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贤集

工业平台

返回贤集网

阿里管理体系的最大问题,是组织失灵

  浮现在心的爱        2021-08-09 09:48:27

阿里女员工被侵害,内部和稀泥两周


在一份长达8000字的爆料帖子中,该阿里女员工详细叙述了事发经过,大致总结如下:


阿里管理体系的最大问题,是组织失灵

来自:视觉中国

据爆料显示,侵害女员工的领导为阿里的王成文,受害者称王成文在其醉酒之后四次进入其房间,对她实施侵害。事件发生后,她原本想用理智正当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尽可能减少对公司造成的影响,可是最后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欺骗和敷衍。目前,她已经报案,并重申了两点诉求;


1、依据公司规章制度,开除相关领导,且阿里系的公司对其永不录用;


2、需要一段长假,调理身心健康。最后,她直言道:“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是豁出去的决心。


如果该描述全部属实,不得不让人对阿里这家公司的价值观产生怀疑。


作为公司员工,在被侵害后先报警后迅速向公司反映情况,结果阿里内部相关负责人对受害者控诉的处置态度还是让人叹为观止——据阿里巴巴内部由蒋芳(阿里巴巴十八名创始员工之一,花名“蒋方”,曾长期担任廉正反腐部门的主管,现任阿里巴巴CEO张勇的国际业务特别助理兼阿里巴巴集团副首席人力官)牵头成立的独立调查组最新公布调查结果显示,足足两周时间相关领导及HRG在接到投诉后几乎处于一个等待状态?


这才逼得受害者不得不跑到公司8号楼1楼饭堂发传单求同事关注,即便如此还是很快被保安抢走了传单,并据该阿里女员工表述,在推搡中保安甚至扬言要报警把她抓走。


而且,据该阿里女员工后来晒出的信息显示,自己确实受到了公司方面的压力。


估计当初相关领导及HRG也不会想到,其行为不仅能在8月7日深夜换回两条相关词条微博热搜,还让自家公司以这样的方式再次出圈,博得大名。


对此,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8月8日凌晨在阿里内网发帖,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对阿里一员工涉嫌侵犯女同事事件的感受。他同时表示:


为此事中各级主管的冷漠和没有及时处理道歉。尽管警方仍在调查阶段,但阿里内部认为,事情在员工反馈后没有得到迅速的响应处理,存在重大问题。“从我开始,从管理者开始,我们每一个人必须有深刻的触动、反思和行动”。


阿里管理体系的最大问题,是组织失灵


说实话,您确实应该感到羞愧,作为一家公司董事长兼CEO,事情在7月27日发生,您竟然和网友知情、气愤的时间一致——直到两周后(8月7日)才因舆情发酵听说此事,阿里在事发十多天后才因为舆论压力启动调查。


虽然,8月8日凌晨,阿里巴巴方面表态,无论是猥亵还是性侵,都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行为,阿里巴巴决不容忍。目前,济南警方已对该案进行调查,阿里巴巴已对涉嫌施害的员工停职,并将全力配合警方调查,密切关注警方调查进展和结果。


问题是,前有淘宝、天猫、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蒋凡“自罚三杯”式的处罚,后有女员工被侵害相关领导及HRG和稀泥的惯性,这既显示出阿里巴巴对如此恶劣事件的轻视,也暴露出阿里管理体系存在的管理乱象。


阿里管理体系的最大问题,是组织失灵


对此,有朋友深夜发文表示:


“大晚上整个人都不好了,前两天看到有人在群里聊还以为是个玩笑,现在看来远不止如此,这个事情不能用吃瓜的心态来看。


几天前暴雪总裁才因为歧视女性辞职,再往前几年,Google、Amazon都曾因为性骚扰事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泛讨论。


同样是互联网科技企业,希望这一次除了公道和真相,也能为国内女性劳动者争取更多平等蹲一个后续。”


在这次阿里事件中,我从一开始有一个疑问:


阿里作为一家头部的上市公司,居然没有建立一套成体系的员工权益保护和问题反馈机制,员工维权居然需要通过发传单这样传统的形式。


在字节和百度,类似职场性骚扰、霸凌等问题,都是由职业道德委员会解决,而阿里只有廉正合规部,主要职责仅是反腐。


一位在阿里待过多年的朋友一语点醒了我:你得把阿里理解成一个乡土社会,经典中国。


阿里从来就不是一家纯商业组织,更像一个王国、宗教或者江湖。


现代意义上的公司,是一个简单的雇佣-被雇佣的契约关系,员工很清楚,我只是来打工的。而阿里对员工的要求,显然超过了劳动力本身,还包括了全部肉体和灵魂。


阿里的做法,在公司处于上升期的时候,是行之有效的。我付出了一切,我也得到了回报,我跟公司是一体的,这也是绝大多数高P的价值观。然而,随着公司增长的放缓,以及新一代进入职场,这一套越来越行不通了。之前火爆内网的《致阿里》,基本上能代表阿里普通员工的价值观:你不能一边抽我,一边问我爱不爱你吧?


阿里,正在面临组织失灵的危机。


阿里组织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刑不上大夫、政不下府县。


我一直反复强调一个观点,阿里的组织力其实并不强,阿里强在领导力和企业文化。一个真正强大的组织,是去个人化的。组织内没有绝对关键人,少了几个高管,组织一样运转。


然而在阿里,大夫很重要。


第一,大夫能带带兵打仗。这跟阿里所处的业务有关,阿里的几大战场,电商、本地生活、云计算等,都是差异巨大,竞争非常激烈,需要打硬仗的战场,因此需要能独当一面的帅才。


这跟字节跳动不同,字节如果只是做一个新的APP,而非进入一个全新领域,更像是自我能力的一种复制,因此不太需要帅才,更需要的是正直高效的士兵。


第二,大夫是精神标杆。阿里非常重视对员工价值观的考核,而大夫是价值观的传承者。孔颖达曾经这样解释过“刑不上大夫”:所以然者,大夫必用有德。若逆设其刑,则是君不知贤也。意思是,君任用大夫,强调的是价值观的考核,如果大夫被公开处刑,这就是在说君识人不明,是在打君的脸。所以出了事,自然首先想到的是维护。


从蒋凡到钉钉P9代考,再到这次事件的爆发,阿里的公信力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丧失了的。最讽刺的是,钉钉P9代考的,正是阿里的价值观传承官考试。


阿里其实是一个对员工直接控制力很弱的公司,逍遥子的意志要通过“果汁会”这种朴素的形式传递给基层员工,这一次的事件也是最后一个知道,令人心痛。


我反复说过,更强调文化的公司,恰恰是组织机制不完备的公司。文化是一种在正式的组织机制之外的补丁。culture can scale,靠机制管控不到的地方,只能靠文化去统一思想。


所以如果比较阿里与其他几家互联网公司的文化价值观,可以发现。阿里的价值观更像是一种驭民之术,而其他公司则更像是一种行为规范。


阿里组织的重要特点,就是过分强化KPI。KPI的问题很多,最突出的一个就是,会导致占地为王,公司给地方高度分权,地方上却是高度集权,每个人都是自己那块地上的土皇帝。逻辑是,权利和责任永远是对等的,你给了一个leader KPI的责任,自然也要给他相应的自由度。


按照北大光华教授周黎安在《行政发包制》中的观点,中央政府面临两个抉择,即行政发包制和科层制,前者可以降低治理成本,但可能因地方政府行为导致公共服务面临质量压力,引起公众不满,从而提高统治风险。


阿里无疑采取了行政发包制。所以,在组织架构角度,阿里的总经理多如牛毛。天猫每个事业部都有总经理,昆阳在本地生活还设置过城市总经理,在与美团的总部职能直管的组织模式竞争下,基本宣告失败。


业务leader权力无限扩张,本来应该起到监督制衡作用的HR和财务,也跟业务leader沆瀣一气。于是,员工投诉无门,即便投诉了,也还是由leader来处理,失去了公信力。员工在工作中只见leader,不见公司。公司的存在感,就剩下虚无缥缈的价值观。


所以我说,阿里有政治,但无行政。


或许,现在阿里最亟需的,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件基础上,痛定思痛,建立一套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不再继续那一套江湖的原始做法了。


来源:黄青春,底层观察家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免责声明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