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8日,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发来一份湖南某涂料企业的“破产通知”,由于该通知中出现企业和品牌名的地方均被用马赛克隐去,因此我们无法得知其主人是谁,甚至连通知发出的具体日期也不得而知(落款处包括企业印章、企业名称及日期均被隐去)。

湖南又一涂料企业“破产” 涂料行业洗牌从未真正停止

然而,从该通知的行文我们可以判断这份“破产通知”的发出时间在2019年之内,且或不早于年中。根据通知,该涂料企业成立于2016年,并持续经营至2019年,最终因连年亏损,窟窿难填,企业不堪重负而宣布“破产”。


该涂料企业在“破产通知”中展示了过去三年多时间里的经营状况,其指出,“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开始,我们满怀壮志,积极进取”,“我们(把品牌和产品)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从什么都没有到面向市场”。然而,第一年的经营以亏损96万(此数字经四舍五入后取整,下同)告终。

湖南又一涂料企业“破产” 涂料行业洗牌从未真正停止

“破产通知”截图


但该涂料企业认为,成立首年出现亏损也在情理之中:“我们觉得第一年的投入和亏损应该奠定了基础,会迎来上升的机会。”所以在2017年,该涂料企业采取了更加积极的投入,不断进行品牌的升级,开拓疆土。最终,其亏损确实有所缩小,至66万元。


紧接着在2018年,该涂料企业将这一年定义为“很难判断市场走向的一年”。然而,在这种市场前景不明朗的背景下,该涂料企业依然坚信,“只要坚持、努力、做好自己的事,一定会有机会”,坚持采取激进的市场策略。这一“赌博式”的选择不仅未能帮助其止损,甚至让亏损一下子翻番——133万元。


至此,自成立以来不到3年时间,该涂料企业已经累计亏损了295万元。在这种情况下,其2019年的市场拓展不得不调整步伐,改变打法,将激进的打法改为稳健的向前。


“可是,今天的市场环境,如果一旦停止投入,保守,换来的结果一定倒退!”在做出“破产”决定的时间点之前,该涂料企业表示,由于过去的投入和亏损,其每个月都忙于填窟窿,四处想办法拆东墙补西墙艰难地生存着。最终2019年的亏损虽然只有1万多元,却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此时,公司亏损200万元,公司大股东私人四处借款,亏损将近100万元。但这样的坚持,最终还是没能迎来转机,实在无法发出货物,现在我公司已经无力经营,只能宣布破产,”该涂料企业在“破产通知”中如是说道:“给大家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和损失,望理解、包涵!”


通过“破产通知”描述的情况,我们试图找出这家涂料企业的具体身份;但囿于相关信息的匮乏,并无确切结果。


而在寻找信息的过程中,一家名为湖南古艺德涂料有限公司(简称古艺德涂料)的涂料企业引起我们注意。据天眼查网站展示的信息显示,古艺德涂料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尽管至今其“经营状态”显示的“存续”,但同时在经营风险提示中显示其在2019年3月进行了清算。


尽管从存续时间及清算时间点上有相似的地方,但我们依然无法将古艺德涂料与前述发布“破产通知”的某湖南涂料企业进行明确对应。而且,我们发现,近年来,在环保政策不断趋严、市场竞争日益白热化的大环境下,中小型涂料企业的关门、倒闭、破产明显多发。


就在10月11日,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便刊登了浙江诸超涂料有限公司、杭州诸超油漆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统称诸超公司)的破产文书,指出法院最终于2019年9月23日裁定终结其破产程序。这也为这单起于2017年底的诸超公司破产清算案画上句号。

湖南又一涂料企业“破产” 涂料行业洗牌从未真正停止

已经申请破产的大庆雪豹涂料制造有限公司


纵观近年被公布的有关涂料企业破产(含申请破产)的信息,我们还可以发现以下公司的身影——


福建立恒涂料有限公司(2016年)


重庆海皓涂料有限公司(2018年)


大庆雪豹涂料制造有限公司(2018年)


江门市特信涂料有限公司(2019年)


昆仑涂料(上海)有限公司(2019年)


由此看来,前述湖南某涂料企业的“破产通知”看似偶然,但却完全不令人感到意外。只是它第一次以“破产通知”的方式出现在涂料人面前。


在“破产通知”中,前述湖南某涂料企业还对同行,尤其是中小微型涂料企业和经销商提出“忠告”:


“作为涂料行业的一份子,相信很多我们这种企业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考验,建议和我们有类似情况的兄弟企业,谨慎前行,好好活下去!


“还有广大的经销商朋友,房地产行业目前的现状很不乐观,建议大家在经营中尽量选择大一些的品牌,规模、实力强的企业,大家的投入会更安全些,涂料这个行业,千万别再相信一招鲜的投机取巧!”

湖南又一涂料企业“破产” 涂料行业洗牌从未真正停止

用“涂料”做关键词搜出的部分涂料企业的破产文书


诚如所言,密集出现的涂料企业破产公告虽说已经让人见怪不怪了,然而其背后依然隐藏着对于整个涂料行业的警示作用,包括企业进入市场的时机、经营的方式、前景的预判等,都有着值得深究的原因和可以借鉴的经验教训。


在涂料市场依然充满变数、竞争也愈加激烈、洗牌从未真正停止的当下,依然有众多意欲进入其中瓜分“蛋糕”的企业。一家小型涂料企业的“倒下”可能并不起眼,但是需要警惕的是《阿房宫赋》中所说的情况的出现——“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曲终人散,悲欢离合,不得已而为之,不得不为之,我们不得不遗憾的离场,不得不以这种方式面对和***(被隐去的品牌名)牵手走过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所有合作伙伴,除了感恩,愧疚,只有无可奈何……”前述湖南某涂料企业在其“破产通知”最后说道。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