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电气(GE)曾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2000年以近6000亿美元问鼎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如今,它深陷亏损,市值不及当年六分之一。6月14日据知情人士透露,通用电气风险投资公司(GE Ventures)正在为旗下100多家初创企业寻找买家。与此同时,GE Ventures的母公司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正试图重组,控制债务问题。


通用电气欲出售旗下100多家初创企业股权


知情人士说,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风险投资公司目前正在与其他风险投资公司进行谈判。两名知情人士说,GE Ventures聘请了投资银行Lazard来管理这一过程。


Factset的数据显示,通用电气目前财务状况困难,截至3月31日,该公司负债1100亿美元。尽管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一直在努力实现他所承诺的扭亏转盈,但通用电气仍在烧钱。该股今年迄今已上涨43%,但过去12个月累计下跌23%。


GE Ventures在能源、技术和医疗保健等领域投资了一系列初创企业。它的投资组合包括Evidation Health(专注于临床研究)、Verana Health(专注于患者的生命科学公司)和增强现实软件开发商Upskill。


出售风险投资组合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买家不仅买下那些具有市场吸引力的公司,还必须拥有那些苦苦挣扎的公司,而在初创企业领域,失败往往比成功多得多。知情人士说,通用电气已向潜在买家明确表示,它不希望零零散散地出售其投资,而更愿意打包出售全部资产。


通用电气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通用电气转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正在评估GE Ventures的战略选择,以继续为股东和合作伙伴带来回报。虽然我们不能具体评论这个过程,但我们仍然致力于支持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业务部门以及与创业生态系统的合作。”


百年GE巨舰搁浅


通用电气欲出售旗下100多家初创企业股权


GE成立于1892年,发明电灯的爱迪生是其创始人之一。自起家的照明和发电机业务开始,GE曾拥有过航空、家电、计算机业务、轨道交通、金融、医疗、能源、配电产品、传媒(NBC环球)、安防等多种业务。


从1963年设立CEO职务起,GE共有过五任CEO。在第二任CEO杰克·韦尔奇带领GE走向巅峰后,他的继任者们的日子都不好过。


《纽约时报》曾指出,韦尔奇的成功归因于其对金融业务的依赖,它曾为GE贡献了六成的利润。依靠这种金融实力,GE开始不断并购,规模逐渐壮大,收益持续增长。


2001年,韦尔奇功成身退,杰夫·伊梅尔特接棒。三年后,GE的市值接近4000亿美元,成为美国最有价值的公司,是当之无愧的“美国队长”。


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GE遭受重创,市值在2009年3月跌至1000亿美元以下。


通用电气欲出售旗下100多家初创企业股权


百年工业巨头过度依赖金融的风险和弱点凸显。


伊梅尔特决定让GE回归和聚焦工业,陆续剥离了传媒、大部分金融业务及家电业务,并收购法国阿尔斯通(Alstom SA)旗下电力业务,吞并了油气服务巨头贝克休斯。但直到2014年,GE的金融业务仍贡献最大利润,占比45%。


在改革措施下,GE的股价逐渐回升,从2010年5月初的15美元/股左右,回升至2016年4月的约30美元/股。但此后便停滞不前。


2017年8月,面对投资者的压力,执掌GE16年之久的伊梅尔特辞职。约翰·弗兰纳接任。


弗兰纳力图聚焦航空、可再生能源和电力业务,继续大刀阔斧地剥离资产:将百年历史的铁路业务合并出售给西屋制动,计划用两三年时间撤出GE在贝克休斯的股份,以及重组电力业务,分拆独立医疗业务等。


这些都未能阻止GE的颓势,GE股价再次一路下滑。


2018年6月20日,在GE宣布合并出售交通业务一个月后,GE从美国三大股票指数之一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成分股中被剔除。直接导火索是,GE当时股价已跌至约13美元/股,不及巅峰时的五分之一。


2018年10月1日,弗兰纳被迫离任,GE股价跌至9.71美元/股。


新CEO是从工业仪器设备公司,丹纳赫公司空降过来的Lawrence Culp。这打破了GE从内部擢选CEO的传统。丹纳赫公司以并购见长,拥有从工业技术到牙科等不同业务的40多个行业品牌。


“空降兵”Culp重点处理了弗兰纳离任时命运悬而未决的数字化业务集团。这是在伊梅尔特时期重金打造的新业务集团。在弗兰纳离任前两个月,《华尔街日报》曾报道,GE打算出售耗资不菲的数字化业务集团。


去年12月,GE宣布,将现场服务管理软件提供商ServiceMax的控制权出售给Silver Lake,并将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分拆上市。这个消息发出后,令其股价开市后飙升10%以上。


现在,GE的财务报表上,工业业务还留着航空、电力、医疗、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另两项分拆——运输和医疗保健业务,将于2019年完成。


当医疗分拆独立完成、石油天然气的股份逐渐撤出后,GE的工业业务将剩下航空、可再生能源和发电。根据今年一季度财报,这三块业务占GE营收的56%。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