元、2,295.77万元、5,063.15万元、3,802.56万元, 2,640.95万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152.93万元、2,955.7万元、4,223.69万元、6,155.77万元、7,788.6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高企,且利息支出高居不下。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分别为1,516.97万元、1,349.29万元、2,705.52万元、2,541.18万元,2016-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1.05%、100.51%、-6.07%。


2015-2018年,和远气体的利息支出分别为1,627.64万元、1,720.27万元、2,289.96万元、2,259.91万元,同期,利息支出占净利润比重分别为81.25%、41.96%、50.93%、29.99%。


到了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的财务费用为1,649.16万元,利息支出为1,390.82万元,利息支出占净利润比例为35.12%。


可见,利息支出在“吞噬”净利润,在业绩上“好高骛远”和远气体,其供应商、客户质量也在恶化,坏账风险高企。


未来业绩增长堪忧


和远气体经营业绩九成以上来自湖北省内,而目前的处境是,本地市场增速放缓、外地市场尚未打开,那么未来增长空间还有多大,相信和远气体自己也难以给出明确答案。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以及2019年1-6月,销售收入分别为39830.38万元、55009.53万元、58918.18万元和28656.90万元。从销售区域来看,其中来自湖北的销售收入为37973.12万元、51659.86万元、53900.44万元和26444.64万元,占比分别为95.34%、93.91%、91.48%和92.28%。由此可见,和远气体销售收入主要来自湖北省内。


和远气体坦陈,报告期内公司业绩保持上升态势,得益于湖北省近年来经济水平快速增长。湖北省GDP总量全国排名由2006年的第12位逐步上升到2018年的第7位,经济的快速增长给和远气体工业气体业务的发展带来了较大的市场机会。


而让人隐约感到有些忧心的是,湖北市场业绩增速出现下滑迹象。数据显示,和远气体2018年来自湖北省内的营业收入为53900.44万元,增速从2017年的36.04%降至4.3%,下降了31.74个百分点。另外,和远气体2019年上半年来自湖北省内的营业收入为26444.64万元,乐观估算全年略微超过去年水平,但增速能否达到去年水平,目前不得而知。


省内市场增速明显下滑,可否考虑向全国市场拓展?和远气体确实有此想法。招股书中提到,公司在长期的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技术和人才,有利于公司将业务推向全国,加强与大型工业企业合作,进一步开拓全国市场。尤其是公司在全国推广工业尾气回收提纯再利用业务,可以有效帮助客户节约生产成本,同时还可以促进节能减排和循环经济发展。


但实际情况又是怎样一番情形呢?招股书数据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以及2019年1-6月,来自湖北省外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857.26万元、3349.67万元、5017.74万元和2212.26万元。经过数年努力,和远气体在湖北省外销售最好的年份是2018年,但销量也不过5017.74万元,可见省外市场开拓速度并不如人意。


和远气体深知省外市场开拓的难度。它在申报稿中表示,公司向其他地区扩张的战略可能无法完全复制湖北省市场的成功经验,会受到当地各种因素的制约,存在市场开拓不能达到预期的风险。


高新资质或存瑕疵


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比例低于相关标准,同时研发人员占比也偏低,和远气体高新技术企业资质方面存在瑕疵。


招股书资料显示,和远气体研发费用主要为燃料及动力和职工薪酬及材料费,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分别为1188.23万元、1697.89万元、1759.34万元和795.7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2.93%、2.95%、2.82%和2.50%。和远气体认为,研发费用逐年增加,与公司收入规模及研发计划情况相匹配。


据了解,申报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的企业,必须满足一定的标准,尤其是申报的基本条件中对企业研发费用占比有严格的要求:即: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小于5,000万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5%;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5,000万元至2亿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4%;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而在和远气体2018年申报高新技术企业时,研发费用占比为2.95%,不足3%,并未达到它自认为的“相匹配”标准。


此外,和远气体技术及研发人员占比也不达标。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末,和远气体员工人员为767人,其中,技术及研发人员为44人,占比为5.74%。然而,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有关规定,被认定为高新技术资质的公司需满足的条件包括: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


招股书资料记载,公司于2015年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并在2018年11月再次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2018年、2019年、2020年适用15%的所得税优惠税率,相当于在原来25%的基础上下降了40%。


不过,科技部、财政部、税务总局对此有着严格的监管。最近几年,全国有多家家企业因申报材料虚假、研发费用占比不达标等原因,被取消高新企业资格,而每年高新技术企业都需要在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工作网填报自己的数据,不达标的话,会被取消高新技术企业资格,所以享受不到税率优惠。


公司董事频繁流失


报告期内,和远气体出现公司董事频繁流失现象,先后有6位董事离职,其中包括副董事长或控股股东辞职现象。


招股书资料显示,报告期初,公司董事会成员构成为:董事长杨涛,董事杨勇发、李欣弈、李吉鹏、张昊、邱华凯,独立董事王小宁、骆东平、谭新玉。上述9人均经由2012年7月12日公司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选举产生。在2016年3月,公司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选择董事张昊作为公司第二届董事会副董事长。


览富财经IPO研究中心注意到,在2016年8月,杨勇发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据了解,杨勇发持有和远气体4.39%的股份,与杨涛、杨峰、冯杰一起合计持有44.15的股份,为和远气体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杨勇发的辞职,拉开了和远气体董事流失的序幕。2017年5月,邱华凯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职务;2017年8月,任职副董事长一职仅仅一年半时间的张昊,也因个人原因辞职。在2017年10月,王小宁、骆东平和新加入的张屹等三位独立董事,也都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独立董事职务。


分析人士指出,董事往往在公司中兼任其他管理职位,且手握公司股份。一个团结奋进的董事会,以及多名优秀董事,是企业规范运营、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基础。而董事频繁辞职,难免会影响企业决策与经营,特别是兼任关键岗位的董事离职,如果没有相匹配的人员顺利递补上,将直接对公司业务、管理产生负面影响。


不断有董事会成员选择离开,到底对和远气体的经营会产生哪些影响,时间会给出答案。


把“老赖”当客户 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


事实上,和远气体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和远气体向前十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分别为1.7亿元、2.5亿元、2.35亿元、1.22亿元,占采购总额比分别为75.07%、75.28%、72.65%、75.44%。


除了供应商集中度高企,和远气体或存在为“空壳”供应商“慷慨解囊”的问题。


2016年,陕西润满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满新能源”)为和远气体的第九大供应商,和远气体向其采购的金额为472.73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比重为2.09%。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润满新能源成立于2016年1月8日,2016-2018年,润满新能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2016年8月,和远气体与湖北碧弘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碧弘盛科技”)签订了一笔5,000万元的在建工程合同,2016年11月,和远气体又与其签订了两笔合同,金额分别为6,000万元、1,500万元。


但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碧弘盛科技成立时间为2016年08月23日,也就是说,和远气体在碧弘盛科技成立后的一星期之内就确定与其合作。与一个成立3个月左右的公司合作亿元工程,和远气体此举是否太过轻率?


不仅供应商、合作方的资质存疑,和远气体的客户质量也在恶化,与“老赖”做生意,其坏账风险高企。


2017年,江西旭阳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阳雷迪”)是和远气体的第九大客户,贡献的销售金额为640.1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为1.16%。旭阳雷迪于2012年,因和远气体主动提供供气方案配合其新厂房建立而开始合作。


据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旭阳雷迪“劣迹斑斑”,存在33条失信记录。最早在2014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发布了(2014)浔法执字第00658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28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94号、(2014)浔法执字第00795号文件,旭阳雷迪被判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全国法院对“老赖”重拳出击的情况下,和远气体却仍把资深“老赖”当客户,令人费解。


雪上加霜的是,和远气体供销一体的大客户,面临资产冻结的风险。


据招股书,2016-2018年,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宁化工”)均为和远气体的第一大供应商,和远气体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525.14万元、7,356.95万元、6,266.8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 15.6%、22.15%、19.41%。同期,和远气体向三宁化工销售金额分别为531.45万元、2,125.79万元、2,159.93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比为1.33%、3.86%、3.67%。


2019年1-6月,和远气体向三宁化工采购金额为1,304.78万元,占采购总额比重为8.1%,向其销售金额为1,078.1万元,占销售总额比重为3.76%。


但据(2019)鄂0583执237号文件,2019年3月28日,三宁化工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决,查询、冻结、扣划被执行人三宁化工在银行、信用合作社和其他有储蓄业务单位的存款;查封、扣押、变卖三宁化工具有所有权的财产;提取三宁化工在有关单位的收入,限额25,607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


早在之前,三宁化工就有违约的“黑历史”。据(2017)鄂0583民初436号文件,2017年6月13日,三宁化工因逾期没有支付浙江四通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树脂验收款和质保金,而被湖北省枝江市人民法院判决,三宁化工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浙江四通环境工程有限公司货款149万元、违约金1.86万元。


除此之外,和远气体涉嫌虚增销售额。


据招股书,2016-2017年,在瓶装气体上,和远气体向武汉友立佳工业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友立佳”)销售瓶装气体,销售金额分别为366.6万元、380.98万元。


据公开数据,2016-2017年,武汉友立佳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或为“空壳”公司。


近年来,和远气体与“老赖”合作,供销一体的大供应商和客户深陷冻结资产的诉讼。供应商资质存疑、客户质量恶化的问题,或将成为和远气体上市的“绊脚石”,对此《金证研》沪深资本组将持续关注。


行政处罚多,安全问题似乎有隐患


除了和远气体营业收入增速放缓以外,GPLP犀牛财经还发现,2015-2018年之间,和远气体和其子公司被多次行政处罚。


招股书显示,2015年10月13日,和远气体聘请外部人员在非生产区进行维修施工,相关外部人员未按照公司的指示要求进行操作,缺乏安全防护意识,最终导致2人窒息死亡的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同日,公司员工在寻找和实施救援的过程中,1人意外溺亡。浠水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对浠水蓝天上述一般性生产安全事故作出相应处罚,对浠水蓝天处以49万元罚款;对个人焦文艺、杨涛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和7.5万元罚款。


2015年5月25日,武汉市蔡甸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对武汉天赐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武蔡)质监罚字〔2015〕190115016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设备安全法》第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对武汉天赐处以责令改正及5.6万元罚款,主要涉及的处罚事由为:武汉天赐对不符合安全技术规范要求的气瓶进行充装。


同年,和远气体的猇亭分公司又受到了两次行政处罚,因未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安全设施竣工验收,就擅自投入生产,被宜昌市猇亭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责令停业停产整顿后,未按要求停产停业整顿,被罚1万元;因综合楼内疏散通道未设置疏散照明,不符合《建筑设计防火规范》被罚款5100元。


2016年4月18日和2019年4月25日,和远气体子公司黄石和远因生产安全问题被罚款。


虽然,和远气体招股书中表示,以上处罚未构成重大行政处罚,对上市不构成实质性障碍。但是,从生产上看,其安全问题似乎并未处理妥善,对和远气体的整体经营似乎存在不利的影响。


距离和远气体的“10亿元”小目标的兑现,仅有1年多的时间了,究竟能否实现,主板上市又能否成功,有待时间的验证。


免责声明:本文由入驻贤集网资讯专栏的作者撰写或者网上转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贤集网立场。如有侵权或者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