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对隆鑫通用发出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就证券时报近日发出的财务疑云系列报道,做出详细说明。具体而言,隆鑫通用的国内摩托车业务客户武侯区隆润摩托车经营部(下称:隆润经营部)早在2016年6月就已经办理注销登记,但隆鑫通用在2018年却将该公司列为一大客户,声称这一年为己方贡献了1503.07万元营业收入。


不仅如此,问询函进一步指出,从2016年注销至今,隆润经营部累计给隆鑫通用带来销售额4821.84万元。对此,隆鑫通用回应称,隆润经营部并未告知公司注销事项,此后的业务往来没有出现异常。


上交所三问隆鑫通用财务疑云 要求律师及会计师发表意见


“公司注销了都不可能开得出发票。”一位律师人士告诉记者,相关业务维持正常的可能性不大。若从现在的时间点往前推,隆润经营部已经注销了超过三年时间,为什么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隆鑫通用也没有发现该客户的异常,还与该客户产生了累计4821.84万元的销售额?


对此,交易所问询函要求隆鑫通用说明:与隆润经营部的业务实际开展情况,相关交易是否真实、公允;结合相关内控制度,说明开展销售业务时是否对交易对方进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及调查情况;结合具体业务模式,说明公司与已办理注销登记的隆润经营部开展经营业务是否符合相关规定;结合销售模式、客户结构,核实并说明公司其他客户是否存在注销登记等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的情况。


另外,隆鑫通用的另一个客户重庆隆润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隆润)的股东陈小麒,曾任隆鑫通用下属子公司中层管理人员,目前也是隆鑫通用IPO前的员工持股平台公司西藏载鸣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但隆鑫通用未将客户重庆隆润列为关联方。值得说明的是,陈小麒还曾经是乌鲁木齐广渝隆鑫摩托车销售有限公司、乌鲁木齐鑫美瑞机电有限公司的股东,目前这两家公司也已处在注销状态。


对此,问询函要求隆鑫通用结合陈小麒在公司任职的具体情况,包括是否持股、所任职务,说明公司与其是否存在可能导致利益倾斜的特殊关系;补充披露公司与陈小麒参控股或任职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业务往来情况,说明相关往来是否与陈小麒在公司承担的工作职责存在利益冲突;结合公司对员工兼职的相关管理规定,说明有关内控机制是否得到有效落实。


另外,隆鑫通用多次购买渝农商行理财产品却未将该行列为关联方,而渝农商行却将隆鑫通用列为关联方,二者对关联方的认定不一致。另一方面,隆鑫通用的控股股东隆鑫控股目前持有渝农商行5.02%的股权,而且也是渝农商行截至今年3月底的最大贷款客户,贷款余额高达52.64亿元。


隆鑫通用此前以隆鑫控股相关人员未在渝农商行担任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职务为由,称购买渝农商行理财并不构成关联交易。但实际上,渝农商行于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6月才辞任该行董事的段晓华曾任隆鑫控股总裁助理兼财务总监。


对此,交易所问询函要求隆鑫通用补充披露自公司上市以来,隆鑫控股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渝农商行兼任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的具体情况,包括姓名、职务及对应任职期间,说明公司认定渝农商行不构成关联方是否符合相关规定;补充披露公司自上市以来与渝农商行的资金往来和其他交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存贷款、委托理财等,并结合有关法律法规说明相关交易是否真实、公允,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是否合规,是否存在其他利益安排。


交易所问询函还要求隆鑫通用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关联关系。同时,问询函要求律师以及会计师就前述三大问题发表意见。


回溯资料,隆鑫通用曾因2018年财报中的存货周转天数显著低于同行业公司等事项,被交易所问询。交易所当时要求公司列出主要客户名称、对应营业收入,说明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并要求会计师事务所发表意见。


在当时的回复函中,隆鑫通用将前述已经于2016年注销的隆润经营部,以及前述有己方股东、“子公司中层管理人员”陈小麒任职的重庆隆润列为两大客户,并称两个客户与公司无关联关系,而相关会计师对此给出了“经核查,我们认为公司与主要客户不存在关联方关系”的核查意见。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