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作业平台也称为移动升降作业平台,是一种令人或设备能暂时高空作业的设备。与脚手架相比,高空作业平台提供了更安全、更高效的高空作业方法。在对全球高空作业平台市场所做四阶段分析显示,中国已进入大规模采用并结构性升级阶段。


2014-18年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密度已翻四倍,但目前仍只有美国的1/4。臂式产品占当前国内高空作业平台设备总数10%,而美国为40%。瑞银证券预计2018-21年高空作业平台需求CAGR28%,主要由于渗透率加速上升及非住宅建设稳步增长。


中国的高空作业平台的销售主要是对非住宅建设领域(占比80%),其他需求主要集中在物业养护、维修、清洁和活动等非建设性项目。根据与行业专家的沟通,在非住宅建设应用中,工厂占比最大(主要来自半导体和汽车行业),其次是基建工程(主要是机场和高铁站)。


工厂建设是高空设备需求的主要推手 向更广下游市场和地区渗透


看好国内高空作业平台前景的原因


更能节省成本


由于劳动成本不断上涨,削减成本的意愿拉动了高空作业平台需求。高空作业平台将主要从两个方面帮助客户节省成本,使用高空作业平台的建设工程与使用脚手架相比所需的人员数量更少;效率提高,可以缩短工期。


向更广下游市场和地区渗透


目前,按非住宅建设支出计的中国高空作业平台渗透率为每10亿美元200台,这个水平大约为美国的1/4、欧洲的2/3、日本的1/4。这主要是因为,大多数下游行业的渗透率(如商业建筑和油气项目建设)相比工业厂房建设依然较低;发展中区域(比如华南和华中)的高空作业平台渗透率相对低于较富裕地区(比如华东)。在美国市场,商业建筑是高空作业平台的主要应用领域,工业建筑是第二大应用领域。而在中国,工业建筑是主要应用领域,其次是体育馆建设和市政项目。随着更多租赁公司培育出更多新兴领域,瑞银证券认为这可能会拉动中国的高空作业平台渗透率。


工厂建设是高空设备需求的主要推手 向更广下游市场和地区渗透


中国的高空作业平台市场被剪叉式产品主导,臂式产品仅占总保有量的10%(低于美国市场的40%)。这种结构性差异归因于租赁公司,因为大多数中国租赁公司规模都较小,在爬坡阶段或更倾向于投资于剪叉式产品(价格便宜)。展望未来,臂式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巨大潜能将得到释放,得益于臂式产品的应用范围比剪叉式产品广;爬坡阶段之后,租赁公司会逐步采用臂式产品;臂式产品的租金费率趋升,预示着需求健康。


在中国市场,工厂建设是高空作业平台需求的主要推手(占比约为60%),主要的下游客户包括了富士康和京东方等显示器面板制造商,以及宝马、丰田和大众等汽车制造商。其他常见应用包括了场馆建设、户外广告安装、机场和高铁站以及物流仓库等。


高空作业平台还广泛用于机场和高铁站建设项目。北京大兴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卫星厅等大型项目或意味着数百台高空作业平台的需求。截止2018年底,中国运输机场总数达到235座,而2015年这个数字是201座。根据民航总局发布的指引,预计未来几年和长期内将有更多机场项目上马。


工厂建设是高空设备需求的主要推手 向更广下游市场和地区渗透


民航总局在十三五规划中称,到2020年底,国内运输机场总数预计将达到260座。长期看民航总局设定的目标是,到2035年,国内运输机场总数达到400座。新高铁站项目通常与高铁线路的发展是同步的。根据瑞银工业研究团队,新增高铁线路数量预计保持在较高水平。瑞银证券认为,中国高铁网络的快速扩张可能是高空作业平台需求的另一推动力量。


预计2021年,中国高空作业平台密度达420台,对应28%的2018-21年需求年复合增速。产品结构可望改善,臂式产品占比从2018年约5%升至10%+。由此认为同期市场规模将以逾40%年复合速度扩大。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