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爱普生宣布撤离

文章来源: 深圳大事件       发布时间:2019-04-15

3月份一则“爱普生撤离深圳”的公告 ,业内有不同的争议和看法,有一种声音就指出,企业进出城市是遵循了市场的规律,而纵观深圳近年以来进入和撤离的企业,招商引资新来到深圳的外企亦不在少数,而且外企的到来往往也带来了整个产业链的重新洗牌。


爱普生中国给出了官方回应,事实上此次将要关闭的是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设立的手表制造公司-爱普生精工(深圳)有限公司,据爱普生中国声明,该工厂计划于2021年3月底停产,该工厂的停产关闭,对精工爱普生集团目前在华运营的其它制造及销售业务无任何影响。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爱普生宣布撤离

深圳产业链未来究竟要怎么变?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1985年1月,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为日本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投资成立的一家外商独资企业,系占地面积6.4万平方米,厂房面积91700平方米的大型制造企业。根据年报显示,爱普生技术(深圳)有限公司2008年到2011年年度营业额均超过10亿美元。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爱普生宣布撤离

而在今年3月14日,爱普生则发布公告称——“爱普生(深圳)有限公司是精工爱普生集团在深圳设立(深圳)造公司,计划于2021年3月底停产。该工厂的停产关闭,对精工爱普生集团目前在华运营的其他制造及销售业务无任何影响。”

深耕深圳34年 日企爱普生宣布撤离

爱普生的撤离,让人联想到之前。三星、奥林巴斯等企业的相继撤离。


三星:去年年初,三星关掉了位于南山的深圳三星电子通信有限公司,并制定了员工遣散的赔偿方案。


奥林巴斯:去年年底,在停产7个月后,奥林巴斯做出了将深圳工厂出售的决定,将生产集中到越南同奈省的工厂,以提高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并加强数码相机业务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霍尼韦尔:2017年霍尼韦尔宣布关闭其子公司——霍尼韦尔安防(中国)公司在中国深圳福永的工厂;


飞利浦照明:2016年飞利浦照明全资子公司——飞利浦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5月31日正式停止运营,不再进行任何生产。


而此次爱普生的撤离,让“外商撤离潮”等关键词又联系到了一起。并且有声音指出,电子通信类外企出走深圳比例持续加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撤离”就有“进驻”。福特、空客等世界顶级企业纷纷来深。


深圳市商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市设立外商投资企业14834个,同比增长119.54%,实际使用外资82.03亿美,同比增长10.83%。


在这些进驻企业的名单中可以看到不少世界顶级企业的名字


去年底的“深圳市2018年投资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宣布了33个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包括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亚太智能出行创新中心、SHARK国际运营总部、美国即联即用公司华南总部等,投资总额约736亿人民币。


前年底的“深圳市2017年投资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36个重大项目集中签约,包括英国ARM(中国)总部、美国WeWork公司深圳创新中心、敦豪(DHL)华南区营运中心、加拿大Steve Mann教授团队可穿戴技术研究院、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深圳研究与创新中心等等。


在深圳市商务局官网投资深圳的成功案例中,还囊括了赛仕软件、苹果、空中客车(中国)、英特尔、高通、思爱普、微软等一系列世界顶级企业的名字。


深圳市商务局则在发布“2018年深圳新设外企数量同比翻番”时总结指出:“利用外资呈现出指标排名靠前、制造业增长明显、现代服务业为主等突出特点。”


一方面,这些顶级外企因为深圳开放的营商环境、粤港澳大湾区带来的新机遇而入驻深圳。


另一方面,这些招商引资来的外企,更多的都是实力雄厚的科技研发型企业,也给深圳的产业布局带来了新局面。引进自主研发型外企 契合深圳产业布局


从产业布局上来说,深圳规划了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分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绿色低碳、生物医药、数字经济、新材料、海洋经济,以及生命健康产业、海洋产业、航空航天产业、机器人产业、可穿戴设备产业、智能装备产业。


而近几年或引进或自主落户的外企,往往和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未来产业相契合,有的甚至填补了深圳某些领域上的空白,举例来说——


欧洲空客进驻深圳,在广东省深圳市开设了创新中心,计划与华为技术等在深圳设有基地的中国企业合作,开发通信线路和液晶屏幕等搭载于飞机上的新技术,这是对深圳缺少国家航空航天重大项目的填补。


“承包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芯片架构”的ARM(中国)落户深圳,ARM(中国)中方占股51%,ARM中国总裁吴雄昂则表示“深圳已成为ARM中国总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被业界解读为“中国自主芯片的春天来了”,也契合深圳大力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布局。


除此以外,还有——美国福特汽车在深签约项目,主导的是智能出行、车联网,与数字经济领域相关联;美国吸尘器第一品牌SHARK,则拥有全球顶级的研发团队,指向高新技术;美国即联即用公司是全球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科技创新加速器,累计投资、加速包括Google、Paypal、Dropbox、Logitech等6000家企业,可以说每一个引进来的外企都是实力雄厚,在所属领域被称作巨头,更重要的是,都有自主研发的强大实力。


企业进驻离场符合市场规律


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曾在“深圳市2018年投资推广重大项目签约大会”上指出,希望引进来的企业“为深圳经济创造新的持续增长点”。而经济数据的变化,则又是深圳产业格局发生变化的佐证之一。


从数据来看——去年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为6564.83亿和6131.20亿,分别增长12.0%和13.3%,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分别提升至72.1%和67.3%。


增速较快的行业有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4.0%,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10.0%,汽车制造业增长12.4%,医药制造业增长25.0%。


从另一角度来看,外企的离场与进驻,也恰好印证了经济学的发展规律,揭示着深圳经济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


这些年随着土地、工资等成本的上升,不光是深圳,珠三角一些外企都有出走到东南亚国家,寻找便宜的土地和人工。对于深圳来说,是否可惜?深圳曾面临三次制造业出走的可能危机


1995年上半年,“三来一补”型台资、港资出逃;


2003年左右,低端制造业外迁,仅有总部或研发中心保留;


2011到2012年,制造业成本高带来的外资陆续撤离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教授、博士生导师、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这三次的制造业撤离,并没有使深圳崩溃,反而使深圳从跟跑、并跑,跨跃到领跑。


换句话说,部分制造类外企撤出,反而成了深圳倒逼转型的契机。但是,机遇的同时也是挑战,深圳在过去面对危机时,一是有赖于市场之手做自主调控,二是持续优化营商环境,使得市场进入新一轮的腾飞。这又释放了怎样的信号呢?


持续加快优势传统产业升级,再回过头来看爱普生的离场,不仅和深圳发展有关联,也和钟表产业自身的发展瓶颈相关。随着手机与智能手表的兴起,传统钟表行业的滑坡,已经是业内的共识。


中国钟表协会发布2018年度工作总结时表示,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亚太智能出行创新中心、SHARK国际运营总部、美国即联即用公司华南总部等,投资总额约736亿人民币。


即使在这样的局面下,深圳依然占据着中国钟表行业的领先地位。中国钟表“十强企业”里深圳占7个,截至2018年6月,深圳共有近千家钟表企业,年产值650亿,出口值、出口量均占全国50%以上,全球九成左右的智能手表产自深圳。


在这种情况下,深圳市委市政府释放出来的信号不仅仅是要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对于钟表这种优势传统产业也要加快转型升级。3月19日,王伟中到市钟表行业协会基地调研,强调加快推进优势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并指出要强化技术研发,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加快攻克钟表制造关键核心技术,着力解决钟表产业“缺芯少核”问题。


一手抓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另一手抓传统优势企业。深圳如何在契合市场规律的情况下,打出一手漂亮的牌来。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