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能源巨头bp的转型逻辑: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

  怪性笑人        2021-08-24 16:27:30

过去一年里,bp转型动作不断。从眼花缭乱的操作中,或许可以读懂这个能源巨头的转型逻辑: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


能源巨头bp的转型逻辑: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


7月初,伊拉克石油部长伊赫桑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bp将退出伊拉克目前最大油田之一——鲁迈拉油田项目。不过随后石油部长又公开表示,bp继续热衷于在伊拉克展开业务,自己否定了自己。


而事情的真相更为复杂。已经开始坚定向国际综合能源公司转型,并志在发力清洁能源的bp确实有意减少自己的油气资产和产量。但是对于其在伊拉克鲁迈拉油田的权利,bp希望将业务剥离为一家独立公司,通过股息分配利润的方式来实现减少油气产量的目标,而非简单的离开伊拉克。


“bp的确有意剥离在伊拉克的业务”,尽管上述报道并不准确,但并没有在行业内引发轩然大波。自从去年bp宣布转型战略之后,公众对其“大手笔”剥离油气资产并不会感到好奇。


不过就在bp想方设法通过将伊拉克业务独立并实现减少油气产量的时候,在非洲大陆上,这家油气巨头依然坚定推行着新的天然气项目。


这个位于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近海的Great Tortue Ahmeyim(GTA)天然气项目,建成投产后每年可以生产250万吨LNG。但受到新冠疫 情等因素的影响,GTA项目的投产被推迟到了2023年的第三季度,而且项目总成本将会增加15%,大约1亿美元。


如何厘清bp对待不同油气资产态度背后的动因,在从去年至今该公司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清洁能源投资中,又能发现出怎样的规律?


油气资产剥离逻辑


6月,荷兰皇家壳牌公司表示将从bp手中购买北海Shearwater天然气项目的27.5%权益。收购完成后壳牌对该项目的股权将达到55.5%。而壳牌正是目前该项目的运营商。


事实上,不同类型的项目bp正在进行不同的操作,有些油气资产选择独立运营、股息分红;有些油气资产积极投资等待投产;有些则是坚定出手,依然有IOC接盘。这些不同的操作都有其内在的逻辑。


能源巨头bp的转型逻辑: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


bp财务信息显示,2020年,公司全年亏损203亿美元,而公司2019年的利润为40亿美元,降幅超600%。到了2021年的第一季度,该公司的净利润就高达47亿美元。


天然气的销售、油 价上涨、更高的炼油利润是推动bp净利润在2021年第一季度出现翻天覆地变化的“三驾马车”。其中,天然气与低碳能源部门的增长对利润的贡献最大。即便是不考虑bp出售阿曼61区块获得的10亿美元收入,天然气与低碳能源部门的利润还是比2020年第一季度同期增长了150%。


按照bp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的说法,“天然气比石油更具韧性”。在最新发布的2021《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可以清晰的看到,在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下降了9.3%,占全世界一次能源下降的四分之三。而天然气尽管价格跌至多年来的低点,但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却持续上升,达到了历史新高的24.7%。LNG供应量更是实现了40亿立方米的增长。


对于油公司来说,转型固然重要。但投资人不仅要看到企业应对未来的决心,更不可能坐视当下财务报表的恶化。清洁能源普遍投资回报周期较长,很难在短期内为财报贡献净利润。


bp所承诺的转型从来也不意味着放弃更优良的财务指标,作为资金技术密集型的清洁能源投资,需要源源不断地资金投入。“在未来十年当中,即使有转型目标,石油和天然气仍然是我们公司的重要业务之一。”戴思攀说,“而我们会把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投资于我们的低碳业务,加快能源转型。”


在这样的视角下,重新回看bp对油气资产的处置,则会得出更加明晰的判断:鲁迈拉油田毫无疑问是全球最优质的油气资产之一。在石油 价格可以预见处于上涨周期的时间里,简单地出售肯定不是理智的处理方法。将其作为独立公司运营,通过股息分红的方式获取收益,可以说是一举两得(减少油气产量+获得油 价上涨收益)的最佳方案。


而GTA天然气项目从最终投资决定到现在已近3年时间,大量资金已经投入,不大可能就这样简单放弃。去年8月,就在bp宣布10年战略目标的同时,也透露出希望在2030年实现LNG产量翻番,达到3000万吨/年。类似GTA这样天然气项目至关重要。


事实上,天然气在未来能源转型过程中作用巨大。“天然气能帮助很多发展中国家与新兴经济体实现碳减排。”戴思攀说,“未来天然气和CCUS技术的结合能够帮助降低碳强度,是净零排放在发电、工业等行业实现的重要手段。”在此基础上,天然气在未来15年都会是快速发展的市场。从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天然气业务的惊艳表现,就不难理解bp的行为了。


对北海油气资产的处置,又表明了bp怎样的态度呢?据知情人士透露,北海Shear water项目已经处在产量逐渐下降的阶段,因此未来的经济潜力有限。所以bp果断出手,将其卖给了拥有优先权购买权的壳牌。


简单来说,未来潜力、经济效益是bp决断油气资产的重要砝码。不过对于北海这片英国本土区域,bp并没有远离。它正计划通过海上风电等清洁能源资产再度回归。


理性的转型选择


北海曾经是欧洲最重要的油气产区。但随着资源的枯竭和欧洲转向低碳清洁能源的趋势,北海丰富的风电资源让这里再度成为了海上风电的开发沃土。


能源巨头bp的转型逻辑: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


计划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在2030年提高到50GW的bp也开始大力进军海上风电领域。


bp与德国公用事业公司Energie Baden-Wuerttemberg AG(EnBW)合作,竞标了苏格兰一个2.9GW的海上风电项目。此前两家公司还一起合作竞标了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海上风电项目。


bp与EnBW的竞争对手除了传统的电力与公用事业公司,还包括了壳牌、道达尔等同样有志于大规模投资清洁能源的欧洲石油公司。


与竞争对手相比,bp提出了一揽子的净零排放能源利用方案,除了海上风电开发,还包括基于海上风电的绿氢开发、加速苏格兰地区的电动汽车充电网络建设等内容。为此该公司将持续投资超过100亿英镑。


bp天然气和低碳部门执行副总裁戴尚亚(Dev Sanyal)表示:“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开发海上风电——我们相信它可以帮助推动苏格兰更广泛的能源转型。”


这个庞大的项目包含了bp10年战略目标中几大核心要素:可再生能源发电、氢能业务以及电动汽车充电桩。相比于目前已经有了成熟商业模式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电动汽车充电桩,氢能可以说是bp对未来能源的一次押 注。


bp认为全球净零排放的第一个阶段就是电力能源的低碳化。但包括长距离运输和重工业高温加热在内的一些活动,是无法电气化的。这就需要氢能在这些领域的减排发挥作用。


油气资源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其在交通运输和化工原材料领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交通运输的低碳化正沿着电气化和氢能化一路狂飙突进。bp作为石油巨头,选择了清洁电力和氢能的转型方向,实际上是一种必然。


从这不难看出,bp的转型看似激进,实则非常理性。这一结论也可以从该公司的氢能发展路径中看出端倪。


如何发展氢能


除了争取在苏格兰地区实现海上风电制造绿氢,bp还与德国Ørsted公司建立了可再生氢合作伙伴关系。计划中的林根绿氢项目将安装50MW的电解槽设备,利用海上风电制作绿氢,替代林根炼厂20%的灰氢消耗。该项目预计2022年做出最终投资决定,2024年投产。


按照Sanyal此前的说法,bp的氢能业务扩张将针对澳大利亚、德国、荷兰、英国和美国市场。林根项目的50MW电解槽只是一个开始,bp未来希望在林根建设超过500MW的可再生能源电解能力。


绿氢虽好,但高昂的成本问题却无法让人忽视。林根项目虽然预计2022年就要做出最终投资决定,但bp也表示,这一时间表取决于相关扶持政策能否到位。而这仅仅只是一个50MW的电解槽。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项目探寻出bp发展氢能的思路。


3月18日,bp宣布将在英格兰东北部的Teesside开发蓝氢生产项目。项目计划到2030年建成1GW的蓝氢产能,同时达成每年200万吨的二氧化碳捕集能力。建成后这里会成为全球最大的蓝氢生产基地。


Teesside是英国传统工业区,其工业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占到英国工业二氧化碳排放的5%。在Teesside氢气项目中,bp还与颜料及添加剂生产商Venator、天然气分销商Northern Gas Networks(NGN)达成协议。


Venator是氢气主要消费者,而与NGN的合作则意味着未来bp可能会利用现有的天然气管道拓展氢的适用范围。


尽管Teesside氢气项目可能在2024年才能形成最终投资决定、2027年之前才能投产,但英国政 府2030年的氢气产能目标不过5GW。Teesside氢气项目将会占到全英国产能的20%,远超bp10年战略中“氢能核心市场10%市场份额”的目标。


对蓝氢的重视表现出bp在全球氢能热潮中依然保持着冷静客观的判断。戴思攀在回答《能源》杂志记者有关天然气和氢能的问题时指出:“天然气+CCUS可以用来生产蓝氢,推动氢能的发展。蓝氢的作用也会越来越重要。”


在绿氢短时间内会持续受困成本的情况下,大力发展蓝氢不仅符合bp持续发力天然气市场的战略,更能够在大踏步转型的同时,保持良好的财务状况。不至于为转型付出超额的成本。


与NGN的合作、竞标苏格兰海上风电以发展氢能,也让我们看到了bp未来氢战略中的另一个可能:充分利用英国现有的发达天然气管道基础设施。


由于氢分子更小,因此利用天然气管道传输氢气一直存在安全、标准等问题。但是丹麦依然在对天然气管道改造之后,实现了管输氢气的实践。


“这主要是因为丹麦曾经有着发达的海上油气资源开发以及天然气管道设施。在北海油气资源逐渐枯竭之后,为了防止管道投资难以回收,丹麦利用风电资源开发氢气,进而突破了天然气管道运输氢气的技术难题。”欧洲一家氢能企业高管告诉《能源》杂志记者,“目前有条件复制这一成功案例的就是英国。”


苏格兰曾因北海油气资源繁荣,但随着油气资源枯竭,许多城市也面临转型问题。bp在北海地区从油气转向海上风电,自然不会放弃充分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或许在与NGN成功合作之后,我们能够看到比丹麦规模更大的绿氢管道运输案例。


来源: 能源杂志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