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牵涉四川一官员大案而遭纪检部门调查的金路集团(000510.SZ)实际控制人刘江东自今年5月中旬失联至今。公司对此遮遮掩掩,至今未披露真实原因。但多位人士向记者透露,针对刘江东的调查一直在进行,其背后的“金主”亦身陷囹吾。而深交所一则处分公告更是曝光了了刘江东的违规细节。9月17日晚,金路集团(000510.SZ)发布了收到深交所对刘江东、张贵林给予纪律处分的公告。


金路集团公告称:因达州市一马实业有限公司为公司股东刘江东、张贵林取得金路集团股份提供融资安排,依据规定,刘江东、张贵林构成一致行动关系,刘江东、张贵林未按照规定及时、准确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深交所对刘江东、张贵林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向社会公开。


而这份公告,深交所早在9月6日便已下发,并曝光了刘江东违规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等细节。


金路集团实控人刘江东遭通报批评,违规细节被曝光


“2015年7月29日至8月31日收到达州市一马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州一马”)转入资金约6.5亿元,其中5.8亿元用于购买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路集团”)股票。”深交所公告称。


进一步调查可以发现,达州一马现已注销,股东仅有潘旭东一人。但是,该公司历史股权变动出现的两家公司,均直指四川帝升林业集团(已更名为“帝升实业集团”),后者曾经被曝出牵涉浦发成都分行违规放贷案。


“帝升集团以农业为主,包括了林业和茶叶业务,近两年是刘坤在负责具体经营。”一位接近达州资本的不便具名人士17日介绍称,前两年刘坤还会公开出席参加各种活动,但是今年开会还没碰到过,“放在达州商界来看,刘坤并非排名靠前的老板。”


刘江东拿下金路集团控股权背后有诸多违规之处,深交所下发的处分只是冰山一角。从披露的细节看,刘江东掩盖与张贵林的关系背后可能涉及到市场操纵。而达州一马、帝升集团背后的真正金主有待进一步调查。


达州一马现身


在四川商界,刘江东原本籍籍无名,让他从四川一隅走向前台的,始于金路集团一役。


金路集团前身为四川省树脂总厂,1993年5月7日在深交所上市,最初的第一大股东为德阳市国有资产管理局。1998年—2009年,公司先后换了四任第一大股东。但最引人注目的是2003年—2009年,金路集团由当时赫赫有名的汉龙集团掌控,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刘汉。2013年3月,刘汉在首都机场被抓。2015年2月9日,刘汉被执行死刑。


金路集团实控人刘江东遭通报批评,违规细节被曝光


自刘汉被抓起,金路集团的命运就陡生变故。“当时金路面临银行抽贷、经营困难、军心不稳的复杂局面”,前述要求匿名的人士称,幸亏当时由德阳市政府出面,说服市领导,2013年8月,德阳国资委于重新接管金路集团。


但如何救活金路集团是个难题。经审计的财报显示,2011年—2013年,金路集团期内营收分别为25.87亿元、21.73亿元和20.0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1.79亿元、-1.91亿元。截止2013年12月31日,公司在岗员工人数为3095人,而该公司需要承担费用的离退休职工人数为1693人。


经过分析讨论之后,德阳市国资委考虑到当时氯碱行业产能过剩、金路集团历史包袱重,最后初步确定了金路集团通过重组的大方向。一时间,包括四川省内多家企业在内的近十家国内重组意向方纷纷提交重组书面方案。随后,德阳市国资委组织专门的工作小组,对意向方一一考察,最终确定了实力较强、方案较优、产业有一定协同度的浙江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光集团”)。


重组草案显示,新光集团成立于2004年3月,控股股东为周晓光、虞云新夫妇。该集团是一家集饰品、农业、房地产、投资、商贸等多元业务于一体的企业集团,旗下拥有30余家子公司。2014年末,新光集团资产总额为353.6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为93.08亿元。该集团2014年实现营业收入70.73亿元,净利润40.18亿元。


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2014年底,新光集团启动了借壳金路集团的工作。经过多轮谈判,新光集团与德阳国资委确定了主要的重组路径:新光集团向金路集团注入优质房地产业务资产;不剥离金路集团现有资产、业务和员工;并根据金路集团发展的战略和需要,为金路集团现有业务提供充分的支持;重组完成后,德阳市国资委仍在金路集团董事会拥有席位;新光集团利用自身的资本和资源与德阳市展开更多的战略合作等。


2015年1月19日,金路集团因筹划重大事项停牌。2015年1月30日,德阳市国资委与新光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书》。直到当年6月10日发布重组预案:金路集团拟以5.45元/股、发行20.58亿股股份作价112.14亿元(预估值)购买新光集团旗下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并同时募集不超过40亿元配套资金。


这一重组方案并非超出最初新光集团与德阳国资委的约定。随后,该重组方案获得了金路集团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中国证监会于2015年8月28日下发了重组反馈意见,金路集团于8月31日报送了反馈意见回复。


然而,就在此节骨眼上,在一位神秘自然人的干预下,重组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正是刘江东!


金路集团实控人刘江东遭通报批评,违规细节被曝光


金路集团2017年报披露的履历显示,现年43岁的刘江东为大专学历。1993年至1996年,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54军127师380团,并在服役期间参加函授法律专科学习;2005年至2009年,在达州市从事煤炭贸易工作;曾在四川大学商学院EDP培训中心企业家高级研修班学习;现任四川东芮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四川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十届董事局董事长、总裁。


从2015年8月开始,刘江东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连续买入金路集团股票。截至当年8月31日,其合计持有公司1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同年9月召开的第一次临时董事局会议上,当选上市公司总裁。


根据当时的股票价格估算,刘江东投入资金超过5亿元。


大股东、总裁变更后,新光集团最终放弃上述重组计划,公司总裁助理徐军曾向记者表示,“放弃重组的原因很复杂,鉴于各方阻力比较大,公司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出。”


刘江东从一个仅拥有注册资本60万元的煤老板,到一个月砸出5个亿的上市公司举牌人,不禁引发了背后另有其人的猜测。


深交所近期发布的处分公告,为上述质疑提供了“实锤”。


据公告,刘江东自2015年7月29日至8月31日收到达州一马转入资金约6.5亿元,其中5.8亿元用于购买金路集团股票,另一自然人张贵林共收到达州一马转入资金2.45亿元用于购买金路集团股票。


这与金路集团的股权变动节点相吻合。至2015年9月底,刘江东、张贵林二人分别持有金路集团10%、4.89%的股份。


“达州一马分别为刘江东及张贵林取得金路集团股份提供融资安排……刘江东、张贵林构成一致行动关系。”深交所指出,刘江东、张贵林的证券账户合计于2015年8月10日首次达到并超过5%,于2015年8月25日首次达到并超过10%,最高时于2015年8月31日达到14.9%。


由于未按照规定及时、准确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深交所对刘江东、张贵林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然而,刘江东今年5月中旬便已不能正常履职,审议公司半年报的董事会会议亦未能现身,公司董事长改由金路“老班底”的彭朗代为执行。


“金主”另有其人?


收购金路集团的过程中,虽然达州一马在后方扮演着输送“弹药”的角色,但是该公司是否有实力提供近9亿元的资金?


天眼查数据显示,达州一马成立于2014年10月30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自然人潘旭东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投资人类型为“农民自然人”,住所地为四川省达县河市镇万河村6组。


2017年6月,刘江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年8月16日,达州一马清算注销。


从历史股权变动来看,达州一马与达州名传农业有限公司、四川帝升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其中,达州明传农业为四川帝升林业集团,即帝升实业集团的子公司,两家公司穿透后的股东均为自然人刘坤。


金路集团实控人刘江东遭通报批评,违规细节被曝光


帝升集团到底是何方神圣?


帝升集团此前对外称,集团拥有60余家分、子公司,员工逾千人,年销售额近130亿元,总资产规模逾215亿元,同时拥有近500万亩林权。


记者梳理帝升集团旗下产业发现,该集团主要以农业、林业为主,目前颇具规模的产业有三大块,一是在达州市参股注册成立了四川汉宫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油用牡丹种植,目前属于起步阶段;二是在四川设立巴山雀舌名茶实业有限公司,也是之前帝升集团旗下最大的销售企业,但该公司股东已于2017年5月由帝升旗下的弘耀实业有限公司变更为两位自然人股东,也就是说,公司从法律上脱离了帝升集团;三是旗下的四川松升林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发展林业为主。


此外,帝升集团对外宣称的500万亩林权,其实就是四川松升林业发展有限公司的20多家子公司在秦巴山区收购的原为地方老百姓所有的天然林,公司以每亩40至60元不等的价格从农户手中流转而来,流转年限大多在30年左右。


据当地林业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因当时流转价格偏低,为保证老百姓的利益,林业部门在换发林权证的时候,又督促公司与农户签订补充协议,补充协议与流转协议同样具有法律效力。协议的大致内容是,林权流转后对群众的使用没有任何影响,日后国家给予的各类补贴仍归群众所有,公司只是林权名义上的主人。


年初至今,帝升集团以神秘的资本来源向外宣布重大投资4次,一是打造“茶+金融+资本”三重模式的“百亿级秦巴茶叶交易运营中心”;二是投资80亿元打造一流产业的“秦巴智慧物流产业园”;三是帝升集团旗下“三亚凤凰生态文化旅游区总规划55000亩,总投入预计200余亿元”;四是“帝升集团签约四川秦巴山区股权投资母基金”项目。这些项目累计总投资规模高达数百亿元,如此大手笔投资,让无数成长在传统行业上的企业望尘莫及。


“很多项目是没有实质东西的。至于帝升集团自身资金实力如何,很难去判断。不过公司主营是做农业的,刘坤本人在达州当地富豪圈里,也远远排不上前面。”前述接近达州资本人士介绍称。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4月初,一篇题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成“壳”公司温床,违规资金超1000亿元》的文章开始在网络流传。该文章提及,中国银监会和四川银监局在发现问题后,安排浦发银行总行于2016年7月向成都分行派驻工作组排查、化解风险。排摸情况显示,成都分行通过向多家非正常经营或虚假注册的2010个“壳”公司投放授信1655笔,合计1600亿元,并最终由7大集团公司实际使用。这7个大集团其中之一便有帝升集团。


不过,银监会通过监管检查和按照监管要求进行的内部核查发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有媒体调查发现,2017年5月25日、7月6日、7月7日,帝升集团及旗下四川松升林业有限公司先后13次向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质押股权7亿多元,而这些质押都是发生在浦发成都分行舆论风波之后。不仅如此,中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从8月2日至10月25日期间也先后7次向浦发成都分行质押股权一亿多元,而该公司之前在浦发成都分行亦有贷款未还。


另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细节是,帝升实业集团的股权变动与法人变更。


2016年12月,刘坤个人增资9亿元,帝升实业集团注册资本从1亿元暴增至10亿元,公司法人相应由刘继勇变更为刘坤。


此外,刘江东2017年8月收购金路集团股权时,帝升实业集团法人为唐体全,这与当地资本圈流传的达州资本“带头大哥”唐铭阳同姓。


银监会方面,在年初通报浦发成都分行案后,并未披露更多细节。另据记者了解,上述案件已经暂告段落,部分违法企业的行政处罚、罚款已经落地。


至于达州一马的背后是帝升实业集团?帝升实业集团的背后,是否还另有其他金主?尚待官方后续予以披露。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