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涂料的市场究竟有多大,估计没有人可以给一个准确的量化标准。特别是在中国,还有很多潜在市场没有得到挖掘。


同时,工业涂料因其在涂料产业中的重要位置以及其对生活领域的渗透性,注定要承担起更重要的环保责任。而事实上,工业涂料作为涂料行业治理污染的艰难之地,使得不少企业陷入“困境”。

工业涂料水性路“搁浅” 溶剂型涂料生存已面临“生死攸关”考验

扩张“竞备赛”


在国内,工业涂料产销量占据半壁江山,作为涂料产业的细分支柱,承载着中国工业发展的未来。而且,其市场还远远未达到饱和状态,一直在持续稳定的增长。


相比借助于品牌、价格、营销等手段厮杀的热火朝天的建筑涂料市场,工业涂料市场的竞争向来是真刀真枪实干。由于使用环境复杂,工业涂料的技术含量要比建筑涂料更高,开发技术难度更大,进入门槛也较高,因此行业集中度相对更高一些,但整体市场仍趋于分散,市场竞争空间大。


近几年,我国工业涂料随上游产业的迅猛发展实现飞跃发展,特别是汽车涂料、铁路涂料、公路涂料等轻工涂料。


在工业涂料领域,外资品牌长时间占据主导地位。PPG、阿克苏诺贝尔、宣伟、立邦、艾仕得、关西涂料等世界大型企业均已在中国落户并建立了生产基地。其中,高档汽车涂料产品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更是达到了70%以上,国内轿车和合资客车企业用的高档涂料产品大部分是国外品牌。

工业涂料水性路“搁浅” 溶剂型涂料生存已面临“生死攸关”考验

尽管如此,仍然难以满足国内工业涂料日益扩大的需求。随着水性工业涂料需求的增长,湘江涂料、菱湖漆、大桥化工、四方威凯、大宝化工、宝塔山漆等若干企业纷纷加大水性工业漆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进程,以期抓住“油改水”机遇,实现环保化转型。


在2018年长沙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开工活动中,就包括了湘江关西涂料年产9万吨涂料生产线新建项目。按照计划,该项目总投资12亿元,用地面积356亩,计划年产水性汽车涂料18万吨、树脂6万吨,分两期建设。项目完全建成后,预计年产值将达50亿元,年税收超过3.2亿元,可提供就业岗位1000余个。届时将成为国内最大的专业汽车涂料研发和生产基地。


作为中日合资的专业汽车涂料制造企业,湖南湘江关西涂料有限公司是国内最齐全的汽年原厂漆(OEM)供应商,为一汽、二汽、上海大众、上汽通用、广州本田、长安汽车、重庆福特和东南汽车市国内近50家汽车厂商提供服务,拥有底、中、面漆涂装线200多条。从2006年开始,市场份额一直位列国内汽车涂科OEM市场第一。


2017年,对宝塔山漆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技术中心第二实验室荣获全国工人先锋号;成功入围全国工业品牌培育示范企业,成为陕西省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品牌影响力不断增强,成为西北地区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涂料品牌。


为了扩大宝塔山漆的市场占有率,去年3月2日,宝塔山漆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390万元现金方式收购武汉宝塔漆新材料有限公司股东程建祥所持有的65%股权。从长远发展来看,此次收购对宝塔山漆未来的业绩和收益具有积极影响,符合其长期发展战略规划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如今,宝塔山漆已经在哈尔滨、石家庄、成都、武汉、兰州、合肥、郑州、广州、乌鲁木齐等地新建营销服务中心,贯通了西北、西南、南北大通道三条主线,市场渠道客户新增30%,集采客户销售新增100%,初步完成客户分割与市场布局,其中醇酸产品在区域性龙头地位得到加强,建筑涂料渐入佳境,炼化冶金、装备制造等领域的工业漆、地坪漆高速增长。


在布局了进口艺术涂料之后,大宝化工又传出进军汽车漆的消息。在涂料行业一贯保持低调的大宝化工似乎一改常态,大有一展宏图之志。对于大宝化工来说,家具漆领域已经趋于成熟,或许不愿再吃“老本”,所以迫切于开辟新的领域。


早在2006年,大宝化工就已经开始水性漆的研发和推广应用,现在水性漆的产品已经被应用到汽车行业了,在发展水性汽车漆的进程上更具优势。为了迎合国家环保政策,大宝化工在2017年投资了3000万对工厂进行VOC排放升级改造,绿色生产,同时也能确保在目前环保高压政策下的稳定供货。


对于大宝化工汽车涂料接下来的发展,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们汽车涂料将在“内强外联”这四个字上下功夫。“内强”,内部开展技术储备竞赛,开发出更多的创新产品和工艺,积累更多的产品设计经验,做好产品技术储备。“外联”,就是我们要走出去,加强与科研院校机构的合作,加大与各大车厂造型设计团队的紧密互动,把握住CMF的发展趋势,为业界提供更多颜色纹理提案。

工业涂料水性路“搁浅” 溶剂型涂料生存已面临“生死攸关”考验

水性路陷困境


“十三五”期间,环保已成为行业发展主旋律。我国涂料市场将发生“水进油退”变革,水性工业涂料迎来千载难逢的战略发展机遇期。


在走访过程中,不少企业和经销商都谈及已经在推广水性工业涂料。随着人们对环境意识日益加强,水性工业涂料生产企业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各大油漆企业也纷纷宣布研发生产水性工业涂料。


2016年以来涂料行业新建生产线以水性涂料为主,其中,PPG、三棵树、立邦、晨阳水漆等涂料等企业合计约新建95万吨水性涂料;阿克苏诺贝尔、中途化工、上海国际油漆、武汉双虎、浙江大桥、南京长江等国内外知名企业致力于水性工业涂料发展。


虽然水性工业涂料发展势头迅猛,但工业领域普遍使用的还是溶剂型涂料。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离不开溶剂型涂料有着水性工业涂料暂时还无可替代的性能优势。许多企业都把发展水性漆看成了一条出路,但水性漆也有严重的弱点,不能满足工业漆领域的所有要求。


“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质量。”业内人士表示,油性工业涂料的特点是干燥快、耐候性好,而水性工业涂料就显得逊色许多。许多年前,山东的一些涂料企业曾经推出过水性工业涂料,但是在使用过程中出现了干燥速度慢、脱落等一系列弊病,使得许多客户一提水性工业涂料就直摇头。


大家都企图从源头解决问题的根本,但更多的只是停留于口号上的呼吁。在水性工业涂料火爆的大背景下,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只是在玩概念,并没有很好的去落实。

工业涂料水性路“搁浅” 溶剂型涂料生存已面临“生死攸关”考验

另一方面,水性工业涂料核心生产技术一直被国外生产企业垄断和封闭。国外企业为赚取高额利润,只卖产品不卖技术,导致国内油改水的企业无成熟技术可用。并且水性涂料所用设备投资大,储存条件要求高,运营成本高,喷房恒定的温湿度对能耗需求非常大。即有心生产水性涂料,但迫于资金、技术的限制,而油性涂料市场又有政策的限制,最后让企业左右为难,举步维艰。


与此同时,在低投入、高产出、大市场的有力诱惑下,很多企业避重就轻,干脆放弃了树脂核心技术和涂装需求等本质方面的考究,在技术还不够先进、质量还没有完全达标的情况下,就生产水性工业涂料产品,并匆匆投入市场,造成水性市场的混乱。甚至有部分企业内部人员透露,他们生产少量水性产品摆在经销商那里,更多的是为了宣传,以昭示“我也能生产水性涂料”,但对于水性涂料的销售,并不抱太大的期待。


还有部分经销商也在投机取巧,他们大多数是对水性工业涂料知之甚少,或是原本经营溶剂型产品的失败者。与存在投机心态的涂料企业一样,他们也对市场和消费者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他们只希望借助水性涂料“健康、环保”的时尚卖点来发一笔财。


尽管跟溶剂型工业涂料相比,水性工业涂料产品还有很多需要克服的难关,成本高企、干燥速度慢、脱落等一系列弊病,但在环保政策高压的今天,溶剂型工业涂料的生存已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


如某企业负责人所说,“虽然目前水性工业涂料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导致市场份额很小,但是如果有一天国家相关部门强行禁止使用油性工业涂料,这些企业也就只有倒闭的份了。”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