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贤集网技术服务平台欢迎您

登录 注册

辉山乳业已提交重组计划 资产清核账实不符生死未卜

文章来源: 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19-02-11

历经一年多的时间,一度造就了辽宁首富杨凯的辉山乳业(06863.HK),在股价闪崩之后,开始进入重要的重组阶段。2月8日,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管理人在最近与债权人的沟通中表示,他们在截止日期(2018年11月15日)未有收到任何正式的重组计划。有鉴于此,现有的内地管理层向管理人提交了涵盖83家中国附属公司的重组计划。管理人表示,上述国内重组计划目前是一份草案,可能会受到修改。另外,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辉山乳业已提交重组计划 资产清核账实不符生死未卜


大约一年多以前,辉山乳业股价在香港资本市场“闪崩”,并触发连环债务危机,最终致使企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据中国经营报消息,在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十三家企业重整计划草案(初稿)》(以下简称“重整计划草案”),涉及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 5155笔债权、720亿元。此时距离其债务危机爆发已近两年时间。


但随着其重整“思路”不断调整、出台,辉山乳业董事长、辽宁首富杨凯亦备受关注。据悉,管理人在“清查过程中发现,产权持有单位(辉山乳业系列企业,记者注)的部分资产严重账实不符且无法说明原因”,其科目涉及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等。


记者多方采访的情况还显示,辉山乳业曾通过向饲草、粮食等供应商提供担保的方式,由供应商向银行贷款,而这些供应商并不符合贷款资质。供应商告诉记者,银行向其发放贷款后,这些款项最终流向了辉山乳业,吉林银行等多家银行则为其发放了贷款,而这个做法并非孤例。


“重整方案最终版,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出台时间表。”辉山乳业债权人王旭称。


记者获悉,本“重整计划草案”采取“一次开会、分组表决”的规则,进行债权人表决,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将就表决结果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沈阳中院”)申请裁定批准。如获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介绍,除对债权延期清偿的执行工作之外,将在 2019年12月31日前完成。如未获裁定批准,沈阳中院将依法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辉山乳业系列企业破产。


记者获得权威消息显示,目前,管理人已经提请政府有关部门对辉山乳业大额资金流向进行调查。


重整方案


2019年2月,辉山乳业债权人将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首轮投票表决。记者获得的该草案介绍,共有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 5155笔债权,金额720亿元,包括财产担保债权 148亿余元、普通债权558亿元等。


“重整计划草案”内容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1 日,管理人完成了全部申报债权的审查工作,经管理人〖沈阳中院指定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与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的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成立的债权共 4590 笔,确认债权金额 274亿元;不予确认且未涉及诉讼的债权共 550 笔、 364亿余元;因诉讼等暂缓确认金额为23亿元。其中,“重整计划草案”明确,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尚有约 2.85 亿元的债权未向管理人申报。


辉山乳业已提交重组计划 资产清核账实不符生死未卜


2017年3月,辉山乳业爆发债务危机。当年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组织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该会议为辉山乳业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主题是“维稳”。其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曾表示,“将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但事实上,这一“豪言”很快落空。这家企业的历史可追溯到1951年。来自其官方网站描述,企业逐步形成以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良种奶牛饲养繁育、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和质量管控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并于2013年9月在香港主板上市。


多名债权人回忆称,随着其债务危机,辉山乳业巨额资金去向等各种问题集中爆发。2018年5月10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裁定,辉山乳业等83家公司进行重整。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 “重整计划草案”。


早在2017年8月1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进入重整程序前,深圳市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协助前者管理层,制作了《辉山乳业境内债务重组方案》,被称为“801方案”。“重整情况汇报”确认,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主要债权人对“801方案”表示支持和认同,并在此基础上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承诺同意按照“801方案”处理辉山乳业集团系列公司的债权、债务问题。2018年11月30日,《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83家公司合并重整涉及的资产清算价值评估咨询报告》(以下简称“重整资产评估报告”)出台。辉山乳业知情者介绍,其管理层以“801方案”为基础原则,制作“重整计划草案”。


“重整资产评估报告”来自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与“重整计划草案”内容形成反差的是,该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10日评估基准日,辉山乳业等83家公司总资产账面值为157亿元,包括流动资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资产类别,清算价值606434.63 万元,减值额966003.24 万元,减值率61.43 %。


“‘草案’能否获得债权人通过,还是未知数。”王旭、孙凤等债权人称。


辉山乳业已提交重组计划 资产清核账实不符生死未卜


严重账实不符


辉山乳业等83家重整企业,涉及农业、牧业、乳制品加工、能源、光电等行业。在前述系列公司中,辉山(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辉山上海贸易”)、辉山(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山上海租赁”)法定代表人是葛坤,其为辉山乳业原执行董事、原财务主管。还有两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为辉山乳业副总裁、原执行董事徐广义。“重整资产评估报告”显示,上述4家公司全为辉山乳业全资控股,而其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则均为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杨凯。


颇受关注的是,辉山上海贸易、辉山上海租赁地处上海,且注册资本金额巨大,但来自“重整资产评估报告”则提示,两家公司“目前经营状况为无实质经营”。


“两家公司或涉及辉山乳业系列企业资金去向。”辉山乳业多名债权人分析称。


“重整计划草案”介绍,辉山上海贸易成立于 2016 年 6 月 30 日,注册资本金5000 万元,2017 年 3 月 12 日注册资本金变更为 3亿元,经营范围涉及食品流通、日用百货、化工产品及原料等;辉山上海租赁成立于 2016 年 7 月 19 日,注册地为上海市静安区,设立时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2016 年 12 月 27 日注册资本金变更为 1.7亿元,经营范围包括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等。债权人称,面对两家公司的“状况”,葛坤的名字将是无法回避的。


公开资料显示,葛坤出生于1975年。2017年3月28日,辉山乳业在公告中称,葛坤主要负责辉山乳业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公告称,鉴于她自公司2013年于联交所上市之前,曾为杨凯团队的一分子,其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以及维持管理集团与主要银行的关系。然而,葛坤却随后突然“失去联系”。2017年5月26日,辉山乳业公告称,葛坤已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职位,即时生效。


随着重整方案制定和资产清查的深入,辉山乳业的部分资金去向问题,逐步显露出来。记者获悉,在资产清查的过程中,发现产权持有单位的部分资产严重账实不符的情况,且不能说明原因。具体的财务科目,包括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等,资产清查过程中,这些账实不符“无法说明原因”。


记者了解到,此前,债权人曾通过各种方式汇总计算,称辉山乳业约有105亿元的资金去向不明。对此,记者多次联系辉山乳业高层,希望了解这些资金的去向,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不过,在 “重整计划草案”中,这105亿元的资金去向被模糊地提及,管理人认为大额资金的最终流向“不排除”是购买香港上市公司股票。同时,根据目前调查过程中所获取的证据,尚未发现大额资金的转移涉及企业或个人的违法或犯罪行为。


同时,该“重整计划草案”亦确认,“实际控制人杨凯、葛坤以通过设立两层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架构的方式,间接持有辉山乳业控股的全部股权”。后者指上市公司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声明:“贤集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贤集网,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网站转载的内容版权归原网站所有,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 请及时通过电子邮或者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我来说几句


获取验证码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